深度 > 文章正文
【原创】“第四桶油”中化、华夏幸福跨界铤入储能头部企业争夺战
2018-12-14 08:39:05
财联社记者刘雪
阅 2388573

【财联社】 (记者刘雪) 任何行业都容不得“一家独大”。想挑战宁德时代(300750.SZ)行业霸主地位的,可不止比亚迪(002594.SZ)、比克这些老同行。

“这是不多见的行业、万亿级市场,还没有一家央企在里面,我们觉得机会非常难得。”12月12日,中化集团旗下中化国际(600500.SH)宣布将锂电池、锂电池材料等新能源业务作为其三大业务方向之一。

面对万亿级规模的储能市场,央企、房企巨无霸们携带着雄厚的资金和独特的技术跨界而来。

宁德时代一家独大:市场占有率逾40%、毛利逾30%

“没有人想到在今年,中国汽车产业会出现20多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北汽集团副总经理蒋自力感慨。

传统车市秋风萧瑟,新能源车却春意盎然。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的统计数据足以证明:1-11月,我国汽车产销分别为2532.5万辆和2542万辆,同比下降2.6%和1.7%。其中,新能源汽车产销量105.4万辆和103万辆,同比增长63.6%和68%。

这一现象背后,动力电池产业是最大受益者。新能源车无论纯电还是混电,都离不开电池。而电池成本在新能源车的占比中接近50%。如果再算上电机、电控整个动力系统,占纯电动整车成本超过60%。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曹国庆介绍,2018年1-11月,我国动力电池累计产量61.2吉瓦时,已远超过去年全年水平(44.5吉瓦时);其中,三元电池占比56.2%;磷酸铁锂电池占比42.1%;其他材料电池占1.7%。

我国前十名动力电池企业生产企业分别为宁德时代(300750.SZ)、比亚迪(002594.SZ)、比克、天津力神、国轩高科(002074.SZ)、亿纬锂能(300014.SZ)、孚能科技、哈尔滨光宇、中航锂电(母公司为成飞集成002190.SZ)、鹏辉能源(300438.SZ)。

这个行业中,巨型独角兽企业宁德时代可谓一家独大。

2017年,宁德时代出货量12吉瓦时,超过松下(10吉瓦时)、比亚迪(7.2吉瓦时)跃居全球第一。公司半年报显示,在动力电池领域,2018年上半年出货量6.5吉瓦时,市场占有率达42%。其中,在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的占有率40%,新能源客车市场占有率49%。公司整体业务毛利率为30.39%,其中动力电池系统毛利达32.67%。

在资本界和产业界,宁德时代“炙手可热”,被誉为“动力电池第一股”。

2018年6月11日,宁德时代在A股IPO,发行价为每股25.14元,到7月股价一度超过95元。公司三季报显示,其前十大股东们绝大多数都是股权投资公司。其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不乏瑞银、JP摩根、美林国际加拿大年金计划投资委员会、普林斯顿大学校园资金等国际资本巨鳄们的身影。

万亿级市场引来“第四桶油”

树大自然招风。

“一家独大”的局面,是上、下游供应链客户所不愿意看到。“我们更希望至少有3-5家头部企业可以良性竞争。”一家新能源汽车企业管理者表示,“宁德时代实力没的说,只是定价太霸道,占我们成本一半以上。”

就这样,这家龙头动力电池企业既是产业界的宠儿,又是同行聚焦瞄准的“靶子”,客户们又爱又恨的伙伴。

不过,宁德时代披露的半年报和三季度业绩让外界略感失望。宁德时代公司三季度显示,截至9月30日,公司应收账款近百亿,为98.5亿元,同比增长42.37%;存货量同比增加54.68%。但经营活动现金流同比增长423.27%,为56.03亿元,而去年为-17.33亿元。

依靠电池起家的比亚迪曾多年担任全球充电电池生产商老大,镍镉电池、手机锂电池出货量全球第一。但2017年被宁德时代所超越,成为第二位。

在今年3月,比亚迪曾表态,正在做动力电池的业务剥离工作,预计2018年底或2019年初会拆分完毕。公司董事长王传福近日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计划到2022年将电池业务挂牌上市,以筹集资金扩大发展;还计划在欧洲和美国建立汽车电池工厂。

面对万亿级市场,想要挑战宁德时代的行业霸主地位的,何止比亚迪、比克等业内企业,还有跨界而来的“巨无霸”们。比如,有着第四桶油之称的中化集团。

12月12日,中化集团国内A股上市公司中化国际(600500.SH)宣布将新能源作为其三大业务方向之一,将大力发展锂电池、锂电池材料等新能源业务。

用中化国际总经理刘红生的话来说,这个行业肯定是值得干的。在他看来,这是个万亿级市场,行业刚刚处于爬坡阶段,还远远未成熟。“如今这个进入点也非常好,这个行业到今天刚把助力技术定了,不需要做技术的浪费、铺垫和论证,如果三年前进去,就会很纠结。”

中化国际总部位于上海,尤其擅长全球范围内并购整合。

今年10月,中化国际成功并购骏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切入锂电池领域。骏盛新能源可以量产的三元电芯能量密度处于行业内领先地位。

目前公司正在江苏淮安建设锂电池生产基地,2019年一期项目顺利投产后将快速形成乘用车电池生产能力,并将在3年左右进一步形成较大规模产能。

中化国际CTO陈宝树介绍,2019年将形成1吉瓦时产能,到2022年产能扩大20吉瓦时。“不只限于淮安,也不局限于国内。”

根据战略规划,中化国际将围绕正极材料、锂电池、电池回收打造新能源生态圈,构建“新能源汽车能源管理方案供应商”。

在电池的上游,即锂电池材料方面,中化国际于2017年7月正式进入,7月26日其宁夏锂电池材料项目开工建设。

陈宝树介绍,公司已在宁夏中卫建成中化锂电池材料工厂,1500吨/年NCM正极材料项目已进入满负荷生产阶段,8500吨/年高镍NCM正极材料项目预计将于2019年9月形成产能,并规划在2022年前建成5万吨三元正极材料产能。

中化国际跨界“底气”何来?

为何跨界?“底气”何来?

面对这些问题,中化国际的管理者的回答比较坦诚。

“我们有中国很强或者最强之一的资源组织能力。”作为中化国际的掌舵人,刘红生自信地说:“我们能紧跟这个行业的技术,找到行业最好的人才来做这个事”。

他展开讲道:我们对这个行业非常熟悉,和上游矿山都是十几年的关系,很容易能够获得矿山资源,保证我们前端资源。在制造方面,用化工的制造经验来进入电池的制造经验,跨度不是非常大。另外,电池的下游客户主要是汽车行业,这些都是中化的老客户。一直以来,中化轻量化材料、聚合物添加剂等都卖给了汽车厂。

“当然,资金优势就不用讲了。”刘红生直言。

动力电池投资1吉瓦时需要资金5-7个亿元。作为央企,具有持续投入的资金实力,仅融资成本这一项,便是民企所不可匹敌的。民企的融资成本可能是央企的两倍甚至更高。

“这个是不多见的行业,万亿级市场,还没有一家央企在里面,我们觉得这个机会非常难得。”陈宝树同时强调,“不是说随意进入,而是经过长期仔细论证,且战略和能力方面都是贴合的。”

在众多央企中,中化算是一家富有活力、国际化程度颇高的一员。

“科学至上”——这是今年4月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作的,《关于中化集团全面转型为科学技术驱动的创新平台公司的报告》,这个主题还有一个英文名字“In Science We Trust”。

“科技之光”是今年12月12日中化国际20年司庆发布的新版宣传片的主题。公司将“科技创新”上升为企业核心发展战略,力争到2025年培育一批独角兽企业,实现100亿利润、1000亿市值的战略目标。

作为中化国际首席技术官,陈宝树介绍,2018年中化国际在技术研发方面的投入将超过11亿元,2019年可能接近15亿元。

在强化自主研发的同时,刘红生表示将放眼全球收购最先进的技术。“未来发展(收购)中,我们更多看中技术的先进性、稀有性、难获得性,不会在乎(标的)规模、销售收入、市场占有率或者通过他能改善多少财务指标。”

又一位不速之客——华夏幸福

除了中化国际,另一位跨界而来的“不速之客”是地产界巨无霸华夏幸福(600340.SH)。

华夏幸福的掌舵者王文学为玉龙股份(601028.SH)的实控人。

2018年3月,玉龙股份收购天津玉汉尧33.34%股权同时获得66.67%表决权,正式转型成为一家以石墨烯技术为主的技术型公司。天津玉汉尧改性正极材料项目规划产能共计 3.3万吨、导电浆料项目规划产能1.3万吨。

记者11月9日在玉龙股份银川基地宁夏汉尧调研了解到,目前银川生产基地的第一期3000吨正极材料项目已于7月正式投产,主要生产钴酸锂和三元正极材料,目前已向山东聚信等签署订单客户发货;天津生产基地的第一期 1000吨导电浆料项目也已开始投产,已为宁德时代、天津力神等企业送样检测。

“送样反馈结果很乐观。”宁夏汉尧公司内部高层告诉记者。

在技术方面,石墨烯技术的应用让这个项目备受市场关注。

据企业技术专家介绍,公司将石墨烯技术与传统三元正极材料相结合,电池的循环寿命将增加300次、充放电速度可提升10-15倍、电池能量密度提升15%、同倍率充放电的温度更低。

不过,当前业界对石墨烯技术的实际应用效果仍存在争论。“有的人说添加了有效果,有的说没有什么效果,目前还没有成熟的可验证的案例。”一位业界技术专家说。

中国万亿级的储能市场,必将吸引更多的不速之客进入,不止国内,还有来自日、韩等国际巨无霸企业。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相关个股
中化国际+2.18%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
合作伙伴
界面蓝鲸财经证券之星中金在线新华网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证券时报网新浪财经中国证券报全景网第一财经搜狐财经中国经济网格隆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