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文章正文
西部资源控制权甩卖告吹 甘肃首富阙文彬陷债务黑洞
2019-04-16 10:09:19
章遇|时代周报
阅 1573404

两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转让未果,所持股权又被摆上拍卖台,恒康系掌门人、甘肃首富阙文彬在债务泥潭中越陷越深。

4月8―9日,阙文彬名下150万股恒康医疗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0.08%)在京东司法拍卖平台上被公开拍卖,起拍价为552万元。拍卖平台的信息显示,这场拍卖仅有2人报名参与竞价,最终被一位名为“付强”的自然人以564万元价格拍下成交。

这仅仅是阙文彬名下的一小笔股权。拍卖之前,阙文彬直接持有恒康医疗(002219.SZ)42.57%股权,并通过四川恒康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恒康”)持有西部资源(600139.SH)40.42%的股权,系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这笔股权拍卖也引出了恒康系背后控制权转让的一波三折。去年下半年,阙文彬为偿还债务,曾欲将手上两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转让给外部第三方。然而大半年后,两份控制权转让均失败告终。

截至目前,阙文彬所持的恒康医疗股权和西部资源股权均大比例质押且到期未及时偿还,更同时遭全国多地法院轮候冻结。控制权转让终止之后,身陷巨额债务泥潭的阙文彬又将如何脱身?

时代周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联系恒康医疗证券部,相关人士称对情况并不了解,要求记者留下联系方式等领导回复。而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具体回复。

控制权转让告吹

多年激进疯狂的资本运作之后,阙文彬尝到了资金链断裂的苦果。债务纠纷不断,股权悉数被司法冻结之际,阙文彬不得不将手上两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拱手转让,以求偿债。

2018年7月底,四川恒康与湖南隆沃文化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和《投票权委托协议》,拟将持有的西部资源1.625亿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4.55%)以4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后者,交易总对价为6.5亿元。

不过,隆沃文化并不直接向四川恒康支付这6.5亿元,而是用于解决四川恒康与自然人吴剑、王庆等的债务纠纷问题(统称“杭州债务”),支付给相关债权人。双方约定,如隆沃文化解决完毕杭州债务问题,四川恒康应将上述24.55%的股权过户至隆沃文化名下。如解决杭州债务过程中实际支付的金额高于上述转让价格,高出部分由隆沃文化承担。

资料显示,隆沃文化是一家成立于2018年1月的公司,其实际控制人王靖安旗下控制企业众多,主要涉及贸易及投资管理等行业。如果股权转让顺利,王靖安将以24.55%股权成为西部资源的实际控制人,四川恒康退至第二大股东。

恒康医疗的接盘方也很快浮出水面,同样的承债式受让。2018年11月18日,阙文彬与张玉富、于兰军正式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和《投票权委托协议》,阙文彬拟将持有的全部恒康医疗股份分别转让给张玉富5.59亿股,转给于兰军2.35亿股。张、于两人以承接阙文彬质押公司股份所形成的债务及民生信托债务的形式作为支付股份转让的对价。

据当时的协议,此次承债式转让股份行为需经相关债权人同意,且标的股份的质押、冻结、查封等限制措施解除之后,方可办理标的股份转移手续。

张玉富和于兰军同为辽宁人,不过两人之间并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若上述股权转让成功,张玉富、于兰军两人将分别拿到恒康医疗的29.95%、12.62%股权。恒康医疗的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张玉富,而阙文彬将清仓出局。

资料显示,张玉富旗下有中元融通、大连国贸中心、中海石化(营口)等横跨多个产业的资产。张玉富的出现似乎曾为困境中的恒康医疗带来一线曙光,股权转让的交易进展起初看起来亦颇为顺利。

据披露,2018年12月至2019年3月间,交易对方团队或双方与民生信托、华龙证券、四川信托、宏信证券、五矿证券、华鑫信托、东北证券等债权人就承接债务事项进行了单独商议和多次沟通。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张玉富此前曾以恒康医疗新掌门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公司高层人事安排亦有所调整。2018年12月8日,恒康医疗宣布董事会换届,张皓琰作为张玉富一方的代表进入董事会,并出任公司的副总裁兼财务总监。

3月18日,恒康医疗的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又通过了新增2名董事的议案,来自张玉富一方的战红君、王宁进入董事会。

而仅仅十天后,阙文彬突然单方面解除了与张玉富、于兰军两人的协议。据公告称,张玉富和于兰军经过近半年时间,仍未能就债务转移、股份过户等具体事宜与债权人、法院等相关各方达成一致意见,且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4日公布将阙文彬所持150股恒康医疗股票公开拍卖的消息,致使相关债务进一步恶化。

阙文彬认为,张、于两人已经违背了全部承接协议约定之债务,遂解除了与两人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及《投票权委托协议》。而4月4日,战红君、王宁和张皓琰同时辞职,撤出了恒康医疗。

“问题可能就出在债务没有解决好,如果冻结涉及的债务纠纷没能及时解决,他的股权有可能被强制拍卖,这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上海一家大型公募医药分析师张亮(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西部资源的股权转让同样以失败告终。3月21日,西部资源披露,由于四川恒康持有的股份被多次冻结,在方案实施过程中,经多次沟通,隆沃文化最终未能就债务转移、股份司法划转等具体事宜与债权人、法院等相关各方达成一致意见。经友好协商,四川恒康与隆沃文化双方决定终止此次股份转让。

数十亿债务压顶

阙文彬身上究竟有多少债务?具体数字未有披露,但数目恐怕不小。

从恒康医疗在2018年12月12日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公告中可获悉,阙文彬质押恒康医疗股份形成的债务以及民生信托的债务,本金合计达50亿元。这一数额尚不包括债务所形成的相关利息及罚息。

而转让西部资源的控股权也是为了偿还与自然人吴剑、王庆等的债务纠纷。这笔债务的具体金额未有披露,但承债式股权转让的交易对价高达6.5亿元,可知数额亦不在小数。

阙文彬控制下的恒康医疗和西部资源资金情况亦不容乐观。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恒康医疗短期借款15.5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47亿元,而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余额仅3.51亿元;另还有12.91亿元的长期负债。

事实上,此前阙文彬与张玉富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时,还约定了一个协议生效的前提条件,即张玉富要向上市公司恒康医疗提供8000万元借款,借款期限一年,年利率为8%。由此亦可见,阙文彬及恒康医疗的资金紧张程度。

而随着双方股权转让协议的终止,张玉富方面要求恒康医疗于4月15日前向其偿还8000万元借款本息。

西部资源的负债压力亦不小,其资产负债率已连续四年超过70%。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西部资源的账面有息负债近20亿元,资产负债率达79.62%。

更令人担忧的是,两家上市公司双双亏损的经营业绩。

恒康医疗此前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预计实现营业收入38.4亿元,同比增长12.96%;归母净利润亏损13.9亿元。“净利等财务数据下滑主要系报告期计提了资产减值损失8.71亿元、四川恒康源药业有限公司毛利亏损2.5亿元以及贷款增加财务费用上升所致。”恒康医疗称。

而经历激进并购扩张和连番资产剥离后,西部资源已连亏多年。2015―2017年,其分别亏损2.69亿元、1.45亿元和6.37亿元。据业绩预告,西部资源2018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8940万―1.11亿元。

对于此次转让控制权失败,阙文彬及四川恒康表示,将继续寻找战略合作者。那么,谁会是新的接盘方?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
合作伙伴
界面蓝鲸财经证券之星中金在线新华网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证券时报网新浪财经中国证券报全景网第一财经搜狐财经中国经济网格隆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