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探索推动信用保护工具势在必行 实体金融双受益前景乐观可期
2019-06-13 11:06:55
张爽|财联社
阅 1114253
原创

财联社(上海 记者 张爽)讯,近日,财联社采访了券业知名专家国泰君安证券董事总经理王焕舟先生和中信建投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会秘书王广学先生,对信用保护工具相关具体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对信用保护工具的现状和商业逻辑、机遇挑战、规划预期等各方面内容,券业专家进行了全面、深入的分析,结合当前国内金融环境的背景,认为探索和推动信用保护工具,不论对于实体经济还是金融行业而言均意义重大,而对于未来信用衍生品的规划和预期,券业专家均持积极乐观态度。

信用保护工具:为债市保驾护航

信用保护工具,简单而言,就是一种提供信用风险保护的金融工具。具体是指信用保护卖方和买方达成的,约定在未来一定期限内,买方按照约定的标准和方式向卖方支付信用保护费用,由卖方就约定的一个或多个参考实体或其符合特定债务种类和债务特征的一个或多个、一类或多类债务向买方提供信用风险保护的金融工具。

信用衍生品市场具有广泛的投资者基础,部分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信用增进机构、公募私募、银行理财、券商资管等投资者均表示了参与此类产品的意愿。虽然信用衍生品市场参与主体众多,但各机构投资者的利益出发点却各不相同。举例而言,商业银行希望通过信用衍生品进行信用风险缓释和资本缓释,或授信释放;公募基金则较为看重通过信用衍生品进行信用风险对冲。目前,信用保护卖方主要是证券公司和信用增进公司等。

根据转让性质不同,信用保护工具分为可流通转让的信用保护凭证和不可流通转让的信用保护合约。目前,交易所市场以信用保护合约的交易为主。合约的交易需向相关监管部门进行备案,合约要素由交易双方根据市场情况协商决定。

实际上,信用衍生品在我国资本市场已有数年发展历史,其发展现状、具体规模和交易情况颇受市场人士关注。但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4月30日,交易所市场已经累计发行21单针对公司债券或资产证券化项目的信用保护合约,支持近150.5亿元的债券发行。

推动信用保护工具 实体金融双开花

实际上,信用保护工具在对冲信用风险、缓释资本等方面都有着重要意义。

国泰君安证券董事总经理王焕舟先生表示,近几年,随着中国宏观经济的转型和调整,债券市场发生了少量债务违约事件。信用风险有所抬升,投资者信心有所波动。部分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出现了融资困难、融资贵问题。民营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促增长、保就业、创税收、稳社会等方面作用突出。在此背景下,国务院、国家金稳委、人民银行和证监会要求采取切实有效的手段,解决相关企业所面临的融资困难。其中,探索运用成熟的信用保护工具,通过信用风险缓释带动民营企业整体融资恢复的选项就位列其中。在通过市场化方式缓解融资难过程中,金融机构可以在企业发行债券时创设信用保护工具,从而提升投资者信心,促进发行,改善融资效率。债券市场具有公开、透明、预期引导性强的特点,通过创设信用保护工具,可释放积极信号,增强民企债券投资信心。其次,信用保护工具可优化信用风险配置,有利于满足投资者需求,优化投资者结构和产品结构,吸引不同风险偏好的投资者入市,实现信用风险和投资者风险偏好的更好匹配,从而促进公司债券发行,提高民企融资效率。

王焕舟先生也表示,近一段时间,在为企业提供投融资服务时,部分民营企业表示希望国泰君安证券能够为其拟发行债券提供信用保护,投资者方面也存在着类似需求。

中信建投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会秘书王广学在接受财联社采访时表示,通过创设信用保护工具配合债券发行,一是可以利用债券市场投资人风险偏好的差异,吸引风险保守型的投资者认购民营企业债券,即通过较低的保费撬动市场资金参与民营企业债券投资。二是改变传统担保与债项绑定的固定模式,投资人可以将信用保护和债项分离进行投资,提高了债券发行和信用保护的灵活性。三是与担保机构向发行人收取担保费不同,创设机构是直接向投资者收取保险费,不会提高发行人隐性的融资费用。因此,该解决方案疏通了中低评级债券融资渠道,进而影响投资者对发行人的预期,逐步改善发行人融资环境,降低违约风险。

机遇与挑战并存 信用衍生品预期乐观

当前,我国信用衍生品市场有待进一步完善。根据国际市场经验,信用衍生品的发展也确实需要一段长期的培育过程。通过渐进式发展,有利于避免投机炒作,增强产品稳定性和持续性,相信时间赋予其发展和修正的过程将使其最终更加完善。目前交易所市场信用衍生品的规则指定也体现了循序渐进的发展思路。

目前来看,国内信用衍生品市场蕴含的机遇主要有三点,第一是风险管理和对冲需求的上升,二是投资者多样性的丰富,三是CDS指数若能适时推出将促进市场发展。

2018年,中国非金融企业类贷款市场规模约84.5万亿,债券市场规模约85.7万亿,两者合计约达170万亿,庞大的现货市场显然需要相关衍生工具提供风险管理和对冲。同时,中国的信用类投资者种类也在逐步多样化,从资产规模来看,非银行类金融机构(含非法人产品等)已占据40%的份额。相比于传统银行机构,非银机构或非法人产品的投资偏好,有利于市场需求的多样化,也有利于信用衍生品市场参与者的不断丰富。

目前市场上发行的CDS仍为单名CDS。而多名CDS,特别是CDS指数的推出,

多名CDS,如CDS指数若能适时推出,可能将促进市场发展,对于承销商、债券投资者都是一项重大利好。

王焕舟先生表示,CDS指数对于目前存在的CDS主体供需无法完全匹配的现状提供了一种解决方式。对于主承销商,CDS指数天然的分散化功能大幅降低了主承销商的业务风险,赋予了违约率以实际意义,风险能够进行更好的量化和对冲,有利于信用保护卖方积极主动推进业务,进而提升债券发行效率。

对于债券投资者而言,CDS指数依然是有效的避险手段,可以对其投资组合进行动态的信用风险管理。最后,通过CDS指数也可以盘活单名CDS市场,提升其流动性,对中低评级企业进行更精准的定价,实现价格发现。

而机遇的背后,挑战也是不可忽视的一环。具体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目前我国尚未建立完善的法律法规来明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使用机构。二是,金融机构内控严格,具体实践中很难逐一为中低评级的企业提供信用保护。

首先,中国《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暂行)》规定只有使用内评法的银行才能使用合格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进行资本缓释,而目前,能使用内评法的银行相对不多。

其次,金融机构内控普遍较为严格,很难逐一提供中低评级的企业的信用保护。在实际操作中,考虑到可能出现的信用风险,敢于发行中低评级企业单名CDS的金融机构相对较少,商业逻辑上面临一定障碍。

目前,交易所信用保护工具市场发展良好,交易所信用保护工具的发行单数、促进债券发行规模不断提升,债券类型也得到了进一步丰富,资产证券化产品+信用保护工具等创新品种也在不断涌现。

虽然信用衍生品市场机遇和挑战并存,但在谈及对未来CDS市场的规划时,王焕舟先生表示,对于中国信用衍生品市场的未来,其抱有较为乐观的态度。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