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天神娱乐董事李春发布公开信:黄台之瓜 何堪再摘
2019-08-18 22:36:14
凤凰财经
阅 1505918

天神娱乐近年来麻烦不断。

2018年5月,天神娱乐董事长兼总经理朱晔就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9月8日,天神娱乐时任董事长朱晔曾以234.5678万美元的价格,拍下了与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2018年8月,朱晔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辞去了天神娱乐董事、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等职务,但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有14.01%的股份。

2018年10月9日,天神娱乐公告表示,董事会同意选举董事杨锴担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任职当年,杨锴才35岁。

2019年1月31日,天神娱乐修正了2018年业绩预告,预计亏损73亿元~78亿元,为当时上市公司已披露的最大亏损额。由此,天神娱乐一度被戏称为“A股亏损王”。

8月1日晚间,天神娱乐发布公告,该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该公司立案调查。

同日,公告披露的还有大连证监局向天神娱乐和公司第一大股东朱晔分别下发的警示函,直指其存在资金占用、关联交易未履行程序、部分费用核算与披露不真实、子公司及投资标的重大事项未及时披露、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不规范等种种问题。

8月15日,天神娱乐一纸公告再度震惊资本市场,中小股东要求更换现有董事和监事,上演“逼宫”桥段。在议案中,上述股东直指天神娱乐现任董事、监事不尽职,导致中小股东对他们已不再信任。

8月16日下午,天神娱乐董事、副总经理李春召开媒体说明会,对天神娱乐过去业绩情况及近一段时间以来市场关注的问题进行了回应。

8月16日晚间,天神娱乐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锴的书面辞职申请。杨锴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相应专门委员会委员、总经理等职务,辞职后杨锴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8月18日,天神娱乐董事、副总经理李春发布公开信称,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天神娱乐的的确确已经经不起“折腾”,也经不起“病急乱投医”式的盲目自救。天神娱乐需要的是一次刮骨疗伤般的自我救赎,打开大门办企业,股东间需要的是充分信任、充分协作,而非闹剧般的相争。

以下是公开信原文(以下内容来自微信号天神娱乐CLUB,ID:Zeus-entertainment):

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

平静的周末总是不希望被不平静的事打破,然而,对处于风口浪尖的天神娱乐而言,未必能如愿。

一早,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一个公关公司的人在联系他,希望能帮忙牵线,推送些“黑朱晔,黑天神的”稿件。

周五晚间,此前由科冕木业举荐的董事长杨锴从天神娱乐辞任后,网上便开始有一篇所谓的深度文章,曝黑料,攻击朱晔“远程操控董事会,干涉上市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和规范运作,蓄意继续掏空上市公司,中饱私囊”,攻击朱晔70岁的母亲“土财主做派”,攻击老的管理团队“不作为”,称杨锴的团队在工作中处处掣肘,导致工作举步维艰……

明剑不怕,暗箭难防。如果真如此所称,所谓的文稿组织方为何通过不署名的文章,在莫有其名的小网站发布,而后,又通过公关公司疯狂推送。

针对这篇文章,我们已经在进行取证以及诉讼准备,幕后不负责任的黑嘴理应得到他该得到的惩罚。

事实上,一个月前,我们就听闻,部分目的不明的中小股东欲联合,在证监会对天神娱乐立案的时间点上,向朱晔以及“老的管理团队”泼脏水,并称“不惜一切代价”。针对如此种种,我们都是不愿意相信,也没想到真的会发生。

黄台之瓜,何堪再摘。

既然都是股东,彼此有过这么多年的共事,为何不能在上市公司危难之际,坐下来,坦诚相待地沟通,哪怕是博弈。而不应该通过如此卑劣的手段,向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射来一个个暗箭。

杨锴离任的决定在数周前就已经明确,但因为种种原因,拖延至周五这个蹊跷的时点。周四晚间,部分中小股东联名罢免现任董事会,并给后者扣上了近乎罪人的大帽。随后,杨锴于周五提出辞职,紧接着,晚间便出现诋毁、谩骂上市公司老管理团队以及大股东的文章。

如此种种污蔑,我们不愿意相信来自于过去朝夕共事近十多个月的同事,也不愿相信他们会如此评价朱晔、评价天神。在朱晔辞职后,作为股东方科冕木业推荐了杨锴及其团队入职天神,董事会所赋予的充分空间,以及他们之后的工作情况,“如此了解天神”的幕后黑嘴也应当心中有数。

一路走来,老的管理团队始终保持包容、开放、信任的态度面对各方,然而,换来的却是一场近乎血腥的控制权之争。

过去的数周里,公司的管理团队在加紧与债权人接触,以便尽快确定债务处置的方案;经营层面,也与旗下子公司反复沟通,确保业绩稳定。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以及大股东,朱晔与石波涛反复与此次提议罢免董事会的中小股东沟通,但是并未获得任何有效的回复。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数周里,这些别有用心的中小股东却在拜票、拉票,不断把脏水泼在朱晔和老的管理团队身上。

而从部分股东的反馈来看,似乎没有看出罢免议案里所言的“重振公司业务”,而只有维护自己利益的意图。

在天神娱乐负重前行中,公司的各方股东与管理团队理应以投资者利益为重,以公司稳定为重,保持开放态度沟通,寻求业务重振、债务化解的方案,而不是以内讧的方式赶走大股东。

天神娱乐去年的巨亏有冒进求大的原因,也有行业波动的因素,朱晔抑或原有管理团队所应承担的责任,自有监管机构定论。如此干扰视听,煽动投资者情绪,误导监管机构,背后的动机令人后怕。

正如周五记者说明会说言,我们希望打开大门办企业,充分跟投资人、股东、债权人沟通,以天神娱乐为样本,共同探讨困境企业的救赎之路。

天神之祸,折射了上市公司治理、股东制衡、企业发展路径等等诸多弊病,我相信也会给业界、学界提供一个真实的样本。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个别股东也别认为自己能成为救世主。我相信,真正的救世主一定有包容大爱,不应激化矛盾,让天神陷于至难之境。

我试图换位思考,找出个别股东所感受的“不适”或者“无力”。否则,不会通过如此激烈的手段。事实上,目前上市公司董事会具有多方股东的代表,完全是可以坐下来探讨、坐下来“争吵”,如果需要的话。

这背后一定有一种“声音”,让个别股东误判或者误会。这种声音,我从债权人那边也有反馈。且不说是妖魔化上市公司治理,但确有责难董事会不赋予相应的权利。不偏听偏信,任何一个成年人都知晓的道理,为何在一群业界精英这里失效,进而“演绎”出一出股东相争的闹剧。

往好的方面看,经过这一番“折腾”,让我更加确信天神娱乐确有其核心价值,否则,有何可“抢”?多个业内优秀的子公司以及影视行业领军的投资标的,数亿元经营性利润的筑底,确实是天神娱乐自救的家底。

尽管如此,天神娱乐的的确确已经经不起“折腾”,也经不起“病急乱投医”式的盲目自救。天神娱乐需要的是一次刮骨疗伤般的自我救赎,打开大门办企业,股东间需要的是充分信任、充分协作,而非闹剧般的相争。(完)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