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15家发债银行主体评级上调 11家下调者全部为农商行
2019-08-19 09:51:00
吕东|证券日报
阅 2117933

随着资本补充需求愈发强烈,商业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进行债券融资也日渐增加,与之相伴的是已发债银行评级报告的层出不穷。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7月份共有15家银行主体评级上调,这一数量高于同期评级下调的银行。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助理总经理李莤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多数主体评级上调的银行是受其经营区域金融体系中具有较强的地位、信贷业务稳步发展、资产质量有所改善或整体良好、资本实力有所增强等因素影响。

“未来银行评级分化现象依然存在,部分公司治理完善、业绩表现突出的银行存在评级上调可能性。”李茜表示。

据了解,评级报告内容涵盖银行所在地经营环境、银行业务运营状况、风险管理水平、盈利能力等多个角度。业内人士指出,银行评级有助于降低发行人和投资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让商业银行进入资本市场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费用,这也是考量商业银行偿付金融债务的总体能力的一项重要指标。

由于商业银行通过债券融资补充资本的力度不断加大,银行间债券市场每月均有数量众多的商业银行评级报告出炉。

《证券日报》记者对相关数据梳理发现,评级上调的银行全部为地方银行,共包括8家城商行以及7家农商行。虽然多以小型银行为主,但也不乏一些颇具“知名度”的银行位列其中,这其中既有正处于接管期的包商行,同时也包括了已分别在A股、H股上市的西安银行和九江银行。

据了解,上个月15家主体评级上调的银行,主要是由于在其经营区域金融体系中具有较强的地位、以及资产质量改善、资本实力增强等因素所致,“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银行资产质量逐步好转、业绩不断改善。”李茜表示。

从上调评级的情况看,7月份银行主体评级提升至最高信用等级AAA级的银行共有5家,分别为九江银行、天津农商行、西安银行、贵州银行,大公国际也将处于接管期的包商银行主体级别上调至AAA级。

此外,由于负面信息消除,信贷资产质量有所控制,中诚信国际将景德镇农商行评级展望调整为稳定,调升贵阳农商行主体级别至AA-。而浙江临海农商行等其他主体级别上调的农商行主要集中在浙江、广东等发达地区,评级上调的主要原因为区域经济状况良好、银行信贷业务发展平稳、资产质量持续优化、风险抵御能力不断增强。

就在15家银行主体评级上调的同时,上个月也同时有11家主体评级及展望出现下调。李茜介绍,7月份区域经济发展状况、产业结构差异直接导致不同区域中小商业银行信用风险分化。

“部分产业结构不合理的地区银行资产质量有所恶化、盈利承压。” 李茜表示。

今年7月份,共有11家银行主体评级及展望出现下调,上述银行经营区域集中在东北、山东、贵州等地区,且银行类型无一例外地全部为农商行。

《证券日报》记者也注意到,这11家银行除了全部为农商行外,另外一个共同特点则是资产规模普遍较小,其中,只有长春农商行、河南伊川农商行、长春发展农商行、烟台农商行这4家银行截至去年年末的总资产在400亿元以上。

上述银行中,吉林蛟河农商行最新评级下调为BBB+负面,这也是当月所有银行中最低的,数据显示,该行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0.18亿元。此外,山东莒县农商行、山东郓城农商行、贵州乌当农商行、吉林蛟河农商行等部分指标未达到监管要求。

东方金诚在月报中指出,下调原因主要系受区域内产业信用风险增加以及部分区域担保圈凸显,资产质量下行(不良率,逾期、关注贷款占比大幅增加)或投资资产信用风险大幅暴露,对银行盈利及流动性产生较大影响所致。

此外,还有多家评级机构发布了延迟披露银行跟踪评级报告公告,所涉及银行包括了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等多类银行。

对于接下来商业银行评级情况的变化,李茜认为,商业银行整体经营状况相对稳定,信贷资产质量、拨备覆盖水平、资本充足率等指标整体变化不大,预计商业银行级别上调和下调数量不会有明显增加。

她同时强调,银行分化依然存在,部分公司治理完善、业绩表现突出的银行存在上调可能性,而客户结构不合理的银行依然会存在因资产质量恶化而级别下调的压力。

东方金诚在此份报告中还预计,8月份金融债发行或将保持季节性高位,同时由于监管的多方呵护,中小金融机构债券市场信心将逐步恢复。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