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养元饮品业绩下滑原因遭问询 难破六个核桃产品单一桎梏
2019-09-10 17:22:19
杨泽世|财联社
阅 2022503
原创

财联社(北京,记者 杨泽世)讯,9月9日晚间,上交所向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元饮品”,603156.SH)发出问询函,要求该公司对2019年上半年业绩下滑原因之一“主动调整各级渠道库存”补充相关数据,并对其销售费用、现金流等提出问询。

对此,养元饮品董秘办工作人员9月10日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昨日晚间收到问询函,目前正在收集资料整理,相关问题以回复公告为准。”

战略定位专家徐雄俊指出,养元业绩下滑是行业现象,如饮料行业康师傅、统一业绩均表现平平,同时,养元旗下“六个核桃”此前受到虚假宣传的质疑,也会干扰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再加上该公司还受到产品过于单一的影响,都造成了业绩的不理想。

被疑向经销商超正常压货

半年报显示,养元饮品2019年上半年营收净利双降。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34.57亿元,同比下滑16.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68亿元,同比下滑3.04%;扣非净利润为10.26亿元,同比下滑9.10%。

对于营收下滑,该公司解释为,“报告期内,消费者的消费需求日趋个性化与选择日益多元化,以及养元饮品主动调整各级渠道的库存,导致收入有所下滑。”

此解释引起上交所的注意。上交所称,养元饮品披露的业绩下降原因之一为“主动调整各级渠道的库存”,有媒体报道猜测该公司可能存在2018年向经销商大量压货的情形。

上交所要求养元饮品补充披露,“主动调整各级渠道库存”的具体期间、主要内容、原因和合理性;2019年上半年分月度销售数据,及2017年和2018年可比月度的销售数据;截至报告期末,2018年对经销商销售产品的最终销售实现及退换货情况;结合2018年末经销商的库存及最终销售实现情况,说明2018年是否存在向经销商超正常压货以增加销售额的情形等。

对此,养元饮品董秘办工作人员仅表示,一切以回复公告为准。不过,8月26日,国金证券曾发布研报指出,今年一季度养元饮品渠道库存水平相对较高,该公司二季度主动减少供货,调整各级渠道的库存。

据了解,养元饮品的销售模式分为经销和直销。2019年上半年,其两个销售渠道表现均不如意,报告期内,经销渠道实现营业收入33.39亿元,同比下滑17.48%;直销渠道营业收入1.17亿元,同比微增0.7%。而第一季度,经销渠道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3.34%,直销渠道同比增长17.59%。

不仅如此,其7个销售区域的销售收入都呈现下滑状态。

image

(来源:养元饮品2019年半年度经营数据公告)

同时,数据显示,2018年该公司几个区域只有华南地区营收下滑,为-9.76%,其他地区均有所增长,西南和东北地区还呈现双位数增长,分别为14.08%和9.76%。然而,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下滑的趋势蔓延至所有地区。

image

(来源:养元饮品2019年第一季度经营数据公告)

对此,财联社记者联系该公司市场营销相关工作人员了解情况,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战略调整过程中“青黄不接”

其实,养元饮品在上市之前,业绩便出现下滑迹象。资料显示,2014年至2017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82.62亿元、91.17亿元、89.00亿元和77.4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31亿元、26.20亿元、27.41亿元和23.10亿元。

彼时,该公司对外解释称,营业收入下降是由于植物蛋白饮料的市场竞争在不断加剧,以及行业季节性特征,减少了销售数量。

财联社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主业同为植物蛋白饮料行业的承德露露,近三年业绩同样萎靡不振,2016年与2017年营收净利均处于下滑状态,直至2018年营收有微弱回升,同比增长0.48%,净利润则继续下滑,同比减少0.13%。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2017年养元饮品在植物蛋白饮料行业中已占据25%左右的市场份额。从产业角度来看,2014年以来植物蛋白饮料行业持续负增长,2016年年增速降至-5.63%,2017年降幅收窄至-3.63%,其中非豆奶类拖累行业整体下滑。

有业内人士认为,植物蛋白饮品整个市场增速放缓与产品受众有一定关系,如六个核桃在宣传时声称适合学生和白领群体,而这两个群体对其喜爱度却偏弱。养元、承德露露出现下滑是在受制于行业现象的同时,其市场也在被争相布局该行业的食品企业蚕食。

据了解,达利集团推出的豆本豆目前已成为该公司饮品中的核心产品;伊利在2017年12月推出植选浓香豆乳;2018年初,洽洽食品跨界推出植物蛋白饮料“坚果先生”等。

此外,从产品上来看,无论是养元饮品还是承德露露,面对的问题依旧是产品品类过于单一。业内人士指出,该公司以六个核桃为战略矩阵推出无糖版、精选型的产品,但产品依旧是六个核桃,包括其仍处于试销阶段的咖啡核桃乳。

“养元目前也在做战略的调整,调整过程中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产品组合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会对其营收和利润产生影响。从新推出的咖啡核桃乳来看,应该是比较满足新生代核心需求的产品。”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告诉财联社记者。

而徐雄俊则对记者表示,推出新品是正常行为,养元需要对新品进行尝试,但是咖啡核桃乳的定位模糊,如果是咖啡则与雀巢等咖啡品牌竞争,竞争力较弱;如果仍是核桃乳,则产品还是没有变化。

此外,天风证券研报指出,虽然养元饮品未来有望依靠新品破局,但短期内仍会受制于品牌形象惯性、产品结构单一等问题所带来的业绩承压。

高启的费用和暴跌的现金流

值得关注的是,上交所还要求养元饮品补充披露日渐增高的销售费用问题。

2019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养元饮品发生销售费用5.32亿元,同比增长11.21%。其中,广告费和市场推广费分别为2.15亿元和8845万元,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63.11%和9.94%。

对于销售费用的投入,养元饮品方面也曾坦言,销售费用支出能否必然增加产品销售存在不确定性。从数据上看,其存货账面价值为8.2亿元,较上年年末增长8.42%,并未减少。

同时,上交所还要求其补充披露存货库龄、周转率及同比变化情况;结合营业收入和预收账款下降、存货增加的情况,说明产品是否存在滞销情况。

“从目前养元的数据上看,销售费用增加出现投入产出失衡的状态,销售费用的支出并未使产品销售有所增加;从存货数据上看,存货增长,且整体营收、净利下滑,各地区的销售收入也在下滑,主要经销渠道出现颓势。由此看来,销售费用在一定程度上蚕食了养元的利润。”一位从事财务工作的相关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不过,在长期关注食品饮料行业的专家看来,销售费用高在食品饮料行业是正常现象,因植物蛋白饮品整个市场增速下滑,养元投入加大,导致投入产出失衡亦属于正常。

值得一提的是,在业绩滑坡的同时,养元饮品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也开始大幅度下滑,2019年上半年该财务数据为3.85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98亿元,同比下降60.83%。

对此,养元饮品将其归咎于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减少所致。然而,上交所对此解释并不满意,在审查函中要求其结合业务经营情况,具体说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