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中央深改委强调金融基础设施统筹监管 专家认为央行或将挑“大梁”
2019-09-12 07:33:47
刘琪|证券日报
阅 1907636

9月9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提出,金融基础设施是金融市场稳健高效运行的基础性保障,是实施宏观审慎管理和强化风险防控的重要抓手。要加强对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统一监管标准,健全准入管理,优化设施布局,健全治理结构,推动形成布局合理、治理有效、先进可靠、富有弹性的金融基础设施体系。

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刘锋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底层基础设施建设对监管的有效性至关重要。底层基础设施建设包括数据打通、征信系统等多个方面,因此要花精力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对于“富有弹性的金融基础设施体系”,主要是从风险管控角度出发,既可以管控好、也要给金融机构留有余地进行创新。

同时,多位分析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均认为,加强对金融基础设施统筹监管至关重要,而该职责或将主要由央行来承担。

我国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包括五大板块

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早已成为我国的战略规划。2013年11月15日,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保障金融市场安全高效运行和整体稳定”。

对于我国而言,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焦瑾璞此前撰文指出,我国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包括五大板块:

一是支付系统(PS),包括以银行业金融机构行内支付系统为基础,票据支付系统、银行卡支付系统、互联网支付等为重要组成部分的支付清算网络体系。

二是中央证券存管(CSD)与证券结算系统(SSS)包括中央结算公司、中证登、上海清算所三家中央证券存管系统,负责债券、股票等证券的集中托管,同时也是金融市场中的证券结算机构。

三是中央对手方(CCP)。中证登在交易所债券质押式回购中充当中央对手方;郑商所、大商所、上期所和中金所在相应的期货交易中充当中央对手方,目前上海清算所已经初步建立了本外币、多产品、跨市场的中央对手清算业务体系,先后在债券现券、外汇、航运衍生品和利率互换等产品领域建立了集中清算机制。

四是交易报告库(TR)。目前我国尚未指定或成立专门的机构作为交易报告库,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和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被视为类交易报告库,从目前情况看我国各个金融子市场的交易数据较为完整,各类实体对数据的收集分工较为明确,已基本具备正式建立交易报告库的条件。

五是其他金融市场基础设施。除了《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中明确的五类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外,证券、期货、黄金等交易场所、保险行业平台等也被纳入金融市场基础设施范畴。

从对应的监管部门来看,当前我国金融基础设施主要由央行和证监会主要监管。社科院的相关报告显示,央行主要监管支付系统,以及所管辖的相应金融基础设施机构例如大额支付系统、小额批量支付系统等支付系统,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等支付系统,上海清算所、上海黄金交易所等中央对手方机构;证监会主要监管证券和期货市场中的中央对手方、中央证券存管机构/证券结算系统,包括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中证登等机构。

专家建议由央行进行统筹监管

此前央行发布的关于实施《原则》的有关事项的通知中指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是经济金融运行的基础。安全、高效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对于畅通货币传导机制、加速社会资金周转、优化社会资源配置、维护金融稳定并促进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刘锋认为,金融基础设施是为金融市场的交易、信息传递提供基础服务的机构、网络等。金融基础设施对于金融安全、金融稳定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重要性不仅体现在离开金融市场就无法进行交易,更重要的是,金融基础设施对于收集交易信息至关重要。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金融基础设施具有重要性,在金融体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金融基础设施之间是互联互通的,与金融机构关系非常密切,是整个金融市场、金融业务运行基础。但同时金融基础设施也可能成为金融风险传播的源头,因此加强统筹监管非常重要。

董希淼指出,金融基础设施统筹监管,第一能更好地发挥金融基础设施的作用,第二能够提高监管的效率,第三有助于更好地防范金融风险。更为重要的是,按照金融基础设施的分类,目前都由不同的监管部门进行监管,比较分散。所以统筹监管,从组织上来说需要一个部门来统一进行。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统筹监管在国内应该由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进行可能会比较恰当。

在董希淼看来,应该由央行来进行统筹,因为央行也是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所在地。

“2007年-2008年金融危机后,西方发达经济体在金融市场监管方面有新的偏好,就是总体上维持分业监管的格局,但赋予央行更大的权威。这是有道理的,无论金融市场的哪个角落出现危机,最终有能力进行救助的只有央行。”刘锋谈道,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由央行负担起“统筹”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是非常必要的,也是比较符合监管发展趋势的。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