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券商股权质押之殇:12家计提资产减值近18亿元 6家中报收问询函
2019-09-17 22:32:46
晴缨|财联社
阅 2061541
原创

【财联社】(上海,研究员 晴缨)讯,西部证券的又一次踩雷,让机构股权质押风险再度引起关注。

财联社发现,除西部证券外,东方证券、国信证券、申万宏源和光大证券等券商均是信威集团的质押方。其中,东方证券累计未解押质押股数高达9111万股,甚至高于西部证券。

关于股权质押,其实自2018年风险暴露后,券商已在主动缩减该业务的规模。但直至现在,券商们还在为之前的项目买单,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超10家上市券商因股票质押业务计提资产减值近18亿元,另有东方证券等6家券商收交易所问询函,要求说明股票质押相关业务情况以及减值计提的充分性与合理性。

集体踩雷

9月16日晚间,西部证券发布诉讼公告称,此前,信威集团实际控制人王靖将其持有的7000万股信威集团股票质押给西部证券,融资借款人民币5亿元。由于该交易出现实质性违约,西部证券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王靖支付欠付本金5亿元及相应利息等。

目前,法院已受理此案,但尚未开庭受理。

财联社注意到,早在去年年末,西部证券就对质押标的信威集团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019年上半年,西部证券再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6259.20万元,截至目前,累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5亿元。

也就是说,融出的5亿本金中,西部证券已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5亿元。若这5亿本金2019年度能够顺利追回,那预计西部证券下半年能收到的现金流为3.5亿;若出变故,西部证券下半年可能要继续进行计提。

除西部证券之外,王靖还向国信证券和申万宏源进行股权质押,前者累计质押6044万股,后者数量为981万股。

image

北京文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亦曾于2014年6月向光大证券质押1270万股份,不过这笔交易发生在信威集团“借壳”中创信测之前。

但若以质押股份数量来看,西部证券和国信证券都不是被“坑”得最厉害的。

Wind数据显示,*ST信威大股东王勇萍向东方证券累计共质押9111万股,质押起始日期从2016年至2019年。

image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王勇萍2017年以来的质押,质押目的均是为其融资提供担保。

一边补充质押,王勇萍另一边却在减持股份。据*ST信威最新公告,截至9月16日,王勇萍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公司2045万股份。2019年7月,王勇萍宣布拟减持不超过1%公司股份(2900万股)。

问询函纷至沓来

于2013年推出的股票质押业务是企业融资的重要工具,也是券商近年来重要的收入来源。

由于股票质押风险与大盘息息相关,一旦股市下行,股票质押不可避免将受其影响。2018年以来,股票质押便一度成为热门词汇,各大券商则处在业绩受损的煎熬之中。

拿2019年券商中报来说,据财联社不完全统计,超过10家券商因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计提资产减值,金额亦高达10位数,近18亿元。

image

其中,东方证券2019年上半年对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计提减值准备高达3.89亿元,主要包括三笔:*ST东南项目计提1.77亿元、*ST刚泰项目计提1.80亿元、*ST大控项目计提6981.58万元。

目前,东方证券还手握*ST信威这颗大雷,不知下半年东方证券会对其计提多少金额的资产减值。

这一现象也受到交易所的高度关注,截至9月17日晚,已有东北证券、东方证券、申万宏源证券、第一创业证券、东吴证券、西部证券六家公司收到了交易所的问询函(部分已回复),以上券商均被问及股票质押相关业务情况以及减值计提的充分性与合理性。

对此,第一创业回复称,“公司于年初开始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金融资产减值准备按预期损失模型进行计提,通过持续监测相关资产的违约风险暴露、违约概率、违约损失率等参数计量预期信用损失。”

西部证券表示,公司融出资金业务减值政策充分考虑了融资融券业务历史违约情况,各阶段融出资金违约率的计算涉及历史数据及假设;违约损失率基于合同现金流与预期收到的现金流之间的差异,根据咨询机构提供的行业统计数据计算。经与同行业公司融出资金减值政策比较,各家公司均采用预期信用损失模型,通过合理估计违约率、违约损失率对融资类业务计提减值准备。

后续风险几何

其实,自股票质押风险暴露以来,券商已在缩减该业务的规模。

像东方证券在中报中就明确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继续以“控规模、调结构、清风险”为工作重心,主动降低股票质押规模、采用多种途径积极化解风险。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股票质押业务余额240.53亿元,较历史峰值收缩近三分之一,控规模成效显著。

第一创业也指出,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方面,报告期内公司以控制存量项目风险为主,原则上不再新增股票质押式回购项目。买入返售金融资产期末余额为25.19亿元,比上年度末减少22.21亿元,降幅为46.85%,主要系债券回购及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规模下降。

券商主动控制风险是卓有成效的。方正证券指出,券商股权质押项目的消化是今年质押总规模和风险规模明显下降的主要贡献者。

据深交所综合研究所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股票质押回购风险分析报告披露,2019年第二季度,沪深交易所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规模持续下降,纾困覆盖面进一步扩大,平仓风险可控。

“不过部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信用风险需进一步缓释”,该报告进一步指出。

这一点从大股东质押股数的数据也可以得到佐证。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7日,大股东质押股数为6049.05亿股,大股东质押股数占所持股份比为7.4%,该比例持续升高,已从3月21日的6.66%增至7.4%;大股东未平仓总市值为23746.65亿元,大股东疑似平仓市值为23218.2亿元。

image 另据财联社统计Wind数据发现,自股票质押业务推行至今,有10家券商疑似平仓市值规模200亿,主要都为大型券商。

image

其中,承受最大的平仓压力为海通证券,其“疑似平仓总市值”达到806.47亿元,疑似平仓家数138家。排名第二的为中信证券,疑似平仓规模652.63亿元,家数共有88家;中信建投则以504.09亿的疑似平仓规模排名第三,疑似平仓家数60家。

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季先撰文称,在监管趋严背景下,曾经给券商业绩带来大幅增长的股权质押业务,正面临自身的发展拐点,值得有关方面深刻检思。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