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百亿身家都是“纸上富贵”?IPO盛宴后,有人身家骤降,有人提前退场
2019-10-11 20:10:23
王玥|首席科创官
阅 1356888

资本市场,无疑是最可能出现“一夜暴富”神话的地方之一。近两个月,在科创板开市这一历史性事件的加持下,人们再次得见资本的“造富”魔力。

22位科创板公司高管身价逾20亿

昨天(10月10日),帮中国人数钱的胡润发布了《2019年胡润百富榜》,这也是胡润研究院自1999年以来连续第21次将中国富豪的身家财富曝光在大众的视野当中。与过去6年一样,今年的上榜门槛仍然为20亿元。此外,马云、马化腾、许家印仍然牢牢占据着榜单的前三位。

首席科创官注意到,今年新上榜的富豪中有22位自然人来自于7月份刚刚开市的科创板上市公司。

其中,科创板编号第一股华兴源创的实际控制人陈文源和张茜夫妇以220亿元的身家财富问鼎科创板首富;其次是180亿身家的杭可科技曹骥、曹政父子和110亿身家的晶晨股份钟培峰家族。

除此之外,上榜的富豪还包括:容百控股的白厚善、虹软科技的邓晖、沃尔德的陈继峰杨诺夫妇、光峰科技的李屹、天宜上佳的吴佩芳、乐鑫科技的张瑞安、航天宏图的王宇翔张燕夫妇和新光光电的康为民等。

image

仔细观察,这22位自然人来自于17家科创公司,都是首次登上胡润百富榜,身家合计达到了1360亿元。其中,柏楚电子唐晔、代田田、卢琳、万章4位80后公司创始人和控股股东均榜上有名。睿创微纳和天准科技也都有两位股东上榜。此外,在上榜的亿万富豪中,年纪最小的两位都是“80后”,分别是杭可科技的曹政和柏楚电子的代田田,二人今年均为36岁。

科创首富“宝座”稳固

华兴源创的创始夫妇成为科创首富的结果也并不令人意外。

7月22日,举国瞩目的科创板正式开板交易,首批25家科创板公司上市首日就催生了124位亿万富翁。而以“001”编号为代码的华兴源创虽然并未录得当日科创板中的最大涨幅,但最终高达128.77%的涨幅和报收于55.50元/股的价格,依然让其实际控制人——陈文源、张茜夫妇获得了科创板首富的“江山地位”。

相关公告显示,陈文源、张茜夫妇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合计持有华兴源创3.36亿股,在股票发行前持有公司约93.15%的股份,为华兴源创的实际控制人;即便是发行后,二人的持股比例仍然达到83.835%,遥遥领先于其他科创板公司的实控人。

按照7月22日当天华兴源创24.25元/股的发行价计算,陈文源夫妇合计持股市值达到81.56亿元;而截至当天收盘,陈氏夫妇的身价已经高达186.57亿元,仅仅一天时间,他们的身价便已经暴涨超过100亿。

杭可科技曹氏父子的“亚军”宝座也较为稳固。

杭可科技发行前总股本为3.6亿股,曹氏父子通过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发行前77.62%的股份,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杭可科技发行4000万股、总股本达4亿股后,这对父子仍持有公司69.86%的股份,处于绝对控股状态。

按照杭可科技27.43元/股的发行价计算,曹氏父子的持股市值达76.65亿元,仅次于开盘前的华兴源创。

在科创板开盘当天,杭可科技的涨幅为99.13%,报54.62元/股,那一天,曹氏父子的持股市值达到了152亿元,也在短短一天实现了身价翻倍。

“都是纸上富贵”?

“都是纸上富贵”,要是以持股市值计算上市公司高管们的身价,他们常常会以此自嘲,但如今这句话放在榜单第三位——晶晨股份钟培峰家族的身上倒也十分贴切。

胡润百富榜的统计时间截点是8月15日,近两个月时间过去,相比前面二位,晶晨股份公司的股价已经经历了大跳水,钟培峰家族的身家也随之骤降。

晶晨股份的钟培峰、陈奕冰夫妇及钟培峰的岳父陈海涛共持有公司58.46%的股份,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8月8日,晶晨股份成为第二批科创板挂牌上市公司的当天,盘中最高涨幅达到331%,股价一度达到166元/股的高点。即便是以当天143.36元/股的收盘价计算,钟培峰家族当天的财富也直接暴涨至近350亿,身家直追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

不过好景不长,在连涨两天之后,晶晨股份的股价就开始瀑布式下跌,直到今天(10月11日)收盘,晶晨股份的股价又跌出历史新低,报66.4元/股。若以晶晨股份股价最高点166元计算,其股价跌去近2/3,市值缩水逾700亿元,是科创板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腰斩的股票。

有人已经提前离场

谁都想把“纸上富贵”变成真金白银。相较于晶晨股份的钟培峰家族,科创板有一位高管已经在公司股价高位时提前离场,这位就是容百科技的董秘陈兆华。

在此次的胡润百富榜中,容百科技的实控人白厚善90亿元的身价仅次于晶晨股份,位列科创板富豪榜单第4位。

而这位董秘陈兆华此前就因“薪酬高于董事长白厚善”而十分具有话题性。容百科技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度,该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及董事会审计委员会陈兆华在容百科技领取的薪酬为123.15万元,为该年度董事会成员中的最高年薪,是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序列第二高的年薪。与此同时,公司董事长和实控人白厚善同年度的薪酬仅为68.13万元。

此外,陈兆华还通过容百科技的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持有容百科技约0.3%的股份。

不过到了9月29日,容百科技发布公告称,陈兆华因为个人原因辞职,并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按照规定,科创板上市公司的员工持股拥有36个月的锁定期,不过在期限内,所持股份也可以向员工持股平台的员工或其他符合条件的员工转让。

按照当时容百科技173亿的市值计算,陈兆华所持股份的市值已经超过5000万元。

科创板的“创富”效应不难想象,实际上,早在十年前,类似的财富故事就已经在资本市场轮番上演。

2009年10月30日诞生的创业板,就曾经是财富新贵批量出产的“大本营”。

在创业板开市的一年间,“制造”的亿万富豪数量超过500人,平均每天就能“生产”出两位亿万富豪;到了第4年,创业板的亿万富豪达到了721位;第6年,亿万身家的原始股东约有1000人,其中更诞生了13位持股市值超过百亿的董事长。

与创业板相比,科创板鸣锣开市的两个多月就已经创造出百余位亿万富豪的速度似乎比以往要来的更凶猛,一场新的“造富运动”已经重新拉开序幕。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