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75亿人民币 中国信达出售幸福人寿控股权
2019-10-12 18:29:37
今日保
阅 1802545

三个月后,幸福人寿大股东——中国信达以75亿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出售幸福人寿50.995%股权。

image

据此估算,幸福人寿估值约150亿元。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幸福人寿总资产651亿元,负债594亿元,净资产57亿元。

入主12载,中国信达终要告别保险市场。继2016年出售巨亏的信达财险后,信达正式出售巨亏后的幸福人寿股权。

相对吸睛力十足的巨亏、股权转让、信达先后两让保险公司控股权,《今日保》更为关注的是幸福人寿今日结局之因果,进而关注谁是接盘侠?国企回归主业、房企与互联网企业或主动或被动的谨慎斟酌,谁又有能力拯救泥沼中的“幸福人寿”?

发端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诞生于“综合金融集团”谋略下的幸福人寿,从成立至今,并不幸福:多年经营难言乐观。2018年更是被称为行业“最惨”的公司,巨亏68亿元。

违规清退、经营落寞不一的2019年,注定是个公司治理、股权腾挪的大年份。只不过,一片中小险企的悲鸣中,还有多少企业有意愿、有实力接盘一家保险公司?“爆雷”的幸福人寿是个很好的观察样本。

以下为《今日保》昔日旧作——如今读来纹理依旧。

1、挥别“幸福”:财寿双出

三个月前的6月,中国信达在香港联合交易所发布公告称:

拟出清所持全部幸福人寿股份,共计51.66亿股。中国信贷目前为幸福人寿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0.995%。

卖多少钱?

挂牌底价不低于幸福人寿的资产评估备案结果,评估基准日为2019年3月31日,全部转让股份面向同一竞买人或联合竞买团一次性转让。本次股权转让尚需取得股东大会的同意和监管部门的批准。

转让的原因:

落实有关监管精神,优化整合子公司平台资源。

字里行间,转让幸福人寿成为中国信达围绕“突出主业”做出的战略选择。回溯信达财险、幸福人寿的诞生背景,生也战略、退也战略。

2007年,以“处置不良贷款”为初衷的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纷纷谋划商业化转型,综合金融集团几乎成为其一致的选择:通过重组、新设、战略投资等各种方式,集聚金融牌照。

期间,中国信达相继成立幸福人寿、信达财险,成为四大AMC中在保险领域布局最深者。

遗憾的是,纵然扩张迅速,但其商业化转型收效甚微,不少金融子公司经营困难,甚至拖累主业发展。

加之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加,金融业不良资产有所抬头,不良资产处置的压力逐渐增加。2018年初市场放出消息:高层曾经指导AMC处理好主业与副业的关系,要求主业鲜明,副业有所选择。

2019年初始,四大AMC先后强调回归不良资产主业。中国信达也明确提出:新的一年公司经营工作重点要紧紧围绕“大不良”业务来开展,通过加速周转,推动业务经营向集约型转变。

如此逻辑似乎很好的解释了先后抛售信达财险、幸福人寿股权的逻辑。事实上,中国信达2016年出售信达财险控股权时,该公司7年累计亏损约9亿元。

2016年,前五大险种尽墨,全部承保亏损。约30亿元的保费,承保亏损近4亿元,当年净利润亏损2.3亿元。

这一次出售幸福人寿股权,异曲同工

2、“幸福”的不幸:投资承保皆失灵

除了回归主业的原因之外,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中国信达也有剥离收益欠佳的子公司的意愿。这家名为“幸福”的险企,曾是其业绩“不幸”的根源。

信达2018年年报显示,其实现净利润120.4亿元,同比下滑33.6%。其中主要原因是,控股子公司幸福人寿产生了较大的归属于本公司股东的应占亏损。

这一年,幸福人寿净亏损额高达68.28亿元,为行业“亏损王”。拖累中国信达当年股东权益回报率ROE仅为8.32%,较2017年下降了5.5个百分点。

成立于2007年的幸福人寿,是AMC系的首家保险企业。公开资料显示,幸福人寿注册资本101.3亿元,在90家人身险公司中排名第13位。与雄厚资本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排名屡屡倒数的业绩。

成立的最初8年间,幸福人寿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09-2014年间分别亏损:2.5亿元、4.5亿元、7.4亿元、7.9亿元、7.5亿元、3.9亿元,合计33.6亿元。

后续得益于保险资金投资渠道的放行,相当部分的中小寿险公司走上了资产驱动负债的发展模式。幸福人寿终在2015年迎来首度盈利,净利润3.35亿元。

遗憾的是,好光景昙花一现。伴随监管政策的调整,万能险迎来当头一棒,中小险企的资产驱动负债模式渐到终点。

2018年,人身险行业深度调整以及资本市场的动荡中,幸福人寿遭遇急转直下,投资、承保“双轮”无一奏效,几乎创下中国保险公司的亏损记录,成为年度最惨保险公司。

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的投资收益仅有13.12亿元,对比2017年的50.5亿元,同比下降达74%。幸福人寿相关负责人把巨亏业绩原因归于“2018年的权益市场下跌,公司权益投资大规模损失导致”。

随后,有媒体披露,监管就现金流风险、投资端风险等问题约谈了幸福人寿。同年底,幸福人寿以5.2%利率发债30亿元。

还是这一年,幸福人寿保险主业也是难看至极,保费收入仅为91.7亿元,相较上年度缩水超一半。而该公司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却翻了近三倍,与整个行业“回归保障”逆道而行,这当是另一种无奈。

此外,幸福人寿还面临着退保增加的窘境。2018年,其退保金支出为90.7亿元。仅2018年6月末,幸福人寿退保率就高达21.14%,远远超过同行水平。

过度依赖银保,也是幸福人寿面临的主要问题。年报显示,幸福人寿2018 年度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 5 位的保险产品中,有4款主要销售渠道为银保渠道。

业绩不断承压的同时,幸福人寿的管理层依然处于缺位中。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总裁职位仍为空缺,距上次信达出身的总裁万鹏离职已经一年有余,一直由信达出身的董事长刘明兼任临时负责人。

3、“幸福”的底色:值多少钱?

虽然问题种种,但并非一无是处。

第一个卖点,中国信达的公告中给出了解释,这是一家全国性的中型寿险公司。

成立十多年来,幸福人寿不断完善治理架构,形成以寿险、健康险、意外险为主的产品体系,建立起个险、银保、团险等多元化销售渠道,搭建了覆盖全国的营销网络,积累了一定的有效客户,成为了具备基本的寿险运营支持和客户服务能力的中型寿险公司。

目前,幸福人寿净资产为58.30亿元、2018年总资产近700亿元。持股14%的三胞集团位居第二大股东,由于债务危机,所持的幸福人寿股权显示为冻结、质押状态。另三胞集团高管也曾表示,未来不排除出售可能。

另一个卖点,实现了全国性布局。幸福人寿目前在全国设有22家省级分公司,开设各级分支机构244家。

此外,背靠信达乃至建行,幸福人寿在过去的经营中也积累了一定的业务资源和银行合作关系。

值得书写的还有,幸福人寿还全国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开展了“以房养老”业务的保险公司。虽然业务开展有限,但是树立了一定的口碑。

熟知人身险经营者可知:寿险公司的经营是个严谨、慢热的过程,强调的是内涵价值,比拼的是保费结构、产品久期,是风控、两核技术、渠道基础、续期能力、精算研发、IT实力等保险底蕴,这一点恰是相当部分中小公司欠缺的。尤其是资产负债崛起的公司,更是欠债严重。

回到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一度炙手可热的保险牌照,且又是一张全国性的寿险公司价值几何?

似乎没有答案,从几亿元到几十亿元,甚至百亿元均有。可以确定的是,前几年保险牌照有着水涨船高的价格走势。

那位身陷囹圄的前保险监管主官在位期间,坊间一度传言一纸寿险牌照价格可达百亿元。

2015年,资产驱动负债模式的顶峰,当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7647亿元。2014年,这一数字为3917亿元。随后逐年攀高,直至2017年后的风云变向。

2015年发生几起数额巨大的保险公司牌照交易,先是恒大集团40亿收购中新大东方(后更名为恒大人寿)50%股权,以此评估牌照价格80亿元。如果加上随后的增资等,恒大累计投入可达百亿元之巨。

反观,被收购的中新大东方人寿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10亿元,是地方国资和外资险企合资成立,经营多年难见起色,市场表现为既无规模也无利润。经营近十年亏损依旧,2014年尚还亏损4800万元。有数据统计的2009年至2014年间的累计亏损额超过3亿元;保费规模方面,2014年仅有11.5亿元,市场份额相对于国内近2万亿元的寿险市场可以忽略不计,分支机构亦寥寥无几。

同年,中天金融通过旗下子公司贵阳金控以20亿元收购中融人寿20%股权。随后的多次增持,中天金融持有中融人寿股权近40%。待价而沽的保险牌照,中天金融付出的价格是可以想象的。仅以20亿元持股20%股权计算,这张牌照价格达到100亿元。

2017年,中天金融一纸公告:计划以不超过310亿元的价格,收购华夏人寿21%-25%的股权。此后上演收购拉锯战,各色新闻频出。以310亿元对应的21%-25%的股权计算,华夏人寿价值1200亿元以上。

2019年初,福佳集团以190亿拿下和谐健康险。这也是一家典型的资产驱动负债型保险公司,更为极端罢了。

另一极具参考价值的为:2016年中国信达以42.2亿元出售信达财险41%的股权。十年信达财险营业收入33亿元,总资产63亿元,注册资本金30亿元。

如今幸福人寿注册资本金101亿元,总资产678亿元,营业收入105亿元,在对应50.995%的股权,价值几何?

即便以全部实缴的101亿元的注册资本金计算,对应的数字也在51亿元。如果计算溢价?这一次给出了价格75亿元。以下是幸福人寿主要财务指标:

image

后记

谁来接盘?

不得不承认,2016年是个卖牌照的好光景。

彼时恰逢资产驱动负债模式顶峰,险资扬名资本市场时,多位大佬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块保险牌照,尤其是寿险。

时过境迁,宏观经济的走势、金融监管政策的调整,加之在国资回归本源、专注主业的背景下,还有多少有此实力的接盘者?

事实上,要一下子拿出数十亿自有资金,且符合监管要求的企业并不多。但不排除符合条件的企业组成一个联合体,以这种抱团的形式去接受。但心态错综的各方能否成功组合利益共同体?接盘之后的话语权归属,也是一个问题。

这并非幸福人寿一家面临的境况。放眼2019年,尤其是近两年成立的新公司 ,注定是个公司治理、股权腾挪的大年份。

接连传出招商局、深投控及部分外资有意接盘的消息中,这份股权交易转让信息披露了进一步的消息:

转让方已向标的企业的其他股东发送关于股份转让以及征询是否行使优先购买权的书面通知,截至目前,部分标的企业其他股东未明确表示是否放弃优先购买权。

若在挂牌公告期届满前,转让方收到全部标的企业其他股东明确表示放弃优先购买权的回复或其他股东破产清算等实际无法行使优先购买权的情况证明文件,则本次交易直接根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的交易规则确认受让方及受让价格,不再另行发送书面通知,征询标的企业其他股东是否行使优先购买权的意见。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