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艾迪药业闯关科创板:研发实力存疑 实控人曾控股大客户
2019-12-18 17:05:03
王俊仙|科创板日报
阅 1478877
原创

《科创板日报》(南京,记者 王俊仙)讯,12月17日晚间,艾迪药业的科创板IPO动态更新为“已问询”。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艾迪药业现有产品主要客户为天普生化,而其实控人原为天普生化实控人,且公司一位创始人在公司申报科创板IPO前蹊跷退出。

除此之外,艾迪药业在研抗艾、抗肿瘤药物的研发能力存疑,其多款药物技术来源于韩国上市公司授权。

创始人上市前夕退出

艾迪药业创始人主要来自天普生化。

苗丕渠,是一位蛋白质纯化研究工作的专家,曾在天普生化从事技术顾问工作。

当时,天普生化乌司他丁制剂市场需求量增长,导致乌司他丁粗品供应相对紧张,但这块不是天普生化主营业务。

苗丕渠认为,在线吸附工艺这一全新技术有较大市场价值,为了能投入大量精力开发,,其决定离开天普生化,自行创业。

最终,苗丕渠选定扬州,与离职天普生化的俞恒(在天普生化负责生产和质量管控工作),和拥有扬州社会资源的魏正坤,于2009年设立艾迪生物(艾迪药业前身)。

作为艾迪药业重要创始人,苗丕渠在公司的地位和持股随着一个人的到来,而逐渐淡化,直至完全退出。

这人就是傅和亮。

傅和亮,南京大学生物化学专业博士,1993年创立天普生化,2004年将天普生化控制权转让给上海实业,2010年底转让剩余天普生化股权,2011年辞去董事、总裁职务,完全退出天普生化。

2014 年,傅和亮及其下属公司通过受让,合计持有艾迪药业47%出资份额,成为第一大股东。与此同时,艾迪药业股东讨论后决定,由傅和亮负责经营和决策,苗丕渠继续任职以实现平稳过渡。

2016年,苗丕渠因资金需求,转让部分股权;2018年10月,随着核心新药项目陆续进入临床,艾迪药业经营步入新台阶,苗丕渠转让剩余股权,完全退出艾迪药业。

在申报上市前夕,创始人为何转让股权、放弃财富增值机会?

12月18日,《科创板日报》记者致电并发送采访提纲至艾迪药业,但截至发稿未收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三位创始股东中,除了苗丕渠外,俞恒为艾迪药业核心技术人员,仍持有股份;魏正坤则在2012年就将所有股权出售,这部分股权在2014年辗转到了傅和亮手中。

研发实力存疑

苗丕渠和傅和亮,都曾在天普生化任职过,而天普生化是艾迪药业第一大客户。

招股书显示,艾迪药业从2010年开始给天普生化供货,彼时傅和亮还持有部分天普生化股份,且任职天普生化董事、总裁职务。

如今,天普生化为艾迪药业第一大客户,2016-2018 年及2019 年上半年,艾迪药业对天普生化销售金额分别为2.34亿元、6900.96万元、1.91亿元和 9843.85万元,占公司当期营收比重分别为90.79%、50.64%、69.11%和60.46%。

第一大客户采购需求是否旺盛,直接影响艾迪药业收入。

2016年-2018年,艾迪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58亿元、1.36亿元和2.77亿元,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63亿元。

可以看到,2017年,来自天普生化的销售额降低七成,至6900.96万元,直接导致艾迪药业当年营收接近“腰斩”。

艾迪药业如今也在开拓印度等海外市场,还自主研发注射用乌司他丁,以期进入产品下游,降低对天普生化依赖。

而除了乌司他丁等人源蛋白药物外,艾迪药业还对化学药物寄予厚望。

目前,艾迪药业主要在研品种12个,核心包括 6个1类新药、1个2类新药。6个一类新药,包括ACC007、ACC008、ACC010、ACC006、ACC015和AD010(前四种研发项目被列入募投项目),但它们并非相关适应症领域唯一临床用药。

其中,抗艾品种ACC007、ACC008和抗肿瘤品种ACC010和ACC015,技术来自韩国上市公司——Kainos独家专利许可,相关专利技术在中国区以外,尚未取得实质研发进展。而艾迪药业的抗艾1类新药ACC007已进入III期临床试验,其预计2020年实现上市。

艾迪药业核心在研抗肿瘤品种ACC006,技术来自于控股股东0对价转让,但ACC006化合物及其异构体、相关作用机理、适应症等均有文献报道,早已属于公共知识领域范畴,不能被授予专利,因此,艾迪药业目前申请专利主要围绕制造工艺等,专利保护力度与化合物专利相比,相对较弱。

AD010确实为艾迪药业自主研发,目前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尚未开展I期临床试验。

签4份对赌协议

傅和亮的入主,将艾迪药业资本进程拉上“快车道”。

2015年,艾迪药业获得A轮和A+轮融资,合计融资金额1.1亿元;2017年,成功B轮和B+轮融资,金额超过2.5亿元。

而在融资的同时,艾迪药业还和投资人合计签署4份投资协议。

4份投资协议均包含对赌条款,如未来业绩承诺、相应补偿安排和股权赎回等。

根据对赌条款,至2019年末,艾迪药业未能实现或不可能实现合格IPO,或2018年末,未能提交IPO申请(不含股转系统),则投资人可以要求实控人回购股权;而若按期提交了,则投资人该权利终止,但是,一旦艾迪药业上市申请未获通过,或撤回申请材料,则权利恢复。

2019 年5月,艾迪药业与股东签署协议,终止对赌协议,但若科创板IPO不能在2021年末或约定的更晚时间获通过,则对赌条款自动恢复。

一位资深券商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对赌协议一直是IPO审核中的重点关注事项,因为对赌不利于发行人股权稳定和持续健康发展,一般拟上市公司都会在IPO前清理对赌协议,但今年证监会为对赌协议做出了更具弹性的制度安排。

值得注意的是,艾迪药业2015年A轮融资引入的股东华泰紫金,和2017年B+轮融资中引入的华泰大健康一号和大健康二号,均由保荐机构华泰联合证券实际控制,合计持有艾迪药业 5.4%股份。

对此,艾迪药业方面表示:“华泰联合证券实质开展相关业务时间,或签订《辅导协议》时间,均晚于华泰紫金等投资时点,不存在先实质开展业务、后签署辅导协议情形。”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