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昂立教育人事变动现分歧 上海交大校企改革现“后遗症”
2020-01-10 13:31:42
财联社记者 刘梦然
阅 2087012
原创

财联社(合肥,记者刘梦然)讯,校企改革中,高校除采取将下属企业剥离实现改革外,上海交大、浙大等高校则将其控股上市公司变更为无实控人以进行改革。

近日,昂立教育(600661.SH)召开的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聘任公司总裁、联席总裁和副总裁3项议案,但均遭到3名交大董事反对,由此第一大股东中金系与二股东交大系的斗争也被摆上台面,上海交大校企改革中变更上市公司为无实控人的“后遗症”逐渐显现。

无实控人引发股东之争

2019年1月,昂立教育在进行董事会换届后,上海交大产业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交大产业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将不再掌握昂立教育实际控制权。同时,“中金系”已经成为昂立教育的第一大股东。

此后大股东实控人周传有担任昂立教育董事长。在董事席位上,交大产业集团的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数量下降到2名,由于没有任何一方能够决定董事会过半数以上成员的选任,因此昂立教育出现无实际控制人的情况。

在此次的人事变动议案中,投反对票的三名董事中两名均来自于交大系提名,另一名投反对票的独董系上海远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在第十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中,产生反对投票的《公司对经营班子成员进行调整的议案》包括三项子议案,分别为董事长周传有提名聘任本人兼总裁;聘任刚被解除总裁职务的林涛担任昂立教育联席总裁;聘任马鹤波担任昂立教育副总裁。

而两名交大系董事的反对理由,则显示其对控制权变动的担忧:周传有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实际控制人同时也是昂立教育董事长,如兼任总裁,将更大程度对公司的运行施加影响力,不符合相关无实际控制人的约定。此外,认为在副总裁和联席总裁的提名和任命上也不符合流程。

事件发生后,上交所迅速对其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结合总裁、联席总裁在上市公司经营管理决策中的职责、地位和影响,说明董事长兼任总裁后是否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动。而公司目前无实际控制人的认定也被打上问号。

对于公司目前控制情况,财联社记者联系昂立教育董秘办,对方表示暂时不对媒体进行回应,具体情况将以后续公告为准。

校企改革还将持续

目前昂立教育的股权结构颇为复杂,单一大股东为交大产业集团、单一二股东交大企管中心为上海交大的全资子公司,两者为一致行动人。

单一第三大股东上海长甲投资有限公司和单一第五名股东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长甲宏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为一致行动人关系。

中金系自2017年底后不断对昂立教育进行增持,在单一前十大股东中占据四席,分别为中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中金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上海东方基础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及上海恒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综上,目前中金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为昂立教育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22.72%;交大产业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19.59%,为第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是长甲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17.19%。

分析认为,昂立教育的“易主”计划来源于校企改革的任务目标,在实践中高校主要通过转让持股方式实现剥离,转让对象没有限制,国资或者民营企业均有先例。据悉,由于昂立教育仍为交大系参股子公司,还不算完成改革要求。

事实上,昂立教育的近年来经营也有压力。由于布局国际留学,公司在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2.67亿元。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今年由于商誉较上期增长超过30%以及资产减值比例大幅凸起,在疑似财务粉饰指标上出现多期异常。

今年以来,公司业绩有所回暖,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17.8亿元,同比增长12.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3亿,同比增长6.72%。

此外,二股东交大企管中心减持也在进行中,于2018年9月、2019年3月和12月分别进行减持计划,累计套现金额3.3亿元。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