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朱新礼携女退出董事会 巨债缠身下汇源果汁走向何方
2020-02-13 17:52:12
财联社记者 杨泽世
阅 1188408
原创

财联社(北京,记者 杨泽世)讯,积重难返昔日“果汁大王”汇源,终于迎来了创始人父女的退出。近年来,该公司高管变动频繁,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及前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副总裁梁家祥都曾担任汇源果汁高管,而每一次高管更替都会引发外界关注。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以家族化管理著称的汇源,职业经理人并不能真正施展拳脚,也难以带领公司走出业绩泥潭。而违规贷款事件更是令汇源雪上加霜,百亿债务压顶的困境下,该公司将如何自救,目前仍不明朗。

朱新礼“禅位”

2月12日晚间,中国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源果汁”,01886.HK)对外宣布,该公司创始人朱新礼已辞任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授权代表和策略及发展委员会主席职务,其女朱圣琴已辞任执行董事职务。但二人将仍为汇源果汁若干附属公司董事。

对于朱氏父女的辞职,汇源果汁解释为,“为投入更多时间处理其他事务”。记者致电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并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朱新礼近年来一直醉心于其大农业板块的业务,基本无暇顾及汇源果汁的发展,果汁业务也一直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朱圣琴的主要精力则在葡萄酒酒庄业务上。“汇源在海外收购了多个酒庄,最大的酒庄产量在10-20万瓶,主要做团购市场。但这些标的都不是很好,汇源一直想出手,只是没有人接盘。”

该公司在公告中称,董事会主席职位由鞠新艳接任。资料显示,鞠新艳为汇源果汁生产副总裁,负责果汁生产管理工作。她曾在汇源果汁多个岗位担任职务,包括总裁办副主任、工厂总经理、大区总经理、副总裁等,于2018年1月成为汇源果汁执行董事。

“鞠新艳虽然是汇源的老员工,但较为年轻,对于汇源未来的年轻化会有帮助。”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告诉财联社记者,“此次人事变动,应该是汇源迎来新发展的转折点。随着朱新礼父女的退出,应该会有新的资本进入,这对汇源未来健康良性有序的发展,提供了较好的顶层设计。”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朱氏父女的退出或许是为汇源违规贷款买单。据了解,汇源果汁在2017年8月15日-2018年3月29日期间,向关联公司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汇源”)提供短期贷款共计42.82亿元,以便后者应付临时营运资金需要及还债。

该公司独立内部监控公告显示,2017年8月-2017年12月期间,在没有任何管理层审批的情况下,汇源果汁资金中心通过4家涉事公司的9个银行账户分 66次转账给4家涉事关联公司42.83亿元,其中9564元的利息收入尚未记在集团账上。

汇源果汁独立董事委员会认为,虽然相关贷款被提供给涉事关联公司,但是独立法证会计师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显示集团董事长朱新礼、集团董事及其他管理层参与借出相关贷款或在相关期间知悉相关贷款。“尽管在独立调查中没有发现任何有关管理层诚信方面的问题,但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未能及时发现资金中心人员所犯错误的事实,也意味着他们可能没有适当履行其职责。”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上述贷款没有遵守申报、公告及独立股东批准的规定,已构成违反上市规则,导致汇源果汁停牌至今,面临退市风险。

“目前的汇源已经是积重难返,虽然该公司曾频繁更换高管,但仍是朱新礼一人说了算,现在是朱新礼真正放权的时候了。”一位接近汇源的知情人士说。

深陷债务泥潭

截至目前,汇源果汁仍未披露经审计的2017财年、2018财年和2019财年的财务情况。该公司表示,已要求审计师尽快完成相关财年审计,并尽量于2020年3月31日完成2017财年审计,于5月31日完成2018财年和2019财年的审计。

记者查询该公司2014-2016年财报获悉,其收入虽在节节攀高,由2014年的45.92亿元上涨至2016年的57.41亿元,净利润却始终表现不佳,2014年、2015年分别为-1.27亿元和-2.29亿元,2016年虽然扭亏,也仅盈利0.13亿元。

而未经审计的2017年财务数据显示,当年其收入缩水至53.82亿元;负债总额由2016年的99.95亿元扩大至114.03亿元;同期流动资产为109.03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23.97亿元,不足以偿还负债。

“需要偿还的债务高于流动资产及现金,企业可能出现流动性风险,现金流也可能出现断裂,影响日常生产经营。”一位从事财务工作的业内人士指出。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去年9月,招商银行曾向法院申请对德源资本诉前财产保全,包括查封、扣押、冻结德源资本持有的股权、银行存款及其他价值共计41.03亿元财产。而朱新礼作为德源资本董事成为有权代理人。

此外,网贷平台上的催款名单中也出现汇源的身影。2019年8月,网信在微信公众号平台发布的《逾期企业及相关各方名单(二)》显示,汇源集团逾期款项合计达1.46亿元。

同年9月,互金平台“工场微金”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四家借款公司以物抵债的公告,公司包括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业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四者皆隶属于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合计借款总额400万元。

image

工场微金表示,在贷后持续沟通中了解到借款单位一直在积极地盘活、优化、变现闲置资产,规范各项管理、调整经营方式和经营思路,提高经营收入、加快现金的回流;也在寻求和引进战略投资者;同时多方面、多方式地开发各项经营销售渠道,创作收入。在资金允许情况下,会优先处理解决。公司也表示有红酒、沙棘类、杜仲类、雪菊类等高附加值的产品,还有木耳、大米等有机农副产品,可以接受产品抵顶债权。

image

此外,北京联华盛世品牌管理顾问公司项目负责人告诉财联社记者,该公司自2005年服务汇源果汁,一直与北京汇源签署服务合同,2018年双方结束合作后,后者拖欠其145万元媒体代理费,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宣判后仍拒不执行。“公司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后,发现北京汇源账上仅有1万多元。我们多次联系汇源方面相关负责人,对方承诺会给,但只是没钱。”

为解决资金链吃紧的问题,汇源方面曾计划与天地壹号、广州和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北京汇源拟以“汇源”品牌等无形资产出资24亿元,占注册资本的40%,后二者拟合计出资36亿元,占注册资本的60%,但该计划最终未能如愿。

一位接近汇源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汇源果汁尚未披露自救措施,“不过,朱氏父女的退出或许是一个开始,新的掌舵者或会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