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被否九个月后再冲IPO,奕瑞科技毛利下滑、关联交易众多等状况变好了吗?
2020-03-26 15:59:37
刘丝雨|首席科创官
阅 880325

2019年6月27日,奕瑞科技曾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的,但首发申请并未通过,并被指出了毛利下滑、关联交易合理性存疑等诸多问题。

被否九个月后,二冲IPO、改道科创板的奕瑞科技究竟能否如愿?

毛利下滑,成长性遭重点问询

奕瑞科技是一家数字化X线探测器生产商。X线探测器,简单而言,就是将肉眼无看不见的X射线光子能量转换为图像数字化信号的零部件。奕瑞科技的下游客户主要为X线影像设备整机厂商,广泛应用于医疗诊断、工业无损检测、安防检查等领域。

image

来源:奕瑞科技官网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奕瑞科技的营收增长态势较为明显,由2017年的3.56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5.46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3.90%。

image

来源:招股书

但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注意到,公司的利润增速与营收增速并不匹配。

报告期内,公司主导产品普放有线、普放无线系列产品因产品价格持续下降,毛利率、归母净利润均出现了下滑趋势。

image

来源:招股书

产品价格连年下滑,高毛利、盈利能力恐难持续,也正是公司前次冲击IPO时,发审委提出问询的主要问题。

当然,为了实现规模效益,主动采取降价销售策略是一种较为常见的商业选择。

除了利润增速低于营收,现金流变动是奕瑞科技需要注意的另一个问题。

2017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1.02亿元,但是到了2018年该数字骤降81%达1929.25万元,尽管2019年有所好转,但仍不到2017年的1/3。

image image

来源:招股书

现金流骤减背后,则是应收账款激增。2017年至2019年,奕瑞科技的应收账款从8559.81万元增至2.18 万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超30%。其中来自奕瑞关联方公司的应收账款占比超10%。实际上,奕瑞科技的关联交易也一直备受争议。

关联交易众多,曾因此IPO被否

奕瑞科技董事、实控人之一的杨伟振曾于2000年—2011年就职于深圳市蓝韵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蓝韵实业),历任研发工程师、研发总监,而蓝韵影像(与蓝韵实业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在2017年、2018年等年份均为奕瑞科技的前五大客户,且曾存在大额应收账款长期未收回的状况。

此前,证监会发审委在否决报告中,就奕瑞光对蓝韵实业采取的100%预收款结算方式、大额应收账款长期未收回的情况下仍继续进行交易的合理性、交易价格公允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进行了问询。

image

来源:网络

与老东家发生交易的情形,还发生在了公司董事曹红光身上。

2015年,奕瑞科技董事长(2012年任职)曹红光尚在TCL医疗任职期间( 2010年—2015年),奕瑞科技对TCL医疗关联方销售金额为236.01万元。曹红光在TCL医疗任职期间与在奕瑞科技任职期间存在四年的重合。曹红光从TCL医疗离职后的2016年,奕瑞科技对TCL医疗没有销售。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TCL集团曾一纸公告称,曹红光的股权激励对象资格被取消,并被注销其已获授但尚未行权的股票期权。

而此前,证监会反馈意见要求奕瑞光对明曹红光是否与TCL医疗签署保密协议、竞业禁止协议,是否存在违反前述协议的情形,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等问题进行说明。

金杜律所律师对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表示,上述情形有可能违反了《公司法》和公司章程中的竞业禁止规定,日后可能有一定的诉讼风险。

同样的戏码还出现在了奕瑞科技的供应商上。

奕瑞科技实控人的顾铁(外籍)、邱承彬(外籍)分别于2006年—2014、2008年—2010年任职于上海天马,担任董事、总经理、研发部资深经理等要职。2017至2019财年,深天马仍为为奕瑞科技第一、二大供应商,原材料采购占比超20%。

image

来源:招股书

发审委曾就向上述公司采购的合理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构成重大依赖等问题进行了关注,并要求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创业板IPO时,奕瑞科技的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此次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已更换为海通证券。

股权分散,12位“机构玩家”入局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与大部分IPO企业股权结构不同的是,奕瑞科技子的12名股东全部是机构,公司股权分散,私募基金扎堆。

在招股书中,奕瑞科技子也明确表示公司无控股股东,而是由多位股东方通过前述相关协议,构成一致行动人后,共同控制着公司。

目前,顾铁(外籍)、曹红光、邱承彬(外籍)、杨伟振4位公司创始人通过机构分别间接持有18.64%,11.12%,5.13%以及12.31%的权益,共同实际支配公司58.01%的表决权,4人已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系公司共同实控人。红杉资本为第二大持股机构,持股比例为20%。

在股权相对分散的情况下,如何保证公司、及未来上市后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情。此前,奕瑞科技就因多位股东同时间、同批次入股但入股价格不一致、2015年两次股权激励价格差异较大、新增股东关联关系以及其他利益关系被证监会重点关注。

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666)还发现,奕瑞科技的4位实际控制人、董事每人除了控制几家投资咨询公司外,至少还控制一个从事实业的企业总共控制了约17家企业。从公司名称、主营业务、客户及供应商类别来看,与奕瑞科技业务领域相近或上下游关系的关联企业不在少数。

例如,曹洪光担任董事长的魅丽纬叶医疗,主营业务为器械、医药、生物科技;顾铁担任董事长的合肥视涯,为硅基微型显示技术开发公司;杨伟振担任董事的上海箩箕,主营薄膜光学指纹传感器,菲森科技主营口腔医学影像设备……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4家关联方曾持续亏损。此前发审委在审议结果中也对其亏损的合理性、与发行人是否存在同业竞争,与发行人在釆购、销售或研发上是否存在资产、人员混同或为发行人分担成本、费用情形进行了问询。

就相关事项,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致电奕瑞科技进行求证,但电话无人接听。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