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美国学者顶级期刊谈本国“呼吸机荒”:治疗新冠或需上百万台
2020-03-27 12:46:25
澎湃新闻
阅 1282612

随着新冠疫情不断发展,美国陷入“呼吸机荒”和医护人员个人防护设备的短缺。当地时间3月25日,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NEJM)在线发表多篇观点文章,指出疫情冲击下呼吸机与个人防护设备的短缺问题,并探讨了多方面应对供需差距的建议。

其中一篇文章题为“Critical Supply Shortages — The Need for Ventilators and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文章指出了疫情当下美国联邦政府的信息共享与允许私人公司生产防护设备的重要性。

文章的作者们包括来自美国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布朗大学阿尔伯特医学院的专家,以及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学部主任、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教授Ashish K. Jha。

同样在3月25日,NEJM另一篇观点文章探讨了美国医疗系统在疫情下面临的风险。文章题为“Novel Coronavirus and Old Lessons — Preparing the Health System for the Pandemic”,作者包括哈佛公共卫生管理与继续专业教育学院主任、波士顿麻省总医院(MGH)急诊科副主任医师Paul Biddinger,以及明尼苏达大学急诊科的John L. Hick。

他们认为,当前社会必须节约使用口罩和其他防护设备,还要在使用个人防护设备时制定计划,考虑采取延长使用时间、重复使用、以及让处于新冠肺炎康复期的医护人员工作时直接放弃个人防护设备等特别策略。

专家建议考虑一些保证个人防护设备供应的“特别策略”。

该文章表示,即使竭尽所能,在病例激增情况下维持足够的医护人员也将异常困难。减少医疗机构的文件负担和其他负担、使用辅助人员、动员家庭成员和处于病毒感染康复期的社区志愿者可能有助于支持患者的护理。

两篇文章均发表于NEJM的“观点(Perspective)”栏目,该栏目的文章主要发表作者的观点、主张、建议或评论,不经过同行评议,不发表原始数据,强调及时、易懂和简要。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已构成全球大流行。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美国成为全球新冠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7日上午7时左右,全美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2404例,确诊数居全球首位,死亡1201例。较前一天上午7时,新增确诊病例达17119例,新增死亡病例275例。

随着美国确诊人数的持续增长,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医学专家及新闻媒体都在参与呼吁一项“压平曲线(flatten the curve)”的倡议。美国疾控中心等机构试图通过简单解释新冠疫情流行曲线,强调关闭学校、取消群众聚集活动、在家工作、自我隔离等政策的重要性,进而避免灾难性的医院患者泛滥等情况出现。

然而,作者们指出,加强隔离措施的防控效果可能需要数周时间才能显现出来,但一些美国医院已经表示护理重症患者所需的关键设备存在短缺,其中包括呼吸机和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设备(PPE)。这两种设备的充分生产和分配对于在大流行期间治疗患者至关重要。

“呼吸机荒”和个人防护设备短缺

Ashish K. Jha等科学家们认为,在美国,目前呼吸机的数量范围估计为60000到160000,浮动在于是否包括仅具有部分功能的呼吸机。然而,对于美国治疗Covid-19患者所需的呼吸机数量范围的估计则达到几十万到一百万台。

这表示美国的呼吸机战略储备不足以弥补预计的缺口。文章写道,“无论我们使用哪种估计,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Covid-19患者的呼吸机数量都不足。”

作者们表示,治疗需要的呼吸机数量估算会随着感染的数量、速度和严重程度而变化。值得注意的是,患者是否能及时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也会影响所需的呼吸机数量:如果不能进行及时的检测,所需的呼吸机数量将增加。

这是因为由于传统上接受无创正压通气治疗(NIPPV)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恶化患者,可能需要在等待Covid-19测试结果的同时改用呼吸机插管治疗(Covid-19患者禁止使用NIPPV,因为在正压下病毒会雾化,有传染风险)。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前线医护人员缺乏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包括人工呼吸器、手套、面罩、防护服和洗手液。作者们指出,在意大利,医护人员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很高,部分原因是个人防护设备不够。最近的估计表明,美国将需要比目前更多的呼吸器和口罩。

短缺导致美国个别医护工作者提出请愿,试图确保有足够的PPE可用。情况正在变得严峻,以至于一些医护人员正在使用社交媒体#GetMePPE(给我PPE)之类的标签,甚至还建立了直接获取PPE的网站。

此前,美国CDC建议,医护人员仅在会产生病毒气溶胶的情况中使用N95口罩,但这意味着医护人员仅戴着普通外科口罩与确诊或疑似Covid- 19患者待在一起时,存在很多暴露的风险。

作者们还指出,CDC的其他指导方案包括重复使用本为一次性设计的口罩和呼吸器,如果库存已完全耗尽,则使用围巾或头巾。“支持这些建议合理的证据很少。”作者们写道。

作者们分析道,美国这方面物资的短缺有多种原因,包括全球供应链问题。例如,在疫情暴发之前,全世界大约一半的口罩在中国生产。随着疫情在中国的逐渐好转,中国的医疗防护产品出口产能正在逐渐恢复,但美国尚未从中国获得足够的产品。文章提到,美国纽约州已到全球最大的呼吸机生产国中国采购,目标是购入1.5万台。

如何更有效地生产紧缺物资?允许私人公司生产,减少囤积

如何缩小呼吸机和个人防护设备的供需之间的距离?科学家们认为,这需要一套多管齐下的策略。

首先,特朗普应利用国防生产法(DPA)允许私人公司生产国家紧急情况所需的设备。联邦政府不仅应指导这些公司最大限度地提高产量,而且还应命令其供应商和其他公司最大限度地提高原材料产品的供应量。此外,联邦政府应将其他行业也加入进来。

例如,近日,通用汽车、特斯拉等汽车制造企业都已承诺愿制造呼吸机。这些企业的加入将有利于提高呼吸机供应的产量和生产速度。

对于PPE而言,解决方案有所不同。虽然DPA对于指导私营企业生产更多的PPE很重要,但还有其他选择存在。例如,美国的工厂每月能生产数百万个N95防毒口罩,但其中大多数不符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标准。

美国CDC最近发布了《优化N95口罩供应策略:危机/替代策略》,取消了FDA标准对N95口罩生产的限制,指出只要是由美国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批准的N95口罩,都可以由医护人员使用。

作者们指出,州政府可以鼓励社区中可能将生产转移到制造PPE的公司。与呼吸机相比,PPE的制作虽然复杂,但不需要大量资金,因此较小的地方公司可以在填补这一空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州政府应与这些公司建立伙伴关系,为其提供资源,并适当放宽监管要求。

政府和卫生机构的另一个作用在于必须减少个人防护设备的囤积,并利用已有的库存。口罩和手套被用于许多非医疗场合,如建筑公司、实验室、艺术场所等,甚至某些电视节目的制作场所中都有这些物品的存放处。

尽管已经有很多民众将个人防护设备捐赠给医护人员,但地方政府在这方面的协调将有助于收集这些物资。

除了增加供应量之外,政府的关键作用还在于协调资源,以确保在任何时间,受灾最严重的地区都能获得所需的设备。各个州政府和医疗体系当前正在争夺资源,导致这些资源没有按照需要进行分配。

科学家们指出,全国各地不太可能同时发生Covid-19确诊人数激增的情况,以纽约为例,当前确诊病例激增的时候,纽约就可以共享其他地区的物资;而当纽约疫情平稳后,其他地区也可以使用纽约的设备。

尽管这种共享可以非正式地进行,但是一些联邦机构层面的合作将对资源的调配有所帮助。此外,政府部门与技术公司合作也将有助于实时跟踪PPE的可用性和预计需求,确保供需之间紧密匹配。

Paul Biddinger等人在文章最后写道,“如果没有恰当的资源分配计划,在重大的灾害面前,你无法依靠私人制造商承担基础设施建设的重大公共责任。”

多位专家表示,随着新冠疫情给美国医院和重症监护病房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必须确保国家有必要的关键设备来照顾患者并保证医护人员安全。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从政府部门到私人公司,再到医护人员本身都必须采取一致的态度共同努力。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全部评论 (2)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