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 深度 > 文章正文
全球缺货!国内呼吸机厂家更头疼:上游核心部件和原材料不足叠加限制产能
2020-03-27 22:06:33
《科创板日报》记者 徐红
阅 1883207
原创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徐红)讯, “现在原材料很紧张,并且都涨价了,另外运输成本也上涨了,如果空运连航班都找不到,所以现在呼吸机生产其实很难。而且即便成本涨了,我们也不能提价,只能自己消化,因为这是救人的机器,相信其他很多公司也都是这么做的。”日前,有业内人士如是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

由于很多新冠病毒患者会伴随呼吸困难等症状,需要进行不同级别的呼吸支持治疗,包括无创或有创机械通气(即无创呼吸机和有创呼吸机),也因此医用呼吸机在此次新冠疫情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然而,随着欧美疫情的持续恶化,医用呼吸机的短缺已经成了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为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企业纷纷开足马力增产扩产,希望能够帮助受疫情影响的国家和地区渡过难关。

“订单像雪片一样飞来,根本来不及生产。为了应急,以前我们在欧洲不被允许销售的旧型号产品现在都放行了。”这是一位来自外资呼吸机厂商的资深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描述的情景。

而从一些国内企业的反馈来看,他们用于出口的医用呼吸机缺货也是普遍的现象。(相关报道:呼吸机全球缺货到底有多疯狂?中国企业发力,这一幕后群体更不可缺

全力以赴生产但供应仍然难以跟上,这中间固然有呼吸机生产不易、周期较长的因素,但据上述业内人士透露,疫情影响交通运输、上游核心部件和原材料配套能力不足等原因也都限制了现在的呼吸机产量。

中国公司将为海外供应呼吸机零部件

公开资料显示,呼吸机行业产业链由上至下可依次分为上游原材料和软件芯片供应商、中游本体制造企业以及下游流通和应用场景。其中,上游呼吸机组成部件包括压缩机、风机、传感器、电路板、过滤器和阀门等。软件、芯片则是呼吸机大数据处理的关键所在。

image

制图|头豹研究院

另外,按照气源的不同,呼吸机也可以分为电动呼吸机和气动呼吸机,两者的结构不同,因此相关零部件也有差异。

其中电动呼吸机结构比较复杂,适应范围较广,不需要高压空气,部分需高压氧,部分不需高压氧,经氧流量计供氧。气动呼吸机则比较简单、轻便,但只适于压缩气源供应方便的场合使用,需高压氧和空气,氧气源可来自医院中心供氧系统,也可用氧气钢筒;高压空气可来自中心供气系统,或使用医用空气压缩机。

在国内战“疫”期间,因为适逢春节假期,很多工厂均处于停工状态,因此“上游供应脱节”也曾让国内呼吸机生产厂家感到头疼不已。不过,靠着政府各个部门的协调,以及国内供应商的迅速复产,最终还是让企业们在短时间内向全国各地的疫区投放了几乎是去年一整年的量的呼吸机。

image

image

image

来源|媒体报道

而为了帮助加速本国呼吸机生产,欧美一些车企也纷纷伸出援手,动用自己强大的供应商网络,协助呼吸机生产企业采购零部件。比如,通用汽车公司已要求其供应商供应95%的呼吸机所需零部件,包括用于产生氧气的外壳和压缩机部件、空气过滤系统制造泡沫部件等。

3月26日晚间,中鼎股份(000887.SZ)亦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客户通知,成为美国通用呼吸机项目精密橡胶密封产品的批量供应商。据中鼎股份表示,医用呼吸机相关产品需要应用高端特种硅胶密封技术。密封系统是中鼎股份核心业务板块之一,通过海外并购美国ACUSHNET、德国KACO等企业,公司拥有国际前三的密封系统技术。26日和27日,中鼎股份已连续收获两个涨停板。

公开资料显示,上市公司三花智控(002050.SZ)全资子公司三花汽零也是通用汽车战略性电动车平台BEV3电池冷却组件和多个热管理阀类产品的全球独家供应商。不过,当《科创板日报》记者以个人投资者身份致电公司后,公司证券部门工作人员却称,目前其并不了解三花汽零是否会参与通用呼吸机项目,并且也未收到相关通知。

除此之外,当A股航天长峰(600855.SH)、鱼跃医疗(002223.SZ)等呼吸机概念股因疫情大受投资人追捧的时候,深耕半导体存储、医疗器械、新能源汽车电子领域的深科技(000021.SZ)也被归类于呼吸机生产企业。但记者从公司内部人士处了解到,事实上,深科技是呼吸机部件(主板)供应商。

深科技3月24日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医疗器械业务涉及的呼吸机产品主要是根据客户需求以OEM、ODM、JDM等方式生产,目前相关国外订单正按期履行中。

海外压缩机供应商:订单继续火爆,国内外客户皆有

呼吸机的生产除了需要大大小小数量繁多的各种本土供应商保驾护航以外,也离不开海外供应商的支持。

报道显示,2月中,广州海关所属广州白云机场海关便曾“快审快放”5批次进口呼吸机零部件。这些零部件包括铜合金球阀、加热电阻丝、不锈钢扭簧等,主要用于供应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呼吸机的生产,而武汉火神山医院呼吸机的生产任务则由迈瑞医疗(300760.SZ)承接。

压缩机是气动呼吸机空压机模块的核心部件,因此,相关生产企业在此次抗疫中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比如美国Thomas公司在亚太区的制造基地—中国无锡工厂就在春节期间收到了许多呼吸机厂商支援武汉抗疫一线的呼吸机压缩机订单,配备了Thomas Nexus系列压缩机的有创呼吸机不仅可以在临时ICU病房里单独运作,还可以根据现场病房供气配置,在集中供气和单独连接气源之间灵活切换。

据公司销售经理陈先生所称,虽然中国疫情已得到控制,但由于海外疫情的爆发,Thomas无锡工厂的压缩机订单目前仍然火爆,虽然有从中国转向欧美的出货趋势,“但订单既有来自海外,也有来自国内企业”。

此外,流量传感器作为呼吸机气路系统的重要部件也是不可或缺的。流量传感器负责将吸入和呼出的气体流量转换成电信号,送给信号处理电路完成对呼吸气流实时流量检测,可以由此计算出吸入和呼出潮气量、每分钟通气量,监控系统和医护人员可以由此判断是否有异常。

image

来源:网络

在此次疫情中,MEMS传感解决方案提供商—新纳传感系统有限公司曾全力保障流量传感器产线的大力生产与出货。新纳MFM2000系列流量传感器能够测量高达70SLM的医用气体,可广泛应用于医疗呼吸机、医疗器械、工业自动化等。

不过,新纳传感相关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新纳的业务重点还是在汽车领域,公司主要致力于车用和工业用电流传感器等产品的研发,医用产品占比很小。公开资料显示,新纳于2017年从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美新半导体分拆出来,IDG资本是公司的投资方。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
发布评论
全部评论 (2)
VIP推荐
内容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