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MIF 评委100人】红点中国合伙人刘岚:投资要有敬畏心,产品与技术是创业公司的法宝
原创
2022-07-06 23:08 星期三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
这一期,我们专访的是“2022MIF魔力果实创新力奖”评委会评委、红点中国合伙人刘岚。

《科创板日报》7月6日讯(记者 陈美)创新,已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第一动力。当前的中国经济,正由高速增长阶段迈向高质量发展新时代,创新的作用更举足轻重。

从今年开始,上海报业集团旗下财联社将携手科创板日报、鲸平台等一起,依托星矿数据,重磅打造一个面向新经济领域、针对to C端企业及产品的企业创新力奖项评选——2022MIF魔力果实创新力奖。

我们将通过数据+多维度分析模式,对企业技术创新力,商业模式创新力,品牌营销服务创新力等进行分析评级,以充分挖掘和显现优秀企业的创新实力。力争这一评价结果,能成为一二级市场投资人评判企业投资潜力的重要依据。

为此,我们广为邀请有代表性的投资机构投资人、研究机构学者、咨询公司负责人和资深财经媒体人等,作为评委,共同组建起一个百人评选委员会。希望能凭借他们的丰富经验、锐利眼光和前瞻视野,帮助一起找到那些在创新领域卓有成效的优秀中国企业,呈现这些企业在多个方向维度的创造性贡献。

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我们将采访和对话众多评委,他们是投资人、学者、咨询专家和资深媒体人。力图通过呈现他们的思考和所见所想,以帮助理解中国企业界当前丰富的创新做法,亦启发未来更多的企业创新实践。

这一期,我们专访的是“2022MIF魔力果实创新力奖”评委会评委、红点中国合伙人刘岚。

image

红点创投创建于1999年,是一家源自硅谷的顶级风险投资基金,2005年在中国设立办公室,2016年设立中国基金,由红点中国团队独立运营。中国基金成立后,红点创投在全球范围内管理的基金数量上升为10支,管理总资产达到48亿美元,在全球已投资465家科技公司。红点中国专注于TMT领域的早期投资,聚焦消费互联网及技术驱动的企业IT服务机会。至今已投资60多家中国的互联网和IT技术公司,是奇虎360等多家公司的重要早期投资人。

作为红点中国的合伙人,刘岚来自于产业界。此前曾在华为从事研发工作多年,加入红点中国后,刘岚关注企业IT服务、前沿科技等领域的早期投资。

都说VC/PE需要更懂产业的人,拥有产业工作经历背景的投资人,往往更能洞悉产业发展的趋势和潜在机会。拥有厦门大学电子工程学士学位,以及英国布鲁内尔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及中欧商学院MBA学位的刘岚,与红点中国团队一起率先布局了众多芯片企业。

2004年红点创投刚刚进入中国,就率先开始投资半导体公司。经过多年的深度行业研究和前瞻性趋势判断,红点中国已经收获了国内芯片头部两家企业燧原科技和瀚博半导体,在5G芯片、AI芯片、Wi-Fi芯片、chiplet和FPGA芯片等细分领域,则布局了创芯慧联、苹芯科技、朗力半导体和超摩科技等公司。

芯片投资不是一蹴而就

深耕行业多年的刘岚,在过去几年也经历了芯片领域的投资变化。

刘岚认为,芯片投资是一件慢工出细活的事。“投资不可能一蹴而就,芯片公司不像互联网公司,今天投资完,明天DAU(日活跃用户)就能上涨,所以红点中国做芯片投资,经历了几轮起伏。”

刘岚告诉记者,红点曾是中微公司的天使投资人,再回到半导体领域是在2018年,2019年初投资了燧原科技。这家公司专注于人工智能领域云端算力平台,在红点中国投后的2年时间里,燧原科技先后完成了B轮和C轮融资,成长为一家被市场认可的芯片公司。

“当时,决定投资这家公司是看到了整个AI算力需求的增加,全世界只有英伟达一家公司供给。如果中国能够出现一个世界级AI加速器处理公司,那么其市场需求和订单肯定是非常可观的。”刘岚复盘当时的投资逻辑。

在此时代背景下,从2018年到2021年,芯片领域一跃成为最火热的赛道。刘岚也深有体会:“2019年初投资燧原科技时,虽然估值不低,市场上并没有这么多人追逐这个项目,到了2020年下半年,芯片领域就进入狂热阶段。”

这种“狂热”让刘岚最明显的感受是:芯片公司估值急剧上升。“2020年疫情刚发生时,红点中国还投资过两家芯片公司,当时估值还不太高。但没想到3个月之后,估值翻了3-5倍。这样的上涨,跟当初互联网企业估值攀升十分相似。”

过去几年,国家大力支持新基建,投资机构投资了很多芯片制造企业,包括各种芯片制程的代工厂。但到了2021年下半年,市场上开始出现反思的声音。这种反思,是市场在挤泡沫的表现。

“从研发周期上看,2-3年是第一波芯片公司流片成功的时间,但市场中却出现一些伪科技公司,估值顶得很高,等待许久流片迟迟拿不回,无法得到验证。亦或者给到种子客户后,功能实现比预期差很多……这些都让市场认识到,投资是一件严肃的事,需要甄别优秀踏实的公司和滥竽充数的公司。”

在这几年投资时光中,刘岚认为,与其他行业相比,芯片是人才驱动型行业。但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芯片行业常常出现这样的现象,只要是数字芯片设计或模拟芯片设计毕业的应届研究生,年薪就能达到40-50万。“这是一个非常不正常的现象,导致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资本大量涌入,催生出负面效应。”

从火热到反思,再到挤泡沫,芯片行业只有经历过起伏之后才会变得理性。“对红点中国而言,芯片投资是一个长周期的事。起伏中,我们仍会一如既往的、有选择性的进行投资,不会像一些机构在每个细分赛道投资多家企业,打概率战。”刘岚对记者说。

截至目前,红点中国已投了近10家芯片公司,这些被投公司后续都有多轮融资,还有一些公司跑到了行业龙头位置。

聚焦A轮投资,底气来自产业研究

在芯片投资中,记者注意到,红点中国多为A轮投资。比如,领投ASIC芯片公司燧原科技的A轮融资并在B轮和C轮继续加持,领投瀚博半导体A轮融资并参与之后A+、B轮投资,领投5G芯片公司创芯慧联A轮融资,以及领投AI芯片苹芯科技A轮融资……

多个A轮投资的背后,是红点中国对于半导体行业的深刻研究,以及红点中国拥有A轮投资的基因。“首先,从基金策略来看,红点中国是一支聚焦A轮融资的基金。在美国硅谷,VC抢的都是A轮融资。”

在红点中国合伙人刘岚眼中,A轮投资带来的投资回报是最大的,但对机构投资人的能力要求也是最高的。“A轮投资意味着,投资人将陪伴创业者非常长的一段时间,与被投企业一同成长,深刻洞悉产业变化。陪伴中,投资机构与被投企业也达成了相互支持、砥砺前行的默契。”

“从这个角度来看,红点中国愿意并始终立足于A轮投资,发掘市场上优秀的企业。”刘岚称。“而从投资规模上看,虽然芯片领域产品更容易去验证、判断,但芯片投资相比传统软件,后者A轮投资可能就给个一两千万,然而芯片行业是高人才密度行业,需要大量启动资金。再者流片之后,也需要购买IP,这些都需要资金的投入。因此,芯片领域的A轮投资,规模还是很大的。”

基于此,聚焦芯片行业A轮投资,挑战在于如何找到更好的团队,如何识别团队的能力,以及识别团队研究的方向是否正确。

“在这方面,红点中国拥有专业的研究团队,同时能通过上下游去验证。比如我们最近投资了一家Chiplet芯片设计公司——超摩科技,完全是判断清楚了Chiplet技术方向的演进,才找到这个团队,进行第一轮投资。”仅投资1年,国际巨头如英特尔、微软、高通、谷歌等就开始关注Chiplet技术,并成立UCIe(Universal Chiplet Interconnect Express)产业联盟。

投资中,刘岚最看重创业公司的独立性。“任何一家创业公司都应该是自我发展的。如果产业资源或者上下游资源成为创业发展的必要条件,那么这家公司一般做不大,红点中国也不想要这样的公司。”

“有时候,种子客户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可能有一些帮助,但绝不是必要条件。必要条件是公司的产品、技术,在市场中得到验证。”

从2012年入行,到成为红点中国合伙人,刘岚的投资生涯有10年之久,期间经历了经济周期的起起伏伏。这些经历让刘岚认为:“做早期投资首先要有敬畏心。不管投什么行业,不要追逐热点,要有自己的认知。其次,早期VC投资其实是一个抗周期投资,不应该因为下行周期就不敢出手了。”

投资的本质,是对行业认知的判断,判断反技术发展的周期和趋势,提早布局,这是刘岚做早期VC的初心,也是一家真正早期VC应该做的事。

以下是部分对话内容:

Q:尽管行业中依然“缺芯”,但芯片领域投资已进入深水区。同时,二级市场上半导体公司频频破发,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A:芯片行业跟互联网行业投资不太一样。芯片行业没有出现赢者通吃的现象,但每个芯片细分领域,最后也只剩下3-5家公司。这种情况是行业竞争的结果,科技公司最后看的还是产品。

走到最后,行业中的芯片公司在没有更好产品的情况下,其实没有特别多的机会,因为市场的验证和客户的导入,再加上量产,是一个长周期过程。一些被市场验证、进入产业生态的芯片公司,短期内不容易失去订单。

去年下半年,一级市场出现了估值倒挂的情况,从最后几轮、Pre-IPO到科创板上市,定价越来越高,上市之后反而屡屡破发。二级市场是比较现实的,主要看企业收入,利润能不能兑现,这都是市场用脚投票的直观反应。

Q:超摩科技,这是红点中国最新的一笔投资,能谈谈为何看中这一公司?

A:众所周知,摩尔定律每年都有更新,比如五纳米、三纳米。从台积电角度来讲,做几纳米芯片可能就有几个客户。比如,五纳米可能就五个客户,三纳米有三个客户。在这种情况下,先进制程需要“量”来摊薄成本。那么,做先进工艺的公司一定是想着如何扩展客户群体。

过去2-3年,不管是台积电还是中芯国际都在提一个概念:chiplet,中文名是芯粒。

这实际上是在封装过程中,将不同的工艺封装到一起。比如说,一个ARM服务器芯片,计算部分流片可能需要用是五纳米工艺,但IO部分流片用28纳米工艺就可以满足需求了。这对芯片设计公司来说,可以摊薄成本。因为整个芯片设计,可能不需要特别先进的工艺,但在能耗比达到最好要求的背景下,采用部分先进工艺来实现部分计算,是可行的。

在这一背景下,Foundry也是欢迎这种设计的,因为可以把先进客户群扩展出去。由此,产生了chiplet这种技术。当时投超摩时,红点中国看到这是中国最先做chiplet的创业公司,技术团队也十分优秀,而A股中还没有一家公司专门做这一领域。

收藏
68.37W
我要评论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38W 人关注
1.03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