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网售监管“靴子落地” 京东健康等被列入“重点短缺药品储备企业”名单
原创
2022-08-15 21:09 星期一
科创板日报记者 胡家铭

《科创板日报》8月15日讯(北京 记者 胡家铭) 8月1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医疗保障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印发《关于加强短缺药品和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中选药品生产储备监测工作的通知》,部署加强短缺药品和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中选药品生产储备监测工作。其中,京东旗下京东健康入选本次“重点短缺药品储备企业”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在两个月前,一则“国家拟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的消息导致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两大互联网医疗龙头股盘中暴跌,京东健康当日跌幅为14.83%,报收51.8港元/股。但被列入“重点短缺药品储备企业”名单之后,京东健康在8月15日当日涨幅超过2%,相较前日表现有所提升。

仅从行情来看,市场与投资者对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等互联网医疗平台仍然缺乏足够的信心。

药品网售监管“靴子落地”

与市场情绪相悖的是,早在今年5月份,国家药监局就在官网上发布意见征集稿,当中的就有一条规则明确写明“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意见征集反馈截止时间是6月9日。

而在其后,阿里健康与京东健康股价历经5月回调之后已经开始回升,且在6月9日意见征集截止、6月17日药监局宣布召开《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座谈会等关键节点,其股价也并无明显起伏。有京东健康持股投资者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6月22日京东健康的股价崩盘,令其颇感意外,只因监管层面的利空早在一个月前已经释放完毕。

《科创板日报》记者查阅此前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发现,《条例》中关于允许网络售药的主体,规定较为明确,即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或者药品经营企业,从通常意义上讲,即药企和药店。而禁止“直接售药”的主体,则是京东健康与阿里健康这类“第三方平台”。

有市场观点认为,在目前的监管形势下,京东健康以“自营体系”作为卖点的“京东大药房”极有可能成为当下监管的重点,目前来看,京东通过注册子公司等方式,可以实现某种程度上的合规。

同时,根据《条例》的第82条规定,入驻各电商平台的XX药房旗舰店,仍然可以在电商平台零售药物。

值得注意的是,《条例》中还规定,第三方平台要作为网络售药监管者履行药品电商营销环节的监管职责,因此京东健康如果作为经营者直接参与市场竞争,显然就会发生“既当选手又当裁判”的情况,这显然不利于构建正常的市场秩序。

同时,从昨日印发的《通知》来看,京东健康等互联网医疗平台方之于监管层,更多担当了一个药品信息监测收集及数据对接的角色。如今年3月底,针对全国部分地区慢病患者购药不便的情况,京东健康上线了“药品求助登记平台”,即是京东在短缺药品监测上所做的应对措施之一。

不过,这同样导致了一个问题,因为在此前的宣传上,京东健康或阿里健康通常倾向于宣传自己营收占比不高的医疗服务板块。因为这对于估值下修期的互联网医疗板块来说,是为数不多可以“讲故事”的机会。

医药电商“扛旗”,京东健康们亟待转型

财报数据则显示,京东健康全年实现营收306.82亿,同比增长58.3%;全年共亏损11亿,主要是来自可转换优先股公允价值的变动,且亏损额较2020财年的172亿已大幅改善;此外,全年毛利润和Non-IFRS净利润分别录得71.97亿元和1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6.4%和91.5%。同时,京东健康当前的年度活跃用户数达到1.23亿,同比增加3356万,且有京东APP作为流量入口。分业务来看,各板块的营收差异则更为明显。

整个2021年,京东大药房自营业务收入为262亿元,同比增长56.1%,营收占比达到85.3%;而一度被寄予厚望的线上平台、数字化营销及其他服务收入仅为4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不足15%。换言之,京东健康在医疗服务板块的营收目前还“难当大任”。

而在近年来的业务拓展上,京东健康在医药电商板块的建设上,重点放在借京东物流的东风,打造自己的供应链与仓储体系——截至去年年底,京东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19个药品仓库与400个非药品仓库,承诺80%的自营药品订单能实现即日达/次日达。

反映到财报上,整个2021年,京东健康的物流与仓储服务开支为18.04亿元,技术和流量支持服务开支也达到了12.7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4.09%和39.98%,而这还是在已经成型的京东物流体系大力支持下的结果。

一位零售行业上市公司的相关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坦言,他所在公司从2014年起就开始进行电商化转型,且在转型之初,已经有了较为体系化的供应链与物流部门,但近十年的经验表明,如果由零售企业自建物流,通常会面临成本高企与回报偏低的情况——截至目前,他所在的公司已经将自家物流与上市公司业务进行切割,不进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

因此,本就是“烧钱大户”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如果再耗费成本建设自营体系,其一会导致“既当选手又当裁判”的现象,面临监管上的不确定性;其二则是物流板块高企的成本拉低公司整体利润水平,导致报表利润率偏低。

由于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医药电商与医疗服务在环节上并非完全割裂,售药与诊疗等后续服务具有极高的关联度。在医药电商占大头的前提下,基于京东健康较大的用户基数,医疗服务板块营收的增长是完全可预期的。不过,在政策监管逐渐落地的过程中,留给京东健康等互联网医疗平台转型的窗口期,也并不算充裕。

收藏
83.46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28W 人关注
876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