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身处重整边缘的金立艰难自救 债转股已获部分共识
原创
2018-11-29 11:24 星期四
财联社记者 胡懿新 莫磬箻

【财联社】(记者 胡懿新 莫磬箻)11月28日,处于破产重组危机边缘的金立手机与大额供应商债权人召开了沟通会议。

就债务重整问题,此次金立与部分大额供应商债权人达成了“债转股”的初步共识。

据媒体报道,金立此前计划引入战略投资人挽救危局无果,最终走上债务重整道路。财联社记者从现场参会者处了解到,会议关于“债转股”的商讨仅系一次意向摸底,目前暂不具法律效力。

此次“债转股”针对的是无抵押大额债权人,系金立债务重整方案的其中一环,该方案的目标是盘活金立现存资产,解除业务瘫痪状态,通过运营资产升值以偿还债权人债务。

金立自救下一站:债转股

11月28日上午,金立手机在位于福田区时代科技大厦21楼的深圳总部召开了面向部分大额供应商的债权人沟通会议。

财联社记者于28日早间赶赴会议现场,但被拒绝进入。前台工作人员称,此次会议仅针对债务在8000万元以上的供应商,谢绝其他人士参会。

image

image

图|金立深圳总部,财联社记者摄

据未入内参会的一家债权人透露,金立债权人约有400多家,此次到场并符合参会资格的债权人有近20家,其中包括多家上市公司,如欧菲科技(002456.SZ)、深天马A(000050.SZ)、维科技术(600152.SH)、欣旺达(300207.SZ)等。据在场的一家债权人透露,其中深天马A涉及的债权金额约为4亿-5亿元;欧菲科技则为7亿-8亿元。

会后财联社记者从与会的一家债权人处获悉,本次会议初次提出了债转股的重整方案,现场有制作并呈现了一份简单的方案PPT,但不允许债权人拍照,也没有纸质的意向书下发。

“今天的会议其实只是在商讨,只是大家口头表达下是否同意,工作人员当面统计,今天其实只是摸底,没有实质性成果,也不具有法律效力。”

根据媒体此前披露的一份金立债务重整思路草稿,本次“债转股”针对的是无抵押物的债权人,系整个债务重整方案的其中一环,方案目标是在平息债务纠纷后可以盘活金立旗下资产,恢复部分业务,计划用3-5年时间运营资产升值,以100%偿还债权人债务。

从会后财联社记者得到的反馈看,部分供应商债权人选择了同意“债转股”方案。

一家要求匿名的供应商对记者表示,赞成重组方案是大部分参会供应商的倾向性选择,但却是迫于无奈之举。“我们自己是赞成重组方案的,从现场的情况来大趋势也是这样。今天与会的债权人大部分都是没有抵押的今天与会的债权人都是没有抵押的……基本只能走这条路了,不然的话就清算掉了。”

采访期间金立副总裁徐黎一度出现在公司,但拒绝就债务相关问题发声,对财联社记者称“相关事项将由公司法务处理”。

最值钱资产是微众银行9000万股股权

金立究竟欠下了多少债,一直是个谜。

金立创始人刘立荣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金立总债务大约在170亿元左右。但本次参会供应商却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会上PPT显示的金立债务总额为202亿元。

即便是这个数字,供应商们也持怀疑态度:“这些数据资料不齐全且未经审计,并不具备参考性。”

为了解决债务问题,金立曾将希望寄托在引入战略投资人上,不过这项努力很快归于失败。

刘立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立自2018年初开始引入战略投资者,大概接触了6家意向公司,但是到8月份基本放弃了希望。

对此,此次参会的供应商也持相同看法:“一年了都没人进来,你觉得会有投资人吗?”

在官司缠身、引入战投无果的情况下,金立转变思路,寻求推进破产重整,寄希望于盘活现有资产以期带来利润偿还债务。

刘立荣称,根据德勤出具的报告,金立现有资产包括微众银行股权、南粤银行股权、金立大厦、金立工业园以及其他一些房产和对外投资股权等资产价值100亿元,且未计入部分应收账款以及无形资产。刘立荣并称,在11月23日的金融债权人会议上,所有银行都支持破产重整方案。

据悉,该方案由武捷思领导的富海银涛牵头起草,富海银涛曾因参与重组并挽救粤海集团于危亡而名声大噪。此次大额供应商债权人会议,武捷思亦有出席。

但是在参会供应商看来,这些资产除了微众银行股权外都不值钱。一位供应商告诉财联社记者,“资产没有东西了,金立大厦是小钱,最值钱的是微众银行的股权,约有9000万股。”

根据不久前淘宝司法拍卖平台上的信息,微众银行股权报价为35元/股。据此计算,金立所持有的微众银行股权市值约为31.5亿元。

此外,金立也是南粤银行的第二大股东,认缴出资金额为7亿元。但由于南粤银行尚未上市,目前该部分股权市值几何不得而知。

尽管对于重整方案亦有所不满,但这似乎是当下供应商们唯一可以选择的道路,若金立进入破产清算,依据债务优先清偿次序,供应商想讨回欠款恐遥遥无期。

重整或将很快到来

重振主营业务是金立重整方案的任务目标之一,但金立当前所面临的行业环境并不乐观。

手机市场饱和迹象正在愈发明显,行业陷入寒冬已成业内共识。国际数据公司(IDC)曾指出,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在2017年陷入首次衰退,最大原因是中国市场疲软,预计2018年仍将持续萎缩。

与行业相比,金立感受到的“寒意”可能更浓。根据赛诺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数据报告,金立手机第三季度在国内的出货量仅有71万部,同比下降82%。同时,金立手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已不足1%,仅为0.7%。

这与2016年时的金立形成鲜明对比。2016年金立出货量达到4000万部,平均每季度出货1000万部,同比增幅21%。

对比鲜明的还有金立过去的辉煌。

2002年创立的金立曾是功能手机时代的王者,创始人刘立荣的年龄比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还要小3岁。

金立在发展早期曾多次斩获“最佳手机品牌”“年度十佳手机”“著名商标”等称号,并成为各类通信行业协会的骨干会员。

2011年,金立成为手机行业唯一一个“中国驰名商标”。2013年,据HIS市场调研显示,金立全球排名第11位,拥有超过1.1亿手机用户。

但这些优势并未能帮助金立在智能手机时代继续保持领先。雪崩式业务下滑的原因则是众说纷纭,主要集中在对智能手机时代反应过慢、产品定位不清、过度营销等方面。

与此同时,以小米为代表的新一代互联网手机公司采取的低毛利策略,让金立重振手机业务的意图面临竞争压力。

目前,金立创始人刘立荣个人名下以及夫妻共同财产均被查封,刘立荣本人及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也在近期被董事会踢出局。

根据参会供应商和刘立荣自己的说法,破产重整将很快到来。

前述供应商对财联社记者表示,若意向摸底获得参会者一致通过,可能在1-2周内就会讨论具体方案。

刘立荣上周亦对媒体表示,预计12月就可以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计划用三五年时间全额偿清债务。

财联社记者离开金立公司前,注意到前台依然摆放着俗称“发财树”的瓜栗盆栽,并附有“大展宏图”字样,与当下金立的困境相比,尤显世事无常。

金立的命运,能否和诺基亚一样“置之死地而后生”,仍需考验所有当事方的智慧。

收藏
259.2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25W 人关注
1.34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