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钜派演唱会私募产品逾期一年 最终提出打折兑付方案
原创
2019-12-30 11:31 星期一
财联社记者 王海春

财联社(上海,记者 王海春)讯,钜派投资(NYSE:JP)一个投资演唱会的产品逾期一年多后,投资人近日等到的方案是,打折兑付。

记者获悉,钜派12月19日召开了投资人电话会议,就逾期的钜影新湃演艺私募投资基金(以下简称“钜影演艺基金”)提出最新解决方案:对本金按55%折扣兑付。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钜派以基金管理人身份召集会议,具体方案由该基金合作方——新湃资本提出。“违约一年后,只兑付55%本金,我们认为钜派没能充分维护投资人利益,也反映出其在产品风控措施及处理违约产品问题能力相当薄弱。”这位知情人士说。

就上述基金是否向投资人提出按本金55%兑付的方案,记者向钜派进行了求证,钜派对此并未给出正面回复,只是向记者表示,后续作为管理人,将就是否同意兑付方案等事宜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征求全体投资人的意见。

“新湃演艺基金正在诉讼中,目前已经立了8个案件。在我们多次向新湃方的施压和谈判下,新湃方面最终同意向基金兑付,目前兑付方案仍在沟通中。”钜派给记者的采访回复中如是说。

演唱会基金合作方一度拒绝回购

展期一年后,对投资人本金打折兑付的,是一个投资演唱会门票收入的项目。钜派旗下的钜洲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洲资产”)作为基金管理人,2017年4月19日设立了钜影演艺基金,该基金于2018年10月19日到期。天眼查股权路径图显示,钜派持有钜洲资产85%股份,为后者第一大股东。

“投资门槛为100万元起投,产品2018年十月到期,但只兑付了几万元。到现在产品违约已一年多时间,余下的几十万本金目前还没有兑付。”上述投资者表示。

该产品在介绍时称,基金拟投资项目包括:韩国组合BIGBANG、张学友、萧敬腾、林俊杰等九个演艺界明星演唱会门票收入,部分项目在向投资人募资时已签约。

然而这个投资产品,在到期时却出了问题。据钜洲资产2018年10月15日公布的情况说明函,钜影演艺基金分配了1142万元,每100万份额已分配约7.14万元。

记者在采访了解到,最新的兑付方案还需经过投资人投票表决,目前暂无表决结果的最新消息。

一位前钜派理财经理向记者表示,钜派并未直接参与经营演唱会业务,而是通过与另一家公司合作间接参与了演唱会这一项目。但此后钜派与合作方之间产生纠纷,对方有拖欠资金之嫌,使得这款产品无法及时兑付。

记者看到的产品介绍显示,钜影演艺基金募集规模1.6亿元,投资期限为12+6个月。其投资策略为,钜洲资产作为LP,定向投资于由新湃资本投资管理(内蒙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湃资本”)作为GP的宁波高新区新湃玄影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份额。合伙企业出资比例为,LP:GP=4:1,即钜影演艺基金作为LP出资1.6亿元,新湃资本作为GP出资4000万元。

钜派方面在一份说明函中表示,基金去年进入退出期后,钜派便要求新湃资本对基金按约定进行回购,但对方当时拒绝继续推进,并且推翻了对回购的口头承诺。

对于新湃资本不肯履行回购协议,钜派方面向记者表示,公司已采取措施向法院提起诉讼,以解决产品及早兑付的问题。

天眼查信息显示,钜洲资产以侵权责任纠结为由,向新湃资本、贵州新湃传媒、新湃玄影提起诉讼,该案2020年1月3日将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影视剧基金陷回款纠纷

除上述投资演唱会门票收入的私募基金,钜派另一个投资影视剧,名为钜影新湃影视传媒私募基金(以下简称“钜影影视基金”)的项目,也被指逾期。

钜影影视基金产品说明书显示,基金拟投资的储备项目包括:青春偶像剧《超级菜鸟》、古装喜剧《萌妃驾到》、青春怀旧情感剧《梦开始的地方》、以游戏流量为入口的IP剧作《摩道祖师》(该剧此后更名为《陈情令》)。

“按产品书的投资期限,已经违约了。”一位钜派前理财师告诉记者。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示信息显示,钜影新湃A类影视传媒私募基金成立时间为2017年3月8日,其运作状态显示为“正在运作”。

钜影影视基金产品说明显示,该基金投资方向为电视剧、电影、真人秀等影视项目,募集规模1亿元,投资期限18+6个月,起投门槛为100万元。

上述曾任职于钜派的理财师向记者表示,因投资人投资期限不完全相同,有的今年三月到期,有的去年九月到期,但都没有兑付。

“该基金所投其它影视剧是否赚钱还不十分清楚,但《陈情令》可谓今年行情相当火热的一部剧作,其演唱会、出授版权等衍生收入相当可观。《陈情令》是小成本制作,版权在新湃资本手上,应该是赚钱的。可即使项目运作情况不差,投资人的兑付还是出了问题。”这位理财师说。

对于该影视基金未能兑付的原因,钜派方面向记者表示,是因为遇到了回款纠纷。

按该基金的投资策略,钜洲资产作为基金管理人的契约型基金,将作为优先级有限合伙人投资至项目运作公司,而新湃娱乐(内蒙古)有限公司则是劣后级有限合伙人,新湃资本为普通合伙人。

在介绍产品时,钜派向投资人列出的八大投资亮点中,将操作主体——新湃传媒拥有强大行业背景和丰富资源,以及项目收视、收益有保障,列为第一条亮点。此外,钜派还向投资人表示,基金拥有电视剧、电影、真人秀等多种投资组合,可对冲潜在风险。

钜派12月27日给记者的采访回复中表示,钜影新湃A类影视传媒私募基金的底层投资标的之一是《陈情令》,基金合作方新湃传媒,已于2018年4月与腾讯签署相关合作协议。

“但新湃传媒方称,由于腾讯尚未与其进行资金结算,所以暂时没有办法给基金回款。”钜派方面向记者表示,基金管理人已于今年十月向法院递交了诉讼材料,目前暂未开庭。

钜影影视基金是否也会如演唱会基金类似,对投资人本金进行打折兑付?就此问题,钜派给记者的函件中,并未予以回复。

风险控制被指存弊端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钜派与新湃资本分别就演唱会、影视剧成立了几个不同的基金,但产生问题的,不只前述两个项目。

钜派方面向记者表示,与新湃合作的演艺基金纠纷正在诉讼中,目前已经立了8个案件。

在房地产投融资领域具有一定专业优势的钜派,为何会跨界进入影视剧和演唱会投资领域?对此钜派方面向记者表示,“基金设立时,影视剧和演唱会在当时的投资市场环境下,属于比较火热的投资方向。”

上海一位财富管理行业分析人士指出,2016年时固定收益类产品是主流,但当时市场上影视和演唱会类的基金正在走热,投资期限在一年半或2+1年左右。从收益率来看,当时房地产理财收益率在8%—10%左右,演艺产品的收益率在10%以上,因此较有吸引力。

从切入方式来看,钜派当时在演艺界这一领域并无足够多资源,因此与新湃资本合作,成为其进入演艺界投资圈的一条路径。

“新湃资本是经基金业协会备案公示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其依托于新湃传媒,核心管理团队来自IDG等知名投资机构及美国电影协会等著名文化传媒机构,具备一定行业资源和运作能力。”钜派方面表示。

有钜派前理财师告诉记者,钜派是在上一任CEO执掌公司运营时,通过认识新湃资本高层,从而对投资演艺界产生兴趣的。

“当时邀请新湃资本高层与钜派高管交流后不久,便先后成立了几个基金。但钜派投资的几个演艺项目都不理想,即使底层资产不错,也没赚到什么钱。”这位人士指出,这主要由于进入了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因此对合作伙伴依赖度较高。

上海一位理财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因对跨界行业了解度不够,钜派在做这类产品时应当相当谨慎。但从目前情况来看,不仅后期应对措施不够及时有效,在前期风险控制方面也存在一定瑕疵。

上述钜派前理财师指出,从产品结构来看,当时钜派做的演唱会、影视剧产品并非完全的债权项目,也不是真正的股权,更多是收益的优先级。

“做这种产品的确可能获得较大收益,但风险也不小。但面对可能出现的高风险,钜派其实并没有在项目中获得充足抵押物或有效担保,也没有在做产品设计时,就对潜在风险做出充分有效的应对预案。加之其没有相关背景资源以及足够的处理能力,因此在遇到问题后,没能进行有效及时处理。”这位人士说。

实际上,虽然身为基金管理人,但钜派对于演唱会和影视剧这两个基金底层资产运行的情况,并非完全了解。

就记者所问与新湃合作的基金所投项目盈利及经营状况究竟如何,钜派方面回复,根据底层项目方提供的数据,项目基本上是盈利的,但新湃资本方面却称,他们并没有拿到相关资金。

“我们一直在要求新湃,对投资项目的真实情况做出解释说明。”钜派方面表示。

而在程序上,有杭州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其购买的另外两款产品存在不规范之处。

“销售人员在介绍产品时,对收益一再进行了特别强调,但对风险却没有做出充分提示。在购买程序上,也不规范。买产品时销售人员先要求我们打款,再签约,签约过了一段时间后才收到产品说书和投资确认函。这个顺序反映出,钜派对理财师的培训以及在内部流程上存在瑕疵,管理相当粗放。这种规范度不够,也可能出现在风险控制领域。我们认为正是其风控不到位,无法给投资人相应保障,使得多个产品逾期这么久,投资人等来的却是打折兑付。”上述杭州投资人说。

image

钜影新湃演艺私募投资基金产品结构图(演唱会门票收入)

image

钜影新湃影视传媒私募基金产品结构图(投资电影、电视剧项目)

收藏
166.51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13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