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万融资本熊俊:复盘保险电商第一股慧择背后的投资逻辑
2020-02-14 11:02 星期五
金磊|IPO早知道

据IPO早知道消息,北京时间2月12日晚间,互联网保险服务平台慧择成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这意味着其也顺利成为全球“保险电商第一股”。慧择上市首个交易日收盘价报于每股10.00美元,市值为5.13亿美元。

在慧择成功上市的背后,不乏多家知名VC/PE为其背书,如达晨创投、赛富投资基金等,而代表投资方担任慧择董事的三人分别为达晨创投执行合伙人兼总裁肖冰、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以及万融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熊俊。

显然,万融资本和熊俊的名字在其中并没有那么“知名”。

image

熊俊是万融资本的创始人兼董事长,于2016年正式创办万融资本,目前管理资产超过50亿元,主要投资以S2B模式为主的产业互联网和硬科技,细分领域包括保险科技、物流科技、教育科技、企业服务等。

事实上,万融资本确实是一家“非典型”的股权投资机构,主要的打法是“深耕产业后集中投资,并辅以深度的投后支持”,即以领投和获取董事会席位为目标集中投资,并对优质标的持续加仓以保证在退出时仍持有较高的股权比例,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即在于熊俊的个人背景。

在创办万融资本前,熊俊先后担任万达集团投资公司董事总经理、新奥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中源协和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SH:600645)总裁,已拥有超过20年的“金融+产业”从业经验,主导完成了慧择保险(NDAQ:HUIZ)、猫眼微影(HK:01896)、太阳能(SH:000591) 、快钱支付等多个项目的投资。

2016年,也就是慧择成立的第十个年头,万融资本联合领投了慧择的2亿元B轮融资,这也是慧择“仅有”的3轮在一级市场的融资中规模最大的一轮。IPO后,万融资本依然持有慧择近10%的股份。

“慧择的资本使用效率极高,马总和慧择团队遇到困难、挑战时的调整应变能力也很强。”这是熊俊在陪伴慧择成长的4年时间里,感触最深的两点。

值得一提的是,昨晚的敲钟仪式上,因国内疫情的关系,仅有慧择创始人兼CEO马存军等少数管理团队成员出现在了纳斯达克现场,这似乎也是慧择本次“坚韧”IPO旅程的一个缩影。

鲜为人知的是,在12日正式敲钟前,慧择就曾准备更早几个月挂牌上市。但遗憾的事,彼时正值中美关系短期的“低点”,甚至还发生了包括“NBA莫雷风波”等一系列事件,直接造成原定的美国机构投资人暂缓出资;而现今又因疫情阴霾使得慧择取消庆祝仪式低调上市。

“尽管困难重重,但相信草根创业出身的慧择能通过本次上市极大地提升品牌价值,让全球都知道中国有这样一家保险电商公司。”熊俊对慧择信心满满。

在慧择上市当天,IPO早知道独家专访万融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熊俊,回溯陪伴慧择4年成长过程中的感受与体会,以及万融资本作为一家“非典型”股权投资机构的投资逻辑。

image

以下系经IPO早知道在不改变原义情况下精编整理的对话节选:

IPO早知道:此次无法亲赴纳斯达克敲钟现场,多少会有一点遗憾吗?

熊俊:还是会有些遗憾,本次IPO是慧择发展中的重要里程碑事件,我们这四年陪慧择一同经历过相对困难的时期,还是非常希望到现场见证这一时刻,这对我们自己也是一种激励。

IPO早知道:在此次上市过程中,是否还遭遇了其他困难?

熊俊:其实此番上市经历了两次进程。第一次选择的窗口正值中美关系短期的“低点”,包括还发生了 “NBA莫雷风波”等一系列事件,直接造成原定的美国机构投资人暂缓出资;现在又因为疫情的影响,我们投资人在内的大量人员都无法出席纳斯达克敲钟仪式,所以出现了仅马总等仅少数几人敲钟的情况。当然,慧择的成功上市主要还是离不开团队十年如一日的坚持。

IPO早知道:从2016年万融投资慧择到今天差不多4年,在陪伴慧择成长的4年时间里,让您感受最深的点是什么?

熊俊:一是快速调整的能力,在16、17年,公司其实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和挑战。在和投资人深度研究和探讨后,团队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很大的战略调整,并成功带领公司走出困境。另一点资本使用效率极高,与其他保险科技公司的动辄多轮数亿的融资相比,慧择到今天IPO只做了三轮融资。慧择团队还是很务实的做保险业务,搞用户服务,没有疯狂砸钱烧流量充规模,走得很扎实这一点让我很放心。

IPO早知道:您觉得IPO对于慧择最大的价值和意义在哪里?

熊俊:品牌价值的提升。慧择算是一个草根创业公司,虽然竞争力较强,但品牌知名度还不够。

IPO早知道:能否展开讲讲?

熊俊:国内来看,慧择的C端业务必将有一个大的发展,让国内更多的用户知道慧择、信任慧择,同时促进慧择与保险业价值链上下游产业伙伴更深层次的合作;而国外则能够让全球都知道中国有一家非常好的保险电商公司,提高中国保险行业的国际知名度。

另外一个现实意义是,随着中美贸易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署,美国的保险业将全面进入中国市场,对于美国的保险巨头来讲,进入中国就必须要选择中国本地的渠道公司合作,无法再沿用过去的“人海战术”。慧择在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保险电商平台后,极有可能会成为美国大型寿险公司进入中国的优先合作伙伴。

IPO早知道:如果现在再去回溯16年,当时投资慧择的主要逻辑是什么,首先从行业谈谈?

熊俊:我个人确实非常看好保险行业,尤其是保险科技和保险电商。16年我们投的时候,中国整个保险业的资产总量只有当时银行业的1/15,但同期美国保险业的资产总量与银行业基本相当,而从保险密度来说,当时美国的保险密度超过4000美元,而中国只有350美元左右。因此我们当时就判断中国的保险业从总量上来讲具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尤其是保险和技术相结合带来的增量空间。

这里补充一点是,从安全性的角度,相较于其他金融科技领域,互联网保险的监管较为严格,从一开始就实行了牌照管理,因此当时我们预测互联网保险的发展不会像P2P那样野蛮增长,发展会相对有序,能够实现长期稳健的发展。

IPO早知道:为什么选择了慧择这家公司?

熊俊:保险电商其实需要比较强的综合能力,16年我们投慧择时,公司就已经在各个环节有了比较丰富的能力储备,比如在产品供给端,与国内多家保险公司对接,开发了相当数量的产品;在服务侧,搭建了比较完善的客服能力和后端理赔能力;在获客端,也做了很多创新和探索,更加符合年轻用户消费特性。

另外马总个人以及当时的团队都比较资深,他从1995年就在平安财险深圳分公司工作,一直工作到2004年,对保险行业、保险创新有非常深度的理解。

还有就像我之前说的,在中国做金融科技创业需要拥有较强的合规意识,慧择持有全国性的保险经纪牌照,并且是国内最早一批获得保险网销资格的公司,这些是当时我们比较看重的,坚守合规是保险行业的底线。

IPO早知道:除了之前提到的品牌价值,未来慧择的竞争壁垒或者说长期的“护城河”是什么?

熊俊:慧择通过多年积累已经构建的了“产品-销售-服务”全链条的体系化竞争力,包括从前端产品体系建设,到S2B和自营的综合获客能力,再到后端的服务能力。这种体系化的能力,在以长期健康险和寿险产品为主的保险电商领域,显得更加重要,在这一领域慧择的人效几乎是传统头部经纪公司的20余倍。

还有一块就是慧择不断的创新能力,现在已经打造出包括 “齐欣云服”在内的多个业务线。加上在招股书里也提到了,IPO的募资金额也将主要用于继续强化科技投入,进一步提升精算能力、风险管理能力及数据分析能力,以实现基于数据的保险产品定制;同时也会设计、开发多样化的工具产品。

IPO早知道:注意到一点,在16年投资慧择后,万融又在18年先后投资了金阖科技和壁虎科技这两个保险相关的项目?

熊俊:对就像你说的,除了在长期健康险和寿险赛道投资了慧择,我们还布局了通过车险科技切入财险的壁虎科技,以及连接丰富场景的非车财险创业公司金阖科技。我还是一直坚持我的判断,长期看好中国的互联网保险市场,这个市场非常大,一方面中国的保险规模会有一个很大的增长,另一方面通过科技对保险产品的生产、销售、服务各个环节的赋能或改造,会出现很多新的增长点。

IPO早知道:有什么具体的细分赛道吗?

熊俊:第一我们持续看好长期健康险和寿险赛道;第二我认为在场景线上化、数据化后,非车财险将会是继健康险之后下一个出现机会的细分领域,因此我们会继续深挖这里的优秀公司。

IPO早知道:相比我个人更加熟悉的专注早期和成长期的VC,万融资本目前的定位似乎看上去在策略打法上有些差异化?

熊俊:要说差异化,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从投资方向选择层面,万融从2016年成立第一期基金即提出“技术推出的传统产业升级”,布局产业互联网,是相对较早的聚焦产业互联网的机构。

从投资理念层面,我们始终坚持“深耕产业、集中投资、深度投后”的精品模式,对产业进行深度研究后,选取标的进行以领投和获取董事会席位为目标的集中投资,而后对已投标的进行深度的投后管理,同时在此过程中对优质标的持续加仓,以保证在退出时仍持有较高的股权比例。

收藏
120.06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18W 人关注
2.87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