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亏近20亿、踩雷商誉减值 四川国资“抄底”行动惨淡不堪
原创
2020-04-14 17:08 星期二
财联社记者 崔文官

财联社 (成都 记者 崔文官)讯,自2018年底开始,成都国资、泸州国资在内的四川国资大肆“抄底”上市公司股权,汉鼎宇佑(300300.SZ)、鸿利智汇(300219.SZ)、清新环境(002573.SZ)等公司先后被收入囊中。

尽管声势浩大,但四川国资抄底公司的“回报”有些惨淡,除上述公司以外,包括中化岩土(002542.SZ)、东方网力(300367.SZ)、思美传媒(002712.SZ)、红日药业(300026.SZ)莱茵体育(000558.SZ)等公司在内的国资股权投资(含分红)浮亏已近20亿元。

更为悲催的是,泸州老窖集团旗下平台投资入主鸿利智汇不久即踩上了商誉减值的大雷,业绩大变脸,甚至还被爆出“抢夺”公章的丑闻。

实际上四川国资抄底行动“先锋”就是泸州老窖集团所属的泸州国资,回看鸿利智汇历史公告可知,2018年5月份开始,泸州老窖集团旗下的金舵投资先后以10.93元|股、11.96元|股、11.91元|股价格从鸿利智汇原股东手中买下了4275.4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6%)、5000万股(占比7.01%)、 4793.98万股(占比6.72%)的股权,斥资16.363亿。

此外,金舵投资还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先后自2018年7月19日至2018年11月2日,买入公司股票2495.2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0%;2018年11月5日至2019年4月30日买入公司股票3560.84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5.00%,按照两次增持的中间价计算,粗略估算,耗资在5亿元左右。

而公司股价截止4月14日收盘为8.13元,由此可以推算出,金舵投资浮亏超5亿元。实际上金舵投资入主之前的2018年鸿利智汇进行了上市以来的最大分红10派3元,入主后则没有分红。而且公司的业绩也不容乐观,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公司亏损8.77亿元,而2018年则为2.09亿元。对于业绩大幅下跌,鸿利智汇表示,“系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合计8.47亿元。 ”

泸州国资投资的另一创业板公司汉鼎宇佑并未亏损,2018年11月23日,泸州老窖集团旗下四川璞信以10.71元|股的价格从汉鼎宇佑控股股东受让342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1%。

截止4月14日收盘,汉鼎宇佑股价为8.25元。锁定期满后,2019年7月1日,璞信公司通过大宗交易共减持汉鼎宇佑股份20万股,减持后持有汉鼎宇佑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4.98%。此后,璞信公司分批择机陆续减持,2019年12月31日剩余约600万股。2020年1月初,持续减持,在1月7日减持完毕。四川璞信相关人士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该项目投资的综合收益率为年化10%左右。”由此可知,其盈利约为3660万。

汉鼎宇佑业绩同样表现不佳,四川璞信持股前的2018年,汉鼎宇佑实现营收6.24亿元,同比增长54.25%;净利1.48亿元,同比增长73.43%。持股后的2019年营收4.82亿元,同比下降20.04%;净利更是亏损7.46亿元。与鸿利智汇类似,汉鼎宇佑亏损原因之一则是,“增加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7.5亿元。”

与泸州国资两战皆输不同,成都国资有赚有亏,2018年11月25日,成都兴城投资集团以3.83 元/股的价格斥资18.68亿元从红日药业原股东手中买下拿下4.87亿股。此后又增持1.80亿股,增持均价为3.395元/股,耗资约6.11亿元。

2019年5月10日,红日药业按每10股派0.2元进行中期分红。截至2020年4月13日,红日药业报收于5.40元/股,粗略估算,成都兴城浮盈11.05亿元。

不过成都兴城另一手笔的中化岩土则表现不佳,2018年11月18日,成都兴城与中化岩土原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以4.353元/股的价格拿下1.79亿股,耗资7.81亿元。此后成都兴城又以4.353元/股的价格拿下1.87亿股,以4.633元/股的价格拿下1.62亿股,合计耗资15.65亿元。

2019年7月9日,中化岩土按每10股派0.2元进行中期分红。截至2020年4月13日,中化岩土报收于3.71元/股,粗略估算,成都兴城浮亏3.76亿元。

成都另一国资平台成都体育产业投资集团收购的莱茵体育也出现浮亏,2019年3月11日,成都体育产业投资以3.44元/股的价格拿下莱茵体育3.8547亿股,耗资13.26亿元。截至2020年4月14日,莱茵体育报收于2.63元,粗略估算,成都体育产业投资浮亏3.12亿元。

莱茵体育原本披露2019亏损8000万元至9800万元,不过此后因关联方成都文旅集团买入莱茵体育将旗下莱茵达西部体育发展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莱茵达体育小镇建设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扭亏为盈至净利润为2500万元至3200万元。

实际上莱茵体育2018年业绩就是亏损,成都国资之所以入主原本是为了2021年大运会,但是受疫情影响,文体旅游产业必然受到极大冲击,很难在短时间内有所起色。

四川省级的国资表现同样不佳,2019年4月28日,四川发展国润环境投资公司与清新环境原大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以9.08元/股的价格拿下2.7367亿股,累计耗资24.85亿元。

截至2020年4月14日,清新环境报收于5.73元,粗略估算,四川发展国润环境投资公司浮亏9.16亿元。

2019年5月21日,四川省川投信息产业公司以11.72元/股的价格从东方网力原股东拿下6388万股。当年7月17日,东方网力按10股转4股派0.37元进行中期分红,除权后的收购价格为8.35元/股。截至2020年4月14日,东方网力报收于3.57元,粗略估算,四川省川投信息浮亏4.21亿元。

2019年8月25日,四川省旅游投资集团以4.81亿总价从思美传媒原股东手中买下6039.88万股。此后又以3.83亿元的价格拿下4193.90万股。截至2020年4月14日,思美传媒报收于5.98元,粗略估算,四川省旅游投资浮亏4.078亿元。

综合计算,截止目前,四川国资在上述8家公司投资中累计浮亏17.93亿元。

收藏
144.52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9190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