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业原料价格变局:疫情致全球生鲜乳跌价 乳糖等辅料却逆势上涨
原创
2020-06-15 11:23 星期一
财联社记者 罗祎辰

财联社(杭州,记者 罗祎辰)讯,今年1-2季度,国内生鲜乳价格明显回落,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进口乳糖等辅料价格上涨。

为何生鲜乳价格走低,但同样取材于生鲜乳的乳糖等辅料价格却在上涨?多位业内人士解释称,由于疫情原因,全球生鲜乳都因 “卖不动”而降价,乳糖等进口辅料虽产量充足,但也因物流成本上涨、供应不畅等因素涨价。

生鲜乳价格下滑矛盾凸显

河北省奶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生鲜乳指导价格区间为3.40-3.60元/千克,较2019年下半年减少约0.1-0.2元/千克,基本与去年上半年持平。

但在实际收购过程中,跌价比公布的数据更惨烈。乳业专家王丁棉表示:“(因为)疫情,没有合同的小奶农卖不出,2月份最低(谷)的时候一吨鲜牛奶收购价格只有1000多(元),往年正常起码3000多(元)左右,所以出现倒奶、杀牛。”

他透露:“就算是已经与奶厂签好收购的合同的(奶农),也存在被毁约的情况。对于奶厂而言,收购的鲜奶不能及时卖出,只能喷粉,这涉及加工成本和财务成本等问题。”

6月8日,燕塘乳业(002732.SZ)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目前有两个自营牧场和十多个长期合作牧场,今年采购量和采购价格都已于去年四季度确定,因此生鲜乳短期价格波动对公司没有影响。

6月14日,贝因美(002570.SZ)总经理包秀飞告诉财联社记者:“虽然一二季度生鲜乳收购价格下降,但因为是疫情期间,为保护奶农利益,(公司)并没有改变收购价格,所以(生鲜乳)成本变化不大。”他还表示,奶企与生鲜乳供应方签订的合同一般都是“随行就市”。

大包粉库存激增去化困难

奶厂收购生鲜乳后无法及时卖出,被迫进行喷粉,将其加工为全脂乳粉或脱脂乳粉,即俗称的“大包粉”。据中国奶业协会不完全统计,今年一季度乳品企业已累计喷粉生鲜乳近100万吨,与正常年份的40万吨相比增加了一倍以上。

但大包粉库存去化也并不容易。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财联社记者,即便是今年1-2季度国内生鲜乳跌价,奶厂能以较低成本制作大包粉,但相比于进口大包粉依然没有价格优势:“还是进口的比较便宜。”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大包粉主要用于制作各式饮料、西点等食品工业用途,一般不涉及婴幼儿奶粉。“基本上这次疫情导致的喷粉激增都是做大包粉,很少做成(婴童)基粉,因为这种做法不是常态,涉及改变工艺等一系列问题。” 宋亮解释说。他还透露,随着国内乳制品消费逐渐恢复,目前奶厂被迫喷粉的情况已经消失。

部分婴童奶粉辅料涨价

据了解,国内婴童奶粉厂商的基粉一般为进口或采购国内生鲜乳后自制,但无论是哪种途径获得的基粉,整体而言价格波动相对较小。相比之下,乳清粉、乳糖、乳铁蛋白等辅料的价格波动,对婴童奶粉厂商的影响更为明显。

2019年上半年,因乳铁蛋白供应紧张,致使部分高端婴童奶粉如美素佳儿断货。伴随而来的价格暴涨也引发下游奶粉企业如贝因美的成本攀升。

经历去年暴涨后,今年以来乳铁蛋白价格相对稳定,但乳糖价格受供应链不畅等因素影响,涨价明显。据GlobalDairyTrade(GDT)数据,6月2日,乳糖拍卖价格为1279美元/吨,较1月7日上涨了约60%。

image

GDT乳糖拍卖数据,来源,GDT官网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虽然多位业内人士同时表示乳清粉价格也有明显上涨,但仅从美国农业部(USDA)公布的数据看今年以来乳清粉价格变动幅度较小,其中,1月初、4月初和6月初最低成交价分别为775美元/吨、 575美元/吨和650美元/吨。同时,相关报告也提到,6月以来中国买家成交意向强烈。

宋亮表示,除了疫情冲击物流体系这一因素外,下游厂商因海外疫情爆发提前囤货也是促使价格上涨的原因。他预计二季度后国际乳糖和乳清粉价格可能会短暂下行,但进入8月份会再次上行:“因为全球来看,疫情和自然灾害造成农牧业减产,会推动这些价格进一步走高。”

包秀飞则称,公司从去年底开始做了一些价格锁定,尤其是在预付款方面做了很多预案,同时也加大了采购力度,整体来说辅料价格上涨对公司影响有限。他分析认为,随着海外疫情逐步好转,各类原料的供应会趋向于稳定,涨价的趋势不会长期持续。

收藏
152.88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6609 人关注
954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