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腾中国区业务停摆 首期还款承诺再次“跳票”
原创
2020-07-01 10:44 星期三
财联社记者 刘阳

财联社(北京,记者 刘阳)讯,6月的最后一天,一汽夏利等来的并不是拜腾承诺的2.35亿元还款,而是其将停摆国内业务的消息。

“(2020年6月30 日前支付的2.35亿元)目前为止还没收到,我们也一直在催。”7月1日,一汽夏利方面告诉财联社记者,如果拜腾不能按时支付,将按照协议规定承担违约责任。

6月2日,*ST夏利(000927.SZ)公告称,已于近日同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即拜腾运营主体)等相关各方签署补充协议,拜腾将于2020年10月31日前支付所欠4.7亿元余款。其中,2020年6月30 日前支付2.35亿元;2020年10月31日前支付剩余的2.35亿元。

截至发稿,拜腾方面尚未对上述款项支付情况予以说明。

内部消化的战略重组

“(拜腾方面)好像一直在努力引进新的资方,但不太顺利。”有拜腾内部人士透露。

就在拜腾承诺第一期还款日的前一天,即6月29日晚10点,在近5个小时的董事会会议后,拜腾汽车CEO戴雷临时组织召开了中国区全体员工电话沟通会“All Hands Meeting”,超800名拜腾汽车在职和离职员工参加了这一会议。

“新冠疫情给拜腾的融资和生产经营带来巨大挑战。经过股东和管理层慎重考虑和共同商议,决定自7月1日起启动全员降本,以全力推进公司战略重组的方案。”拜腾方面在6月30日给财联社记者的一份声明中称,在未来六个月推动项目重组期间,拜腾将安排部分核心骨干继续维护公司基本运营,其余员工暂实行留职待岗方式。

“公司这么操作感觉就是希望员工主动离职。”上述拜腾内部人士表示,所谓的“公司战略重组”并不是有新的投资者引入,“大概的方向就是裁员及将债务拆分到不同的实体。”

今年以来,拜腾除已做出多次裁员决定外,还被曝出拖欠员工薪资4个月之久。对此,拜腾方面在前述声明中表示,公司高度重视欠薪问题,本着对员工高度负责的态度,一直在积极筹措资金,并会从7月起逐步安排发放未付薪资。

实际上,拜腾方面的资金问题并非一时捉襟见肘,融资方面更是一再跳票。尽管很早之前拜腾便曾宣布将进行C轮融资,但这一过程在推进了一年多后仍没有结果。

资金问题不仅影响了公司的日常运营,更影响了拜腾首款量产车的排产。按照计划,拜腾首款车型M-Byte将于今年6月下线并交付,但时至今日,正式量产仍遥遥无期。

“目前(的样车)只能算预生产,但预生产也分三个阶段,现在只是属于预生产的第一阶段。”有拜腾内部人士透露称。

一汽夏利“追债”难上加难

融资不顺利导致生产和经营难以为继;而久久无法实现交付又给融资带来了负面影响,拜腾由此陷入了恶性循环。

“拜腾停工停产(指国内业务暂停)后,其利益相关者们或将后患无穷。”在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田永秋看来,一汽华利的母公司一汽夏利如何追究拜腾的违约责任是个不小的难题。

2019年9月,拜腾以8亿元接盘一汽华利,从而获得了乘用车生产资质。2020年5月,*ST夏利年报显示,因拜腾在南京的工厂建设资金需要,截至当时尚有4.7亿元的债务未偿还。

根据双方约定,如南京知行逾期偿还,应当按照《产权交易合同》和《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

“(拜腾这次国内业务的停摆)恰逢一汽将夏利全部股份划拨给中铁物资(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的关键节点,后续如何追责将是一个漫长的法律纠纷过程。”田永秋认为。

在*ST夏利6月2日公告已与拜腾等相关各方签署还款补充协议的10天前,在工信部于5月22日《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333批)拟发布的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准入信息清单的公示中,一汽华利的名称已变更为南京知行,注册地址及法人代表也做出了相应变更。这意味着拜腾已正式获得生产资质。

“难道将拜腾南京工厂再次列入《特别公示名单》?”田永秋表示,行业主管部门后续如何处理拜腾已正式获得的生产资质也是问题之一。

“拜腾的坍塌标志着大部分造车新势力的结局。”在行业人士看来,今后新势力造车企业的融资将更艰难。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5月,仅有蔚来、理想、小鹏等 8 家造车新势力实现了产品交付。

“我们团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拜腾的业务了。”有拜腾服务商内部人士向记者感叹。

收藏
121.29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44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