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亏钱公募近700只,国泰商品亏剩2毛成“亏损王”,除了原油类,被动指数基金也是爆亏重灾区
原创
2020-07-01 20:56 星期三
财联社记者 沈述红

财联社(深圳,记者 沈述红)讯,2020年上半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已经过去。在一片涨声中,上证指数报再次向3000点发起进攻;创业板也一举创下四年半新高。不过,比这更为抢眼的是公募的成绩单。

相对沪深300指数,主动权益类基金再度斩获约18%的的超额收益,医药、科技等主题基金表现优异,最赚钱基金暴涨83%,上半年收益超过50%的基金也多达100多只。

尽管如此,在公募整体业绩一路高歌猛进背后,仍有部分绩差生落榜。财联社记者统计发现,在全部基金产品(A/C分列)中,2020年上半年回报率为负值的基金共计有673只。

特别是整体表现欠佳的QDII基金里,原油主题基金几乎全军覆没。国泰商品、易方达原油、南方原油年内跌幅均超五成,过去三年连年亏损并在同类排名中始终垫底的华宝标普油气年内跌幅也超过30%。

热闹背后的落榜生

2020年上半年,大幅跑赢同期上证指数,一批重仓医药股的基金业绩突出。让不少投资者感慨,买股不如买基金。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年内主动型股票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达到24.45%,偏股型混合基金平均收益达18.19%。

从业绩榜单看,上半年收益率超过50%的主动偏股基金数量多达100只,公募基金整体呈现了较好的超额收益。医药主题基金更是强势霸榜,前20强的主动权益类基金绝大多数为医药主题基金。其中,皮劲松管理的创金合信医疗保健行业以83.17%的收益率,摘得今年主动权益类基金中考“冠军”,广发医疗保健A、宝盈医疗健康沪港深分别以77.94%、75.84%收益率分居二、三名。

非医药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中,广发新经济、万家行业优选、富国互联科技、金鹰策略配置等也斩获60%以上的收益。与此同时,医疗主题指数基金、创业板相关指数基金和泛科技指数基金等指数类产品也带来了较强的赚钱效应。

然而,在行业热闹背后,由于业绩差强人意,不少基金却沦为了局外人。Wind数据显示,在全部基金产品(A/C分列)中,2020年上半年回报率为负值的基金共计有673只。其中上半年表现最差的为国泰商品。截至6月30日,该基金年内跌幅达59.88%,净值仅剩2毛钱,成为9764只基金产品里的“亏损王”。

从该产品一季报情况来看,国泰商品一季度末基金投资仓位为66.81%,还有逾三成资产为为银行存款和结算备付金。在其一季度末持有的十大重仓基金里,有6只原油ETF基金。其中合计占该基金资产净值比例逾55%的前四大重仓基金均为原油ETF基金。

2020年以来,疫情导致原油需求锐减,油价大幅下跌,WTI和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季度分别收跌65.8%和65.5%,上述原油基金也全军覆没无一幸免,直到5月份油价稍稍挽回颓势,但相关原油主题基金目前仍难以回天。

若把时间线拉长,这只产品的整体市场表现依旧不如人意。从2012年5月份成立至今,国泰商品跌幅近8成。具体而言,该基金仅有2019年和2016年两个年份实现正收益,其余6年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

image

该产品共经历四任基金经理。继崔涛、邱晓华和白海峰三任管理者后,2015年7月,吴向军开始担任上述产品的基金经理,并管理至今。公开资料显示,吴向军曾在美国Guggenheim Partners任职研究员、高级研究员、投资经理,而后于201该1年5月起加盟国泰基金,并在2013年开始正式担任基金经理管理产品,目前为国泰基金国际业务部总监。

有意思的是,除去国泰商品,吴向军还“一拖多”,管理了11只产品(A/C分列),包括国泰恒生港股通、国泰境外高收益、国泰全球绝对收益(美元现钞、美元现汇)、国泰纳斯达克100,同时与徐成城共同管理国泰纳斯达克100ETF,与陈雷共同管理国泰中国企业信用精选(下属三只基金)。

华南一家公募高管告诉记者,基金爆发式增长、基金管理人才捉襟见肘,是“一拖多”出现的主要原因。“如果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为同一风格且策略类似,影响不大;但如果管理多产品属于不同风格,那就有可能拖累产品业绩了。”

“但目前市况下完全规避‘一拖多’并不现实,最重要的还是看工作量是否超过基金经理能力上限。”上述高募高管说。

不仅仅是国泰商品投资者心中凉意蔓延,其他原油主题基金持有人今年的日子也不好过。上半年,易方达原油、南方原油年内跌幅均超五成,嘉实原油、诺安油气能源、信诚商品、广发石油、石油基金跌幅亦超过20%。

其中,过去三年连年亏损并在同类排名中始终垫底的华宝标普油气年内表现依旧“凉凉”。截至上半年末,华宝标普油气人民币和华宝标普油气美元年内回报率分别为-34.54%和-35.40%,在同类排名中分别位列倒数第三和第二,净值仅录得0.27元和0.04美元。从成立以来的回报看,上述两只基金成立以来的总回报分别为-72.77%和-67.92%。也就是说,基金持有人若一直持有至今的话,仍深陷亏损漩涡。

此外,在偏债混合型基金中,张永志担任基金经理的两只产品同类排名中垫底。其中,张永志独立管理的华商回报1号年内回报为-24.11%,居于同类排名末位;紧随其后的华商双翼由张永志和胡中原共同管理,该产品年内回报为-10.74%,位居同类排名倒数第二。

而在偏股型基金中,前海开源股息率50强以-13.14%的年内回报在同类排名里垫底。

这些基金成立至今爆亏

尽管2020年公募行业在结构性行情中抓住了机会,一些抓住医药、科技等行业投资机会的基金赚得盆满钵满,但仍有不少基金成立至今仍让持有人心凉。财联社记者统计,截至2020年6月30日,自成立以来累计亏损超过四成的基金共计有29只。

除去暴跌的石油主题基金,在上述拖后腿的爆亏基金中,具体按产品分类的话,股票型基金以曾经的爆款基金——工银瑞信互联网加位居亏损榜首席,其单位净值目前仅剩0.53元。

公开资料显示,工银瑞信互联网加于2015年6月3日开始募集,两天后,基金便火速募集了197.33亿元,提前结束募集并宣布成立。不过在基金建仓期不久,市场便出现较大幅度的调整。彼时,该基金成立仅三个月后,净值就遭遇腰斩。

在工银瑞信互联网加基金运行的5年时间里,先后经历了5位基金经理,分别为刘天任、王烁杰、单文、黄安乐和张继圣。在张继圣担任基金经理之前,该基金深陷连年亏损的泥潭。2015年至2018年期间,工银瑞信互联网加年净值增长率分别为-29.50%、-34.61%、-11.93%、-36.95%。

不过,张继圣到来后这一现象有了明显好转。2018年12月19日,先后在友邦证券和统一证券任职的张继圣被增聘上述产品基金经理,与黄安乐共同管理该基金。2019年1月24日,黄安乐离职,留下张继圣独守。在他开始管理这只基金后的2019年,工银瑞信互联网加便一举创下了54.69%的净值增长率。到了2020年上半年,该基金回报也达到了32.58%。根据张继圣在一季报里的描述,这一业绩的达成与其重点配置当前的热点题材如计算机、锂电池设备、5G通讯用电路板及材料、化工行业龙头、光伏行业龙头,并搭配内需消费何医疗公司有很大关系。

然而,无论如何,工银瑞信互联网加成立至今净值跌幅依然超过三成。不少在2018年以前持有该基金的投资者依旧处于亏损状态。至于张继圣目前所取得的业绩是凭实力,还是借市场东风,以及其未来能否继续为持有人力挽狂澜,都有待时间的检验。

同期,由代毅出任基金经理的长盛国企改革主题基金自成立以来的业绩表现也远远落后,总回报亏损近五成,为-49.80%,在灵活配置型基金里垫底。该基金成立于还在股市高点的2015年6月4日,前后也经历了四位基金经理,分别为田间、吴博文、乔培涛、代毅。2020年4月21日,由于公司内部岗位调整,代毅取代乔培涛接任该产品基金经理。

与工银瑞信互联网加类似,长盛国企改革主题基金在2015年至2018年也出现了连续亏损的现象,年净值增长率跌幅分别达-35.6%、-27.48%、-0.21%、-20.82%,直至2019年这一颓势才有所挽回。但整体而言,该基金成立至今依旧处于巨亏状态。显然,现任基金经理的“逆袭之路”道阻且长。

此外,财联社注意到,被动指数型基金也成为了爆亏的重灾区。这一爆亏不仅体现在年内,也体现在这一类基金成立以来的表现。2020年上半年,共有237只被动指数型产品收益告负,包括汇添富中证能源ETF、上投摩根港股低波红利、华宝沪港深中国增强、恒生前海港股通高股息低波动、鹏华港股通中证香港在内的69只基金年内跌幅则超过10%。

而从更长的时间来看,以广发中证全指能源ETF、国联安上证商品ETF、交银中证环境治理、 南方中证500工业ETF、国寿安保中证500ETF等为代表的13只产品成立至今的总回报亏损率超过40%以上。其中,跌幅居首的广发中证全指能源ETF成立至今跌幅为-48.22%。

从成立日期来看,共计有4只基金都成立于2015年上半年。彼时,股市正处泡沫破灭前的鼎盛期。其余产品成立时间在2010年至2016年不等。

“这说明公募应该保持冷静,不能总跟着市场情绪走。虽然市场好时,对产品募集和规模扩大有帮助,但也要充分考虑投资者利益。”前述公募高管称。

收藏
89.46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3W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