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创固收:政策重心从“抗疫战”转向“持久战”
原创
2020-07-31 11:10 星期五

7月30日,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关于制定“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

第一,立意长远,从中长期视角思考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故政策定力更足,实现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建立“双循环”格局目标明确,对于“防风险”和房地产调控十分坚持。会议提及“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再次强调“双循环”格局;强调结构调整方向,依靠科技创新,首次提出“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强调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均衡。

第二,注重实效,在长期政策明确的前提下,短期宏观调控政策不诉求“强刺激”,强调前期宏观调控政策的“落地见效”,而非无节制地使用短期需求刺激政策。具体而言,会议更加强调前期政策的见效,基本确认了5月以来的政策边际调整;财政政策去掉“积极”定语,增加“注重实效”;货币政策去掉“稳健”定语,增加“精准导向”,未提降准降息等具体操作手段,未提流动性“合理充裕”,提及M2和社融合理增长和综合融资成本下行;对“房住不炒”依然坚持。

债市策略:政策定力的强调意味着短期政策宽松空间有限,对于货币政策表述的改动再次确认了5月以来政策退出大幅宽松,强调“适度”的节奏变化;而前期宽松边际的调整已经充分反映在收益率中,7月末超储率低于1%或代表货币政策“紧无可紧”;故政策和基本面短期似乎不能提供明确的方向性指引,欠缺影响多空的趋势性因素,短期债市或维持震荡格局,关注8月份地方债供给再次回升带来的资金面和供给扰动,也关注货币政策“紧无可紧”后对边际方向的选择,要更紧一些,还是会阶段性放松。

风险提示:货币政策收紧程度超预期。

正文

一、7月政治局会议点评:政策重心从“抗疫战”转向“持久战”

(一)重点讨论“十四五”,对国内外大势做出判断

本次会议重点讨论工作是“十四五”。明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去年11月相关规划已经着手研究制定;疫情影响弱化后,下半年编制“十四五”规划是重点工作之一,整体工作或也将体现“十四五”规划思路。就本次会议而言,有关“十四五”的内容,需要关注:

第一,对于国内外大势的判断既有坚持,又有调整。对整体形势的判断仍坚持“战略机遇期”和“和平与发展”是世界主题,这意味着经济和发展仍是下一阶段的主要工作;同时提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国际环境的复杂性,也将积极应对;提及国内已经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与此前提法有所区别。

第二,提出“三个必须”,提高国内发展的综合水平。“三个必须”视角很广,既有新发展理念,又有改革开放的大方向,还有前瞻、统筹的发展思路。

(二)经济形势和政策目标:立意高远,从中长期视角分析形势和目标

第一,对于经济形势的判断,更加强调“中长期”视角。提及“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再次强调“双循环”格局;强调结构调整方向,依靠科技创新,首次提出“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强调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均衡;故本次会议与以往不同,对于当前形势的判断更多从中长期着眼,这也意味着短期政策大概率不会诉求经济增速,继续向调结构和防风险方向迈进。

第二,对于政策基调和目标,延续前期“稳中求进”和主要论述。延续“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说法,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内需、“六稳”、“六保”、全年发展目标等的论述变化不大。

(三)政策操作:宏观调控强调政策效果,确认前期政策回归常态

第一,对于宏观调控政策而言,本次会议更加强调前期政策的见效,基本确认了5月以来的政策边际调整。宏观调控政策强调“落地见效”和政策配合,财政政策去掉“积极”定语,增加“注重实效”;货币政策去掉“稳健”定语,增加“精准导向”,未提降准降息等具体操作手段,未提流动性“合理充裕”,提及M2和社融合理增长和综合融资成本下行;本次会议对于宏观调控政策的说法基本确认5月份以来货币政策边际的收紧,从疫情短期加力对冲的节奏,回归常态节奏;后期来看,货币政策经过三个月的边际收紧,7月末超储率已经在1%以下,政策已经到“紧无可紧”的境地,下半年强调前期政策效果落地,宽松空间不大,但也不至于再大幅收紧,“紧平衡”状态或继续维持。

第二,其他具体政策大都延续前期基调,尤其坚持房地产调控政策,资本市场建设重点提及。本次会议相对于4月份政治局会议,措辞未发生任何变化的仅有房地产调控政策,“房住不炒”依然坚持,体现政策定力之强;其他方面,强调最终消费,扩大有效投资更加强调“着眼长远”,产业链、供应链依旧是重点工作之一,农业生产、民生就业、脱贫攻坚、污染防治等,与前期政策表述差别不大;特别地,本次会议特别提及新型城镇化和资本市场改革,尤其资本市场改革是近期政策频繁强调的重点,以此为抓手促进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

综合来看,本次会议在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十四五”开局在即和经济形势依然严峻的背景下,具有两个鲜明的特点:第一,立意长远,从中长期视角思考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故政策定力更足,实现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建立“双循环”格局目标明确,对于“防风险”和房地产调控十分坚持;第二,注重实效,在长期政策明确的前提下,短期宏观调控政策不诉求“强刺激”,强调前期宏观调控政策的“落地见效”,而非无节制地使用短期需求刺激政策;此外,中央对于资本市场的重视的确“前所未有”,在有限的篇幅当中特别提到资本市场的稳健发展。

债市策略:政策定力的强调意味着短期政策宽松空间有限,对于货币政策表述的改动再次确认了5月以来政策退出大幅宽松,强调“适度”的节奏变化;而前期宽松边际的调整已经充分反映在收益率中,7月末超储率低于1%或代表货币政策“紧无可紧”;故政策和基本面短期似乎不能提供明确的方向性指引,欠缺影响多空的趋势性因素,短期债市或维持震荡格局,关注8月份地方债供给再次回升带来的资金面和供给扰动,也关注货币政策“紧无可紧”后对边际方向的选择,要更紧一些,还是会阶段性放松。

收藏
189.25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