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不卖了!牵手甲骨文+沃尔玛 TikTok能否自救成功?
原创
2020-09-15 14:59 星期二
科创板日报记者 高小科

《科创板日报》(北京,记者 高小科)讯,美国以“霸权”手段围猎他国公司的行径已有近50年的历史,这些公司包括日本东芝、德国西门子、法国阿尔斯通,还有如今的中国公司——华为、TikTok等。但经历45天的艰难博弈,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似乎找到了“解题方法”。

近日来,字节跳动海内外业务正在释放好消息。

9月15日,在特朗普给出的出售大限的日子里。抖音表示,截至上个月,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已超过6亿。

而9月14日晚间,在微软确认TikTok拒绝其收购请求后,甲骨文证实其是TikTok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交易计划的参与方,它将担任字节跳动信任的技术提供方,但该协议仍需美国政府批准。此消息发出后,让复牌交易的甲骨文,股价涨逾6%。另据中新社报道,TikTok和美国企业的合作不仅限于甲骨文,还包括沃尔玛,"和沃尔玛的合作主要是电子商务方向。”

同日稍早消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财政部在周末接到提案,甲骨文作为TikTok可信赖的数据安全合规合作伙伴,代表解决美国国家安全问题。TikTok将继续把美国作为总部,并为美国创造2万个工作岗位。

姆努钦还表示,TikTok最终解决方案的截止日期是9月20日,目前两个程序正在进行,一个是美国CFUI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对TikTok的审查,另一个是基于总统行政令的国家安全审查。

对于上述事项,《科创板日报》记者联系采访字节跳动,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不过,《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称,TikTok此次能否自救成功不确定性仍然很大,最终还要看特朗普政府分析此时对其带来的得失。“还是要根据竞选这个大背景看。特朗普为什么要封TikTok,一个原因是要显示一次对中国的大胜,提升人气,二是TikTok 上有很多他的反对者,容易串联。给甲骨文的话,这两个目标哪个会达到?”

不想卖与不能卖

此前,在决定封禁TikTok后,特朗普随即又表示必须在45天内(最终日期9月15日)将其出售给美国企业,于是出现了一个非常长的竞购名单,包括微软、甲骨文、沃尔玛、苹果、Facebook、Alphabet、Netflix、Centricus、Triller等。

为何最终选择了甲骨文?

这与字节跳动方面的态度不无关系。当初由美国企业收购TikTok的政令出现后,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表示可以出售自己的股份。不过8月3日和4日,张一鸣连发两封全员信《TikTok进展同步以及我的一些想法》和《不要在意短期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

在前一封信中,张一鸣表示,愿意采取更多的技术方案来消除顾虑,同时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而在第二封信中,他很确定表示,CFIUS强制TikTok出售美国业务的原因并不是musical.ly并购案,全面封禁才是其真正的目的。

此后虽然与多家美国企业商谈收购事宜,但TikTok一直在寻找不出售的方案。

8月28日,国家商务部会同科技部调整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或是转机之一。

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认为,新目录生效时尚未完成交易的技术出口方,如果准备出口调整后目录中的限制类技术,建议暂停磋商与贸易程序,履行好相关申请手续。他以近期舆论关注的字节跳动公司可能出售TikTok美国业务为例说,字节跳动在人工智能等领域拥有多项前沿技术,有的技术可能涉及调整后的目录。“如果字节跳动计划出口相关技术,应该履行申请许可程序。”

崔凡解释说,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能够取得快速发展,依靠的是其国内强大的技术支撑,它源源不断地向境外公司提供最新的核心算法服务,就是一种典型的技术服务出口。如果它的国际业务要继续顺利运营,无论其新的所有者和运营者是谁,很可能都需要从中国境内向境外转让软件代码或其使用权,也可能需要从中国境内向境外提供技术服务。

这意味着,出售TikTok不只是字节跳动和美国企业之间的事情,也涉及到中国的法律规定,需要走法定申报程序。

而据彭博此前报道,TikTok在美国的业务估值在200到500亿美元之间。目前,字节跳动最终放弃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给任何一名潜在买家。在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看来,TikTok的潜在价值至少1000亿美金。

不过目前,还不能完全排除TikTok被关闭的风险。

谈及关闭TikTok带来的影响,李成东认为是多方面的。字节跳动关闭TikTok,关闭在美国的办公司,可能要裁员数千人。同时,美国用户无法下载且登陆TikTok,失去了一个欢乐的娱乐App。而美国数以万计的明星和达人,会失去在TikTok上的影响力及赚钱能力。此外,该平台多轮融资后,股东就包括有美国投资人,所以有近一半股权利益都属于美国投资者。最终关闭而不是出售TikTok,美国投资者自己也要损失一半的利益。

无论最终结果怎样,此次甲骨文与TikTok采用的“云上贵州”的模式,或为全球互联网的治理提供样板,也为其他与美国政府博弈的互联网公司提供出口。

为何是甲骨文?

微软是最早出现在竞购TikTok名单里的企业之一,犹如以前对Facebook、LinkedIn社交业务虎视眈眈一样,它对TikTok的海外业务也显示出足够的野心——微软8月初时宣布,正在讨论收购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

相比而言,无论从政治层面还是业务层面,甲骨文的合作方式是现阶段的TikTok更能接受的。据彭博社此前报道,与微软买断TikTok业务提议不同,甲骨文的方案更像是企业重组,其中包含了在新成立的美国实体中拥有一定的股份,并成为TikTok的技术合作伙伴,将视频应用程序的数据存储在甲骨文的云服务器中。

而对甲骨文来说,与TikTok合作,也是其助力云业务发展,非常迫切的一步。

在如今的美国科技圈,拥有万亿美元市值的苹果和微软,像跷跷板的两头,不相上下。但甲骨文,这家曾仅次于微软的全球第二大软件服务商,市值却不到两千亿美元,还被salesforce、slack这样的后起之秀碾压。

而在这场竞购中,微软与甲骨文留到最后,并非巧合,后者曾多次表达攻击性。

在一次达沃斯论坛上,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曾直言:“不能让盖茨一个人独占互联网,独占所有信息。”而比尔·盖茨反驳:“我们需要廉价的数据库,我们需要价格下降90%。”埃里森又回击:“你**的为什么不让它免费?”此外,埃里森曾驾驶战斗机在太平洋上空和别人进行模拟空战,还说:“我不介意坐着自己的喷气式战斗机在微软总部扔下一枚导弹。”

回到公司层面,甲骨文只能从云业务寻找突破,因为该业务给公司带来的收入高达八成,但问题在于云业务的市占率并不占优势。据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最新数据,在目前的云计算市场,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谷歌云占据市场前四,加起来占据云市场超7成份额,市场逐步向头部聚集,而甲骨文的市场份额仅有2%。

TikTok是一款To C产品,亿级用户可以为甲骨文的To B业务带来新的变量。9月14日,TikTok欧洲总经理里奇·路沃克沃斯在博文中宣布,TikTok在欧洲拥有“超过1亿”月活跃用户。在采访中,沃特斯表示,欧洲用户数量“长期以来一直增长良好”。此前,TikTok在美国地区的活跃用户已达1亿人,全球总活跃用户为6.9亿人。

同时,双方可以在云计算方面有更多合作。在C端市场打开局面的字跳,最近一年以来也频频发力B端市场,云计算就是其一。9月,字节跳动还收购了才云科技。“随着字节跳动本身的业务逐渐做大,其对于云计算的要求会越来越高。”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曾表示,“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其最大的核心优势在于自身的技术优势和算法优势。”

而且通过此次契机,甲骨文有可能在激烈的竞争中撬动更多合作。一位曾供职于亚马逊AWS的员工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字节跳动也在发力云业务,而此前在海外,TikTok用的是亚马逊的云服务。对方还表示,字节跳动入局云业务的时间有点晚,除非切入一些细分领域。从The information此前的报道来看,字节跳动依然在采购国外企业的云服务——TikTok与Google达成了超过8亿美元的云服务合同。这份合同被认为是在2019年5月签署,为期三年。而甲骨文的入局,可能松动未来的合作。

不过,虽然埃里森是特朗普的公开支持者,同时甲骨文也一直在竞购过程中与字节跳动投资者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和红杉资本合作,但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会批准字节跳动与甲骨文谈成的这种合作伙伴协议。特朗普之前要求TikTok全面出售其美国业务,以解决其可能引发的国家安全担忧。

此外,与盖茨曾数十次来访中国为微软建立的好感相比,甲骨文与在中国的信任度似乎并不理想。该公司去年解雇了其中国研发团队逾半数(约900名)员工,引发了员工们的抗议。 (《科创板日报》宋子乔对本文亦有贡献)

收藏
138.31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06W 人关注
1.17W 人关注
9242 人关注
3.21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