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熊军:在好的赛道里奔跑,在优质企业中掘金
原创
2020-09-15 18:05 星期二
财联社记者 陈俊岭

财联社(北京,记者 陈俊岭)讯,一边是以货币基金为代表的固收类资产收益率持续下滑,一边是以股票基金为代表的权益类资产结构性机会纷呈,三季度以来国内资产配置的风向标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在无风险收益率持续下行和“房住不炒”渐成常态下,国内财富管理市场正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如何在尽量少承受市场波动的同时,实现财富稳健的保值增值?

“财富保值增值正面临一个新环境,但现有的资管产品并不能满足风险偏好介于固收和权益资产之间的投资者。”在最新接受财联社记者专访时,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熊军表示。

在熊军看来,对于大多数中低风险偏好的投资人,无论低风险的货币基金,还是高风险的股票基金,都无法直接匹配自己的风险偏好,需要将基金产品重新组合配置,才能满足这些投资人的理财需求。

“多资产策略”攻守兼备

最近一两年,货币基金、银行理财、债券基金等固定收益类金融工具收益率持续下行,与此同时,在“房住不炒”的政策背景下,房地产的投资价值也在日趋边缘,相比之下,股票权益类的表现则十分亮眼。

截止2020年9月15日,上证指数、深证成指、中小板指、创业板指年内分别上涨8.05%、26.01%、32.08%、44.33%,这一涨幅已经远远超越货币基金、债券基金、房地产投资等多数大类资产的收益率。

缘何固收类资产风光不再?熊军解释称,一方面,在资管机构“去杠杆”的过程中,无风险利率趋势下行,固收类资产回报下降;另一方面,监管对资管机构净值化的要求,使得产品的波动风险显性化。

熊军判断,未来利率的中枢是下移的,利率中枢下移也会加速固定收益类资产配置价值的下降,但是利率下行的时候,对于权益类资产,特别是股票投资是有意义的,股票的配置价值反而是上升的。

据熊军回忆,在2018年年底至2019年年初时,股票市场极其悲观,他们曾给很多机构发送资产配置报告,建议大家在那个时点一定要多配权益资产,因为性价比非常高。

“尽管我们无法预判股票是下个星期涨,还是下个月涨,但我们非常清楚地预判,在那个时点上配了股票类的风险资产,会在未来一两个季度能获取很好收益。”熊军称。

“制定资产配置动态调整标准,争取在判断股票市场不利时,把股票仓位按照风险控制要求降下来,避免组合负收益。”按照此规则进行操作,可以最大限度降低组合损失。

掘金好赛道里的优质企业

国内外资本市场的历史数据显示,在经济转型期,股票市场的结构性机会多于全面牛市机会,选择股票投资策略(赛道、风格)对于把握结构性机会尤为重要。

如何把握股票市场的结构性机会?熊军给出的投资策略是“在好的赛道里奔跑,在优质企业中掘金”。所谓“好的赛道”,是指需求可持续性地存在,最好趋势性上升;而所谓“优质企业”,是指竞争力随着时间增长变强,护城河越来越宽。

举例来说,大消费行业就是这样的好赛道,消费行业的风险收益特征具备明显优势。经济动能切换,优质消费公司具备突出的市场表现,而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投资增速下降,经济增长从投资需求向消费需求转换是趋势必然。

参考美国的发展历史,当前中国人均GDP水平相当于美国的1980年代左右,当时美国诞生了一批有世界影响力的消费品公司。中国经济已经展现出明显的消费升级趋势,消费品公司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为获取不同的收益来源,降低组合波动,他们将70%的股票仓位放到能够长期创造价值、竞争优势明显的公司上,可以在长期获得良好回报;30%选择进攻品种,提升组合的短期弹性和收益率。

作为基础收益的重要来源,熊军在债券投资上采取短债增强的策略,一方面以短债作为主要仓位品种进行配置,减少组合整体的波动性,另一方面当债券市场出现趋势性机会的时候,通过长久期利率债的波段性操作,获取久期收益。

“之所以采取短债增强策略,在债券熊市时波动性小于一般债券基金,在债券牛市收益不弱于一般债券基金,从而实现债券组合风险收益特征的优化。”熊军称。

谈及可转债投资,熊军认为,可转债最佳的投资时机通常在股市熊市末期,市场对于股票市场的预期过于悲观,导致可转债市场的估值处于底部,随着市场预期的改善,可转债将先于股票市场转暖,表现为基础资产价格和期权估值的同时上升。

收藏
109.66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3.32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