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证券正式处罚落地!三项业务暂停6个月,受罚高管由5人变4人,经纪与投行硕果仅存
原创
2020-09-17 12:21 星期四
财联社记者 刘超凤

财联社(上海,记者 刘超凤)讯,继监管处罚事先告知书之后,证监会正式对江海证券及四位高管下发处罚决定。

具体处罚结果是,江海证券被暂停债券自营业务6个月、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6个月、暂停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6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

与事先告知书不同,被罚高管从5人变成4人,其中债券自营业务分管副总裁饶晞浩被罚最重,两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基金机构的董监高,一个月内将被免职。

上半年,江海证券净利润0.22亿元,同比降低了95.09%,出现断崖式下降。主要是因为资管、自营收入同比下滑,而信用业务上半年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同比增加。暂停业务后,无疑给江海证券战略规划中的“两翼”(自营、资管业务)“雪上加霜”。

近年来市场监管的力度不断加码。根据证监会公告统计,今年以来截至9月16日,监管机构开出的券商罚单约50余张,已经超过2019年全年的40余张。券商因业务违规遭到暂停业务的多达6家,包括江海证券、宏信证券、中山证券、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东海证券、华林证券。

江海证券三项业务被暂停6个月

经查,江海证券债券投资业务、资产管理业务、股票质押业务三项业务均不合规。

一是,开展债券投资交易过程中,存在交易员资格管理及交易行为管控不足、标的证券和对手方管理不到位、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有效性不足等问题。

二是,开展证券资产管理业务时,存在违规新增通道业务、内部管理混乱、风险管理不到位等问题。

三是,开展股票质押业务时,存在业务决策流于形式、尽职调查不充分、内部控制不健全等问题。

对此,证监会处罚江海证券暂停这三项业务6个月。具体是:暂停债券自营业务6个月(已持有存量债券可以卖出,不得新增买入,为防范流动性风险而从事的必要债券交易除外,回购交易融入资金规模不得增加),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6个月(按规定为接续存量到期产品持有的未到期资产而新设立产品除外,但不得新增投资,不限制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备案)、暂停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6个月(存续合约可以依规办理延期)的行政监管措施。

image

被罚高管从五人变成四人

与监管处罚事先告知书不同的是,被罚的高管从5人变成4人,具体处罚措施是证监会公开谴责并限制领取相关报酬和福利,其中饶晞浩被罚最重,两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基金机构的董监高等。

在之前的监管处罚事先告知书中,证监会拟对涉及的相关业务部门领导共五人进行处罚。包括拟对饶晞浩、孔德志、蒋宝林作出认定为不适当人选并限制有关权利的监督管理措施决定,拟对葛新作出公开谴责及限制有关权利的监督管理措施决定,拟对董力臣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在正式处罚中,仅对饶晞浩、葛新、孔德志、蒋宝林做出相应惩罚,而董力臣则被排除在外。

由于饶晞浩作为公司债券自营业务分管副总裁,对债券投资交易中的违规行为负有领导责任。

对此,证监会认定饶晞浩为不适当人选,两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基金机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担任证券公司债券投资业务主要负责人职务,并限制领取2018、2019年基本工资以外的报酬和福利等权利(公司已支付的部分应退回)。此外,江海证券应当在收到认定为不适当人选决定书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作出免除饶晞浩现有职务的决定。

而葛新作为公司合规总监兼首席风险官、蒋宝林作为股票质押业务分管副总裁、孔德志作为资产管理业务分管副总裁,均对相关违规行为负有管理责任。按照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葛新、蒋宝林、孔德志通过证监会官网予以公开谴责,并限制领取2018、2019年基本工资以外的报酬和福利等权利(公司已支付的部分应退回)。

image

image

江海证券“两翼”受重创

江海证券是哈投股份的独资子公司,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67.67亿元,是黑龙江省辖区内唯一一家国有控股券商。

今年上半年江海证券净利润出现断崖式下跌。哈投股份2020年半年报称,报告期内,江海证券实现营业总收入7.49亿元,同比降低了38.19%;实现净利润0.22亿元,同比降低了95.09%。截止2020年6月30日,该公司总资产380.29亿元,所有者权益98.71亿元。

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江海证券(母公司)2020年上半年收入7.17亿元,占证券行业份额仅为0.336%;净利润0.13亿元,占比仅为0.016%。

image

对于净利润的大幅减少,江海证券表示是由于本期自营收入比同期减少,同时营业支出中当期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同比增加,营业支出同比增加。

半年报还显示,江海证券的战略规划是“以经纪业务为基础,以投行业务为龙头,以自营和资管业务为两翼”。

经纪业务、投行业务均实现正增长。2020年上半年,江海证券经纪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28亿,同比增长了6.04%;投行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63亿元,同比增长了8.03%。报告期内,公司完成各类债券承销共89支,承销金额258.40亿元,债券承销总金额行业排名第34。

资管、自营、信用业务均同比下滑,其中信用业务同比下滑接近两倍。2020年上半年,资管业务实现营业收入0.25亿元,同比降低了50.77%;自营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33亿元,同比降低了64.03%;信用业务实现营业收入-0.32亿元,同比降低了173.84%。

信用业务收入下滑,江海证券表示上半年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同比增加。半年报显示,哈投股份上半年信用减值2.48亿元,同比增加341.47%,其主要原因是全资子公司江海证券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股票质押业务计提减值所致。半年报中,江海证券还涉多起股票质押业务的纠纷仲裁案。

资管业务方面,截至2020年6月底,江海证券代三项定向资管计划的诉讼仲裁案已作出裁决,已经申请强制执行。江海证券代“江海远航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的诉讼案仍在审理阶段。

而暂停债券自营业务6个月、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6个月、暂停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6个月,无疑将给江海证券“两翼”发展“雪上加霜”。

在最新的券商评级中,江海证券从去年的BBB降到了C级,连降5级,为98家参评券商中连续降级最多的券商。

除了遭遇降级外,江海证券还计划以不低于3.64亿元转让控股子公司江海汇鑫期货51%股权,这也意味着出售控股权;而母公司哈投股份却遭遇股东减持。

经董事会批准,江海证券计划通过公开挂牌方式转让所持有的江海汇鑫期货有限公司51%股权,挂牌价格为不低于评估值36352.79万元。本次转让完成后,江海证券尚持有36.5%江海汇鑫期货股权。截至2020年6月底,该转让事项正在进行中。

8月31日,哈投股份发布股东集中竞价减持股份计划公告称,黑龙江省大正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出于自身经营需要,计划于2020年9月23至2021年3月21日通过证券交易所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股份不超过4161.14万股,不超过该公司总股份的2%。

年内6家券商被暂停相关业务

近年来市场监管的力度不断加码。记者根据证监会公告统计,2020年以来,券商因业务违规遭到暂停业务的多达6家。截至9月16日,年内已有江海证券、宏信证券、中山证券、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东海证券、华林证券等券商及分支机构收到罚单,相关业务被暂停,其中部分高管被要求限薪、公开谴责,甚至2年内禁止担任证券公司董监高。

证监会8月31日公告称,宏信证券存在以下问题:一是违规新增表外代持;二是定向资管产品进行买断式回购交易时,合规风控未予以预警核查;三是合规风控存在异地展业稽核审计次数不足、质押券信用等级低于投资要求未予关注、债券交易询价留痕监控不到位、中后台部门未设置交易明细核对专岗、部分回购交易首期质押率超300%等问题。

对此,证监会对其采取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6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同时责令公司对相关负责人曹东初、梁橙橙、姜惠平和常亮进行经济处分与问责。

深圳证监局8月19日公告称,经查,中山证券存在董事不具备任职资格却实质履责、擅自改变公司用章及合同管理审批流程、印章管理混乱以及人员薪酬管理不完善、关联交易管理不到位等其他公司治理与内部管理问题。

按照相关规定,深圳证监局决定,中山证券一年内暂停新增资管产品备案,暂停新增资本消耗型业务(含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融资融券业务、自营业务、需要跟投或包销的承销保荐业务),暂停以自有资金或资管资金与关联方进行对手方交易,包括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等。

而董事长兼管委会主任林炳城、总裁胡映璐、合规总监袁玲在证监会官网被予以公开谴责。管委会副主任并兼办公室主任孙学斌、董秘石文燕、直接责任人员黄元华被认定为不适当人选,两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公司董监高,公司30个工作日内应作出相应免职决定。

5月9日,内蒙古证监局在官网披露一则行政监管措施决定,因其员工私自销售非太平洋证券自主发行或代销的金融产品,以及公司内部经营管理混乱、合规管理失效,对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同时责令其暂停新开证券账户1年。太平洋证券此后也被云南证监局采取行政监管措施。

4月29日,江苏证监局公告称,东海证券在2014年至2017年资产管理业务展业过程中存在个别业务开展过程中未勤勉尽责、风险控制制度和合规管理制度不健全、信息披露不及时等问题,反映出公司未有效执行相关业务规则,内部控制存在缺陷,最终决定对公司采取暂停新增私募资管产品6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

2020年初,上市不足1年的华林证券也被证监会限制业务活动,经查,华林证券存在未规定各内控部门的职责分工、从未对子公司进行合规检查以及公司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中大量职位由存在关联关系的人员担任等七大类问题,反映出公司内部控制不完善、治理结构不健全。

根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华林证券采取限制新增各项业务规模3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作为华林证券董事长兼总经理,林立被证监会认定对公司上述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和领导责任,决定其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从今年以来的暂停业务监管措施看,多数出现在资管业务合规管理不当、债券交易违规、公司内部管理混乱等方面。监管部门一般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或暂停业务,监管的处罚力度趋严。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看来,相关违法行为处罚趋严,也意味着监管部门对类似违法行为的从重处罚。

收藏
159.93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61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