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蝴蝶效应”将引起险企变革和战略大调整
原创
2020-10-09 08:40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丁艳

财联社(上海,记者 丁艳)讯,“与以往任何一个准则都不同的是,这次保险行业在IFRS17面前表现出来的迷茫、担忧、焦虑、恐慌是前所未有的。”谈及IFRS17,银保监会财务会计部主任赵宇龙这样评价。

IFRS17为何会令行业如此谈之色变?这样一个国际会计准则更新在即将开启保险合同处理新纪元的同时,会给险企带来哪些核心改变?目前各家险企实施准备现况如何?面临哪些压力和难点?为此,财联社记者专访了普华永道金融合伙人兼IFRS17项目中国区负责人蔡欣溢,全面解读IFRS 17。

“目前推进IFRS17进度最快的是平安保险,目前其已经进入平行测试阶段,中国人寿、中国太保、新华保险已经完成方案高阶设计,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 蔡欣溢告诉财联社记者。

其表示,除了上市险企以外,目前实施IFRS17最忙碌的是外资及银行系险企,因其要跟母公司、母行做合并报表,“友邦保险、中宏人寿实施较为迅速,均已进入系统施工阶段,其余外资险企多数在技术方案、DSP方案落地期间徘徊。目前建信人寿、农银人寿、工银安盛人寿这几家银行系险企正在跟专业顾问公司和系统厂商交流。”

同时蔡欣溢指出,“虽此次IFRS17会计准则实施仅涉及财务、精算和IT三个部门,但其引发的‘蝴蝶效应’将引起险企变革和战略大调整,其会促使管理者去思考战略和执行是否匹配;产品部门将会思考未来产品结构应该如何侧重等。”

IFRS17“蝴蝶效应”效应或引发险企战略调整

虽此次IFRS17会计准则实施仅涉及财务、精算和IT三个部门,但蔡欣溢认为,“这将会是险企的一场变革和战略大调整。”

据蔡欣溢解释道,“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IFRS17带来的核心变化是险企保险合同收入发生变化,其将保障类和投资类进行拆分,这样会让投资人、股东对险企保险产品盈利状况、投资端能力等业务结构、经营情况及战略方向等看得更加清楚。”

蔡欣溢以“蝴蝶效应”这个词来解释这一系列的变化,“IFRS17会计准则将引起险企一系列的‘蝴蝶效应’,管理者会去思考战略和执行是否匹配,是否要做调整;而从产品部门角度来讲,其就要去思考未来整个产品的结构,应该侧重于哪些产品;产品端完成后就会影响前端销售及导向,对整个营销管理方法也会产生影响。”

其总结道,“这虽然是一个会计准则的变化,但是其影响了财务、精算、IT三个部门,又开始影响险企的战略定位,影响险企产品设计及营销方法,所以这一系列的‘蝴蝶效应’就带来了整个公司战略的变化。”

蔡欣溢坦言,“IFRS17会计准则实施后将会给企业管理层带来很大的挑战。首先,企业需要对外明确产品的构成、盈利模式、利润来源、费用的精细化管控能力以及自身的价值;其次,对于企业管理层,有必要重新去思考企业中长期的战略布局,对于企业风险管理部、精算部、会计部、产品开发部、投资管理部、战略与市场部等部门,则需要重新思考部门的职责及未来工作衔接上的流程,以更好适应新准则带来的变化。”

“IFRS17打破了企业原来各部门之间的分工,最为明显的就是财务部和精算部之间的界限将会变得越来越模糊,随之而来的是企业内部资源的调整。”

蔡欣溢解释道,“从系统搭建角度来看,对比现行准则下的运行系统,IFRS17所搭建的系统将会打破财务和精算的分离的现状,重构一个财务和精算相结合的数据平台。数据平台将对多个数据源的数据进行抽取、存储、处理,并通过模型进行计算,转换成会计信息,并要确保财务的账务处理与精算计量处理的源数据是一致的。”

“同时,也会给企业的核心业务系统、精算系统、会计核算系统、报表系统等现有系统的功能及流程带来较大的改变,塑造出全新的保险会计信息体系。由此,在数据颗粒度,生成财务报表的形式等方面也都发生了变化。”

上市险企、外资、银行系险企进展较快

今年3月17日,IASB(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决定将IFRS17的生效日期将推迟到2023年1月1日或之后开始的年度报告期,而这已是IFRS17生效日期第二次延迟执行。

蔡欣溢认为,“目前可以预测的是上市险企IFRS17正式实施时间应该会与国际准则规定时间相同,即在2023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而对于中小型保险公司,可能存在1-2年的延缓期。”

据蔡欣溢介绍,一个完整的IFRS17路径通常需要38-54个月实施时间:前2-3个月时间属于集中培训阶段;6-12个月期间需要完成影响测试、财务报告及披露、精算模式、数据结构等差异分析、Blue Point(效果图);6-9个月技术方案、DSP方案需落地;12-18个月完成系统实施;后面需要12个月的并行测试,包括集成测试、用户适应性测试、系统用户培训等。

“但是按照现在的时间点,以2023年1月1日来倒推,实际上仅剩两年多时间,只能够做系统实施这一块,所以我们建议采用敏捷实施方法即第二、三阶段一起实施。”

蔡欣溢提醒道,“现在很多险企还未意识到时间不够,仍处在观望期。目前关键点在于最后财政部给出的时间节点,是如期正式实施还是往后再推1-2年。如若按照原计划2023年1月1日实施,那对于各家险企实际上压力都很大,无论是找一个成熟的产品,还是邀请有经验的落地团队,时间都非常紧张。”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目前大型上市险企IFRS17会计准则基本都已经进入或即将进入第二阶段。除了上市险企以外,现在实施IFRS17最忙的是外资及银行系险企,因为其要跟母公司、母行做合并报表,目前建信人寿、农银人寿、工银安盛人寿这几家银行系险企正在跟专业顾问公司和系统厂商交流。

“目前推进IFRS17进度最快的是平安保险,其已经进入到并行测试阶段,其实施时间应该充裕;中国人寿、中国太保、新华保险已经完成方案高阶设计,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外资险企中,友邦保险、中宏人寿进度较为迅速,其均到了系统实施阶段,其余外资险企大多在技术方案、DSP方案落地步骤徘徊。”蔡欣溢表示。

同时蔡欣溢直言,“IFRS17不仅可以称得上是史上最复杂的会计准则,而且也算得上是最昂贵的一次保险会计体系的转变。根据我们的实际经验,海外的保险集团相关的咨询费用和落地平均预算达近10亿人民币,昂贵的费用使得一些中小保险公司倍感压力。”

当记者问及IFRS17会计准则实施难度时,蔡欣溢回应道,“在IFRS17下,由于将‘准备金提转差’拆解的过程涉及大量的额外数据需求、全新精算技术方案及财务账务处理、全新系统及流程支持,本次准则的变化不亚于一次会计体系的重启。”

“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准则,很多企业在项目展开过程中还不能准确和清晰地确定其想要的业务及技术需求,从而导致结果的不确定性。”

蔡欣溢建议,“面对这样的不确定性,首先必须争取时间快速搭建出一个原型系统出来,再以这个系统为基础,加以进行优化、改造、反复迭代测试和修正,从而实现正式上线。”

收藏
126.34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29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