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国际航司面临“生死线” 亏损时间或将延续到2024年
原创
2020-11-11 16:55 星期三
财联社记者 李丹昱

财联社(北京,记者 李丹昱)讯,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最新报告显示,2020年下半年,遭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创的航空业,预计将再消耗770亿美元现金。而在疫情影响下,多家国际航司于近日集中发布融资和自救计划。其中,新加坡航空计划发行债券融资欲筹集62亿元资金;挪威航空向政府求助未果,面临停运风险,计划进行新一轮裁员。

民航资源网专家孙伟向财联社记者指出,国外疫情反复及国内出行承压,导致海外航司普遍亏损,该情况或将延续到2024年。“多家海外航司都在准备恢复直航中国的航线,尤其是东南亚国家的航司。但随着疫情变化,国内已要求双检测入境,未来一段时间海外航司很难通过中国市场缓解压力。”

亏损仍未触底

与国内市场在今年三季度呈现出的恢复情况不同,海外航司亏损态势依然严峻。“东亚国家对疫情的控制普遍较好,所以在运力转向国内之后,普遍实现了业绩的环比上涨。但对欧洲等地的航司而言,秋冬疫情反复导致再次封城,不少航司将在今年三四季度面临生存考验。目前来看,政府援助在上半年已基本完成,没有获得援助的航司后续申请难度会很大。”交银国际分析师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11月以来,多家国际航司相继披露半年报、三季报,整体亏损幅度不断扩大。其中,新加坡航空上半财年净利润亏损约34.67亿新元(约合人民币173.36亿元);汉莎航空今年前三季度亏损5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36.72亿元);而挪威航空问题最为严重,截至9月底,其仅持有34亿挪威克朗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低于6月底的49.8亿挪威克朗。

挪威航空对外表示,计划再裁员1600人,将只运营21条航线,且均为挪威国内航线。据外媒报道称,该公司此前曾寻求40亿-50亿克朗的政府救助计划,但近日,挪威政府表示将不会为其提供额外的财政支持。当地时间11月10日,挪威航空股价下跌23%至每股0.49克朗,使今年的股价下跌幅度扩大至99%。

孙伟认为,挪威航空是跨大西洋廉价航空的代表,在政府不同意援助的背景下,若明年停运,或将改变整个北欧航空市场的竞争格局。

其实,挪威航空的困境并非偶发现象。据IATA数据显示,航空公司的现金储备普遍中值约为2个月,因此财政援助对航空公司至关重要。另据飞友科技数据,今年3月-7月,全球已有近20家航空公司宣布破产或终止运营。

目前,多数国家都对各国代表航司提供了针对性的援助计划。德国政府批准为汉莎航空提供90亿欧元的国家救助计划,此外,救助措施还包括国有银行德国复兴信贷银行和私人银行高达30亿欧元的银团为期3年的信贷额度;法国宣布了一项约150亿欧元的航空业救助计划,包括援助、投资、贷款和担保等一揽子措施。

“政府救援有一半以上会产生新债务,航空公司资产净值增加不到10%,而偿还政府和私人借贷机构的债务,意味着行业遭遇的危机比客运需求恢复所需时间要长得多。”上述交银国际分析师透露。

而在孙伟看来,航空公司将以非常高的债务水平进入“重启”阶段,债务增加,但新股本不足,因此,航司需要通过自救行动来改变长期亏损的状态。“一般来说,大部分航空公司在北半球夏季盈利;而冬季,即使是在最好的时候,也很难保持盈利。”

国际航司的花式“自救”

事实上,为尽快进入疫后重启阶段,各大航司早已开启“自救”行动。由于疫情控制成效显著,中国航司除发债融资外,均推出价格不等的“随心飞”活动以回笼资金。在国外,航司也基本都完成了一轮裁员。

据了解,美联航目前临时裁员已经超过36000人,占其总员工的近45%,欧洲三大航的汉莎航空、英航和法荷航近期也计划分别削减约2.2万、1.2万和7500个岗位。IATA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欧洲地区航空业有600万-700万个相关就业岗位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各国政府出手援助航空公司最主要的条件就是不允许裁员,但在疫情不断反复,运力无法恢复的情况下,政府也无法对该条件作出强制要求。”孙伟说。

11月10日,迪拜阿提哈德航空公司再次宣布调整其组织架构,并表示高级领导层将会发生一系列变动,以达到精简组织架构的目的。目前,其首席商务官Robin Kamark已做出离职决定,商务部门的业务单元则将被拆分。

此前业内预测,若疫情反复,新一轮大规模裁员最早或在今年四季度开启。除裁员节流外,新加坡航空等还调整了新客机的交付时间表,延迟部分订购客机的交付,以减轻资金链压力。但上述分析师认为,疫情过后,各航司仍会将宽体机放到国际航线运行,此时梯队建设或将直接影响未来国际航空市场占比。

根据空客发布的数据也可以看出,航司资金严重承压,2020年前10个月的交付量为413架,较去年同期下降36%。IATA报告中则提及,2024年,国际航线才有望恢复到2019年同期水平。

“评估航空市场是否复苏,主要看三个层面:一是运力是否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二是客座率是否恢复,三是票价和座公里收入是否恢复,达到第三阶段,航司的盈利也就有希望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了。”民航评论员林智杰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无论是海外航司还是国内航司,都面临比较严峻的盈利问题,目前情况来看,国内航司会先一步恢复。”

收藏
131.21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09W 人关注
2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