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电调研(二)| 5G风口下 全国一网启程 “地基”隐含夹生
原创
2020-11-17 12:06 星期二
财联社记者 刘敏

财联社(西安,记者 刘敏)讯,闯入通信领域的广电不仅面临人才、技术薄弱的短板,散乱多年的体系更是制约其业务发展的沉重包袱。广电有线网的整合工作从提出至今走走停停已逾25载,目前“一省一网”工作虽然基本实现,“有系无统”的组织管理短板虽有所改善,但长期各自为阵下的散、乱、滥导致的顶层设计缺失、规划缺失和标准缺失问题依然严重。

对此,新近创立的“全国一网”股份公司自诞生之日起明确提出:要“以5G建设和发展为契机,加强顶层设计、规划引导和标准制定,推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和互联互通,加快有线网络升级”。这意味着,5G对广电的意义不止是产业机遇,更重要还在于体系机制层面的再造。

据财联社记者调研,作为“全国一网”基础的“一省一网”,基本完成的表象下仍存诸多“夹生”:一是诸多地市目前仍未实现“收编”,这些遗留下来的又都是省内体量最大的核心城市;二是即便完成省网整合的,一网名义下实则有许多囫囵吞枣的“夹生饭”有待消化。现在,“全国一网”已临近截止期,十万火急之下,其“统一设计、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的道路可谓布满挑战。

走走停停整合史

据了解,全国有线电视网整合这25年来,实施路径几经调整,历程复杂艰辛。

1995年,原广电部就决定启动有线广播电视的全国一网,两年后,国家级基础干线网规划获批。1999年的“82号文件”进一步提出“资源整合、网台分离”的要求,让顶层推进迈出实质一步。

2000年前后,是广电整合史上风起云涌的时期,多项标志性政策和事件影响深远。当年1月的全国宣传部长会议系统提出组建全国传媒集团的战略,还提出“股份制改革、多媒体兼并、跨地区经营”等重大问题;

8月在兰州召开的全国广电厅局长会议不仅制定出广电“大整合”方案,也给出了大整合的时间表,要求2001年7月1日之前省与计划单列市的广电部门要先行到位。之后,湖南、上海、江苏、浙江、天津等地先后以不同形式成立广电集团。

2001年12月6日,中国广播影视集团挂牌成立,旗下包括中央三台、中影集团等六大主体单位,还将通过整合中央三台现有网站组建中国广播电视互联网站。

六大主体之一的中广影视传输网络有限责任公司(中广网络),是在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中心、卫星传播中心、中广影视卫星公司的资产和业务基础上重组设立,定位为整合全国广电网络的平台。

2001年12月18日,中广网络正式挂牌,其任务明确为:“参与整合全国广播电视网络资源,促进全国广播电视网络实现上下贯通、全国联网,实施多功能开发”。为此定下雄心勃勃的计划是:“一年内先整合十个省,成立中国有线电视公司。”

彼时,一张全国互联互通广电网能带来的规模效益已得到广电系统自上而下认同, 但是通过自上而下的文件推动来完成小网逐级并入大网的路径,却遭自下而上的犹豫或抵制。地、市网络公司对省网络公司是这种态度,省网络公司对中广网络也是如此。

由各省有线网络公司主导建设的“省干网”相对进展较快,完成后将分散在省内各地的小片网联结为一张省域大网,但物理上的联接却难以解决运营上的各自为政。毕竟,有线电视收入是各地市网和县网唯一的计划外收入,建设投资均主要来自各市、县财政,同时省网对地、县网在行政上只有指导而没有管理职能,这样的背景让有线网整合进展缓慢且困难重重。

更尴尬的是,在省内尚未整合之前,各省有线网络公司虽然成立但多为空壳,即便通过行政推动整合了这些省网络公司,不过是将一堆空壳进行重组,难有实质内容。 此种情况下,“一年整合十个省”的整合目标尚未启航,行政手段就已败给了经济规律。

2003年起,数字电视整体转换为有线网络公司为上市融资创造了条件,上市又给网络整合带来契机,让一网整合在一些经济发展落后的地区获得些进展,但在经济发达地区,省内强势地级市的博弈仍然激烈,让整合进程长期处于走走停停状态。

2007年,三网融合正式拉开大幕。很快,管理步调整齐划一的通信运营商开始携网络视频、IPTV(网络电视)、手机电视等发展迅猛的新业务,大规模杀入广电传播领域。随技术发展与管制的放开,逐渐对传统电视传播行业构成前所未有的碾压。

眼看全国一网无法一蹴而就,主管部门只好将思路先转向各省的首先统一。2009年广电总局在《关于加快广播电视有线网络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提出,到2010年底基本实现“一省一网”。但直至2012年底,这个目标仍未能实现。此时,三网融合试点正式总结收官,从 2013 年起,广电系不得不置身于与电信系运营商的完全竞争之中。自此之后,残酷竞争带来的危机渐成广电全行业问题。

顶层鞭策推动

随着广电有线用户与三大运营商IPTV用户越来越明显地此消彼长之,一网整合越来越不容拖延。近几年,自上而下的迫切之情在一系列文件中可谓溢于言表。

2016年11月,中宣部、财政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快推进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到“十三五”(2016-2020年)末实现全国有线电视一张网。

2018年,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领导小组成立。2019年8月19日,广电总局印发《关于推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提出加快实现全国“一张网”,与广电5G网络建设一体化推进。

顶层持续鞭策助推让一省一网工作出现明显加速。广电总局对全国有线电视专项统计调查的数据显示 :至2017年,全国有线电视网络92.42% 的从业人员、94.08% 的资产、94.20% 的净资产进行了以省为主体的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的整合。

一省一网名义下的“夹生”

表面上看,以省为主体的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算是基本完成,但在这名义上的统一之下,广电运营商长期一盘散沙、互不隶属的历史包袱却始终难消。

”并不是说有线网公司合并完就立刻能切换到无缝统一运营状态,各省宣告实现一网之后接下来在产权、人员、管理、业务等层面的磨合工作还很多“,一位广电系统资深人士对此分析称,”比如技术体系与标准,合并前各市县在加密系统、中间件标准、机顶盒标准、BOSS标准等各自为政、错综复杂,再加上网间结算等,统一的过程涉及许多既得利益协调平衡,谈何容易。“

据其介绍,在四级办电视体制下,多年以来,不仅省、市、县,连各大厂矿企业也都建设有线网各自运营,有线电视网数量高峰期曾达到 3000 家。直到三网融合启动的2007年前后,仅地市级以上的广电运营商数量仍有 250 家以上,加上地市级以下的乡镇网 络,全国有线网有一千多张。这些各自独立的广电运营商在人员、行政、技术和资产上完全割裂,整合后磨合难度很大。

以陕西为例,其不仅是国内率先实现全省一网而且是首家有线资产整体上市,但整合后仅人员一项就从整合前不足300人瞬间增至3000人,至2019年底在职员工超过6800人,后续融合难度可想而知。

现实环境下,各地陆续实现的名义上整合而其实质量参差不齐,更何况还有因紧迫而突击完成省内整合的,为接下来的国网合并几乎没留下磨合期。

比如“一省一网”启动较晚的广东、辽宁、黑龙江、重庆4省,广东省网至今无法合并深圳,辽宁本计划在2010年8月底前完成省内整合,但很快在大连与本溪面前止步。直到十年后,大连的天途有线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和本溪广播电视台才分别于今年6月9日、10日与北方广电网络实现股权交接。

不仅如此,各省的整合路径都因地制宜而各有不同,像江苏采取的是存量不变、增量分成模式,广东是资产入股方式,陕西为上市增发模式等。对于接下来的全国整合来说,不同模式间未来能否兼容,及待解决的主要问题也有所不同。

因此,国网对省网的整合,其具体方案首先分为事业型和企业型有线整合方案,企业型当中又细分为上市与非上市,分类不同方法不同,整合的步骤与进度也不同。

据悉,中国广电今年年底前将完成与非上市的省级广电网络公司整合。其中,已经形成“一省一网”的直接通过股权资产置换成为股份公司子公司,尚未完成“一省一网”的先吸纳成为子公司后再由子公司日后继续做。而对于此前诞生的十余家广电系上市公司如何吸收,则是一个更大课题。

这样的历史包袱和现实面前,广电5G要与全国一网整合同步并行,挑战可想而知。

收藏
107.81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6379 人关注
2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