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拉征信主动“弃权” 企业征信热退烧
原创
2020-11-20 22:02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姜樊 林汉垚

财联社(北京、上海 记者 姜樊、林汉垚)讯,在争取个人征信牌照未能如愿后,考拉征信又申请注销企业征信资质。

近日,央行营管部发布公告,注销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考拉征信”)等四家机构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其中考拉征信与中诚信源征信有限公司为主动申请,剩余两家则因连续六个月以上未实质开展征信相关业务。

中国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刘新海曾表示,目前征信热退烧,市场趋于理性,因此会出现机构“抱团”弃权现象。

麻袋研究院分析师王诗强也称,目前市场上,做企业征信的机构盈利较难,考拉征信在企业征信方面经过多年经营也没有取得很好的业绩,被迫放弃。未来可能聚焦于风控模型等工具的输出,与其他机构联合建模,提供信用分类产品,用于理财、信贷等。

考拉征信放弃企业征信

公开资料显示,考拉征信成立于2014年4月,原“拉卡拉(北京)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后更名为“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是第三方信用评估及信用管理机构。其主要从事个人和小微企业信用状况评估业务。

不过,考拉征信此次主动申请注销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意外。

有业内人士表示,考拉征信之所以主动注销,主要是企业征信市场不太好做,竞争激烈,对数据获取、场景应用要求很高,一般企业很难玩好征信这个业务。考拉也是面临这样的困境,短时期要想破局很难。

实际上,企业征信的生意难做,并非仅仅只有考拉征信面临。在央行注销考拉征信等四家机构征信资质前,国际征信巨头益博睿也传出要退出中国大陆市场的消息。

有媒体统计,自2016年至今,已有30余家企业征信公司注销备案资格。仅2018年,就有14家企业征信公司注销备案资格。2019年,又陆续有8家被注销。但根据央行征信管理局数据,截至2020年7月末,全国仍有22个省(市)的133家企业征信机构在人民银行分支行完成备案。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从征信企业目前的发展来看,由于征信行业特别是第三方企业征信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因此出现企业注销征信资质或者停业属于正常现象。

该人士称,近年来因为大数据在金融服务领域应用的不断演进,征信行业逐步向头部靠拢。这些头部企业往往能够应用先进的大数据技术,进行大数据采集、处理和挖掘,同时具有领先的商业模式和广泛深入的客户资源,也有较强的融资能力,而不具备这些条件的征信机构则会逐渐退出市场。

据了解,虽然不时有征信机构获取或注销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但最近两年备案机构数量一直维持在一百家以上。中国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委会专家安光勇表示,之前国内征信的蓬勃发展只是一个假象,而且仅有的发展也只停留在技术层面。

中国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刘新海也曾对媒体表示,受前几年的个人征信热的影响,在个人征信牌照难以获得情况下,许多投资方和商业机构也开始布局企业征信,甚至是一拥而上,目前征信热退烧,市场趋于理性,发现征信并不是那么好做,因此会出现机构“抱团”弃权现象。

或将聚焦工具产品输出

注销企业征信业务之后,考拉征信的业务又将如何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考拉征信曾争取过个人征信牌照。2015年1月,央行曾考虑将考拉征信与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八家机构等八家机构纳入个人征信试点范围,但最终由于不满足央行征信要求,这八家机构最终都没能获得个人征信牌照。

不过,在2018年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行征信”)获得了首张个人征信牌照,考拉征信等上述八家机构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牵头下,以发起人身份持有百行征信8%股权。

在王诗强看来,考拉征信没有单独的个人征信牌照,不能直接做个人征信类业务。但未来可能聚焦于风控模型、评分、舆情监督等工具的输出,或与其他机构联合建模,提供信用分类产品。

王诗强表示,个人征信保护法规越来越严格,未来类似的征信机构政策和法律风险较大,现行盈利模式仍值得考究。

目前,征信业务收入由基础征信服务收入和信用衍生服务收入构成。基础征信服务收入是指征信机构出售信用报告、提供信用评分取得的收入,应用场景主要集中在金融领域。而信用衍生服务收入是指,征信机构在信用评估的基础上,对外提供的决策分析服务、精准营销服务和消费者客户服务等取得的收入。

基础征信服务和信用衍生服务收入比例与征信行业发展水平有关。征信行业发展水平越高,信用体系越完善,信用衍生服务越发达。美国征信业的发展经验表明,成熟市场个人征信机构的基础征信服务和信用衍生服务收入基本相当。

涉嫌倒卖个人信息连累大股东被问询

在2019年11月份,江苏淮安警方通报,2015年3月以来,考拉征信非法提供查询返照9800余万次,获利3800余万元,相关人员被公安机关带走。在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存储的公民姓名、身份证号、相片近1亿条。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考拉征信由考拉昆仑信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考拉昆仑”)全资控股,而拉卡拉支付持有考拉昆仑32.4%股份,为考拉昆仑第一大股东。

由于考拉征信和拉卡拉支付的关系,在考拉征信涉嫌倒卖个人信息时,深交所就此事询问拉卡拉支付,拉卡拉支付表示,考拉征信是拉卡拉参股公司的子公司,独立经营,独立承担刑事、民事法律责任,公司无法对其实施控制。考拉征信表示,其从未进行数据倒卖业务,也未曾向涉及套路贷、暴力催收企业提供服务。

同时拉卡拉支付表示,仅向考拉征信提供基于脱敏开发的标签信息服务。向考拉征信提供其验证信息真实与否的验证服务,并不直接向考拉征信提供用户(包括商户和个人)的信息,不属于信息的销售行为,不涉及非法利用商户或个人信息进行牟利等违法违规行为。

收藏
121.63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6219 人关注
9104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