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报道|明年金融供给侧改革仍是重点 需求侧管理将着力支持这些领域
原创
2020-12-25 16:29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高萍

image

财联社(北京,实习记者 高萍)讯,历年12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都被认为是未来一年经济政策的风向标。今年,政治局会议在强调“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同时,创新性地提出了“需求侧改革”。随后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一步强调了要注重“需求侧管理”,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从“注重需求侧改革”,到“注重需求侧管理”,更加突出了未来新发展格局的核心是供给端的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和需求端内需扩大,通过加强供需之间的匹配程度,促进经济循环畅通。具体到金融行业,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是继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支持扩大国内需求,激发消费潜在活力,增强投资增长后劲。

需求侧改革方向:提高直接融资占比

业内人士指出,尽管金融监管部门对需求侧改革尚未有明确的规划出台,但因其本就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高度依存,因此,需求侧改革的方向也隐藏在供给侧改革之中。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唐建伟向记者表示,无论是“需求侧改革”还是“需求侧管理”,可以明确的一点是,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不能依赖“加杠杆”,而是更多靠改革来疏通堵点,释放原来被抑制的需求。

此前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曾强调,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应有之义。他表示,“十四五”时期,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对于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意义。

“金融机构供给侧改革重在打破刚兑,金融需求侧改革的重点大概率是提高直接融资占比、优化实体经济融资结构。”厦门国际银行分析师任涛博士认为。

唐建伟也持类似的观点。“金融业的改革,在结构方面就是发展直接融资,债务融资不能太快。所谓金融业结构性改革就是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推进注册制的同时,与之相配套的投资者保护以及退市制度等也需要跟进。”

业内人士指出,我国融资结构长期以间接融资为主,信贷资产在金融总资产中的比重超过70%。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有助于健全金融市场功能、丰富金融服务和产品供给,提高金融体系适配性;同时,有助于稳定宏观杠杆率,更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需求侧管理重点:发展普惠金融 支持实体经济

在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之上,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是需求侧管理的主要工作方向。

银保监会在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文件中提出,通过持续优化金融资源配置,加大对科技创新、小微企业、绿色发展的金融支持,强化普惠金融服务;支持扩大国内需求,激发消费潜在活力,增强投资增长后劲;大力发展农业保险,加大金融扶贫力度等方面,助力提升国民经济整体效能。

这被业内人士视为监管部门对于金融行业需求侧管理的呼应。尤其是金融如何扩大消费和投资需求,被认为是明年工作的重点方向。

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扩大内需有两个方向,即消费和投资。消费的可持续增长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要持续地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水平,从这一层意义上来说,需要坚持就业优先的宏观政策;二是要继续发展普惠金融,为小微企业等市场主体提供更有效的金融支持。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尹振涛认为,“优化需求”落脚到金融行业而言,就是要服务于有质量、有效率的实企。“重要的一点是要如何支持有效的需求,而非过度的需求。这是需求管理的一个体现。”在谈到金融科技公司时,尹振涛强调,金融科技要发挥普惠金融作用促进需求,而不是一味扩大规模。

在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看来,则要提升中小银行的金融服务高质量供给。“中短期需要强化监管,压实中小银行处置化解风险主体责任,引导中小银行回归主业、深耕区域市场,培育差异化竞争优势,提升中小银行服务实体经济薄弱环节能力,保主体、稳就业,释放国内消费潜力,助力国内大循环。”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吕随启认为,供给侧与需求侧相关提法结合下,养老金融可能是金融领域未来的发展方向之一。“养老保险覆盖面大但还不够,年金方面发展也不够充分,市场化商业保险不足,养老金融未来发展的潜力比较大。”吕随启直言,养老金融领域也许会有一些新的动向。

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仍是重点

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仍然是“十四五”期间金融行业的改革主线。

央行和银保监会近日均对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出了工作部署。央行提出,要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稳步推进农信社改革。深化债券市场改革,完善债券市场法制,夯实信用基础,严肃市场纪律,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持续加强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稳步扩大金融双向开放,推动已宣布金融开放措施切实落地,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提升开放条件下金融监管能力。

银保监会在谈及这项工作时表示,要完善多层次、广覆盖、差异化金融机构体系。健全金融机构治理,严格规范股东股权管理。加快推动理财、信托转型发展,培育壮大机构投资者。完善债券市场法制,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央行和银保监会同时提及了“完善债券市场法制”问题。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近日直言,由于我国债券市场发展历史较短、发展步伐较快,部分基本法律尚未充分考虑债券的特征,债券市场法律体系的系统性和完备性相对不足,需要加快推动补齐法制短板。

周茂华称,2016年以来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宏观风险明显趋于收敛,监管制度短板加快补齐,但防范影子银行反弹、地方存量隐性债务、房地产“灰犀牛”、信债等风险需重视,数字金融创新对监管提出新的课题。因此,中短期如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补齐监管短板具有迫切性。

此外,周茂华预计,未来监管部门还将加快推动国内金融业对外开放,推动国内制度改革,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交易规则、监管等与国际接轨,通过引入高水平金融机构与优质金融资源,同时鼓励有条件的金融机构走出去拓展国际市场,形成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助力国内、国际经济双循环。

收藏
157.9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57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