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证券质押业务频频押中熊股 内蒙古分公司假理财窝案余波犹在
2021-01-09 17:26 星期六
证券市场红周刊 惠凯

太平洋证券是一家老牌上市券商,于2007年在主板市场上市,上市首日股价也曾达到过49元,但在近几年信用业务频频踩雷下,其股价一路跌至当前的4元左右(未复权)。2020年,公司因精准押中数只年度熊股而业绩萎靡不振,评级还被下调至C级。或因经营的不景气,太平洋证券的员工规模已持续萎缩,并裁减掉了多个营业部。此外,公司的大股东京嘉裕投资也因占用15亿元股权转让保证金一事而被华创证券所起诉。

股权质押业务频频踩雷

精准押中年度熊股

2020年A股可谓是结构性牛市,Wind显示,在4100多家A股公司中,仅1/3涨幅≥上证指数,另有近2000家公司股价下跌。其中跌幅最大的5只个股分别是:*ST环球、*ST天夏、*ST实达、ST八菱、*ST当代。而在这几只大熊股中,太平洋就有幸踩中了3只。

统计数据显示,*ST环球的全年跌幅高达92%,现有0.9元股价极可能导致公司触发面值退市。在*ST环球2020年3季报中,太平洋证券为第六大股东,其是从2019年报时就已经入驻*ST环球十大股东的。

无独有偶,年度跌幅仅次于*ST环球的*ST天夏的股东中也一度出现过太平洋证券身影。据公司公告,在*ST天夏的2019年3季报中,太平洋持股占总股本3.68%;在2019年报时,持股增至第五大股东;2020年中报时,其已从*ST天夏前十大股东中消失。目前*ST天夏最新股价为0.64元,面值退市基本板上钉钉。

此外,在*ST当代的2019年报中,太平洋证券位列第四大股东,只不过进入2020年后,已减持至十大股东之外。目前来看,*ST当代同样存在强烈的面值退市风险。

太平洋证券为何总能精准押中熊股?有太平洋证券员工向《红周刊》记者坦言,这其实是其股票质押业务踩雷后被动成为十大股东的。譬如据Wind,*ST环球的大股东江苏隆明在2016年时就将6000多万股*ST环球股票质押给了太平洋证券。而据太平洋2020年12月底公告,对于江苏隆明持有的*ST环球股票进行了公开拍卖,但因无人竞拍而流拍。后太平洋证券提出以物抵债申请,但法院裁定,将江苏隆明持有的*ST环球股票以2652万元的一拍保留价抵偿给太平洋证券。

前述太平洋证券员工向《红周刊》记者吐槽,“公司股票质押业务没少亏,而且是连上市公司董事长自己都不要的ST股”。太平洋证券在公告中也坦言,积极调整信用交易业务规模结构,适度提升两融业务规模比例、降低股票质押业务规模比例,股票质押融出资金余额已降至巅峰时的6成,并加快对股票质押风险项目的处置,加大风险项目清收力度。

另外,太平洋证券还通过资管计划的形式参与到股票质押业务中。《红周刊》记者获得的《太平洋证券质押宝1号分级集合资产管理计划》2020年3季报显示,参考质押宝1号的质押标的标准,符合以下标准的个股不作为质押标的:(1)上一年亏损且最近一期亏损的股票;(2)上市公司总股本中,股票质押和开展约定式购回的总比例超50%;(3)最新流通市值低于5亿元;(4)ST和*ST股票;(5)前3个月股价波动幅度超过300%的个股。另外,沪深300个股质押率原则上不得超60%,主板质押率不得超55%,创业板个股原则上不得超35%。

不过,上述静态标准并不能完全消弭标的爆雷风险。2020年三季报显示,质押宝1号资管计划持有的供销大集质押股票因上市公司涉及合同纠纷,导致质押股份被司法冻结,融资方未能按期回购且支付利息,质押违约。更为重要的是,上述指标依赖的是公开财务数据,但2018年以来,大量民企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问题、信披问题、财务造假问题集中爆发,使得静态的财务指标变得过于滞后。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风险标的,太平洋证券的质押业务还曾踩中过*ST天娱,以及多家退市公司如美都能源、盛运环保等。

大股东因占用15亿保证金被华创证券起诉

实控人身份成谜

受到质押业务踩雷等因素的影响,太平洋证券业绩一直萎靡不振:2018年巨亏13亿元,2019年录得净利润4.7亿元,但在2020年A股行情大涨的情况下,前3个季度仅实现净利润不足亿元,绝对数字和相对排名均显著下滑。在这样的背景下,大股东也在寻求退出。2019年底,太平洋证券公告:大股东北京嘉裕投资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占公司总股本5.87%的股份转让给华创证券。华创证券也按约定向嘉裕投资支付了15亿元保证金。

有太平洋证券员工向《红周刊》记者分析,“股权转让之事应该是政策导向,民营企业中增加国企成份,比如之前国联证券和国金证券合并”。国联证券大股东为无锡市国资委旗下的企业,国金证券则是“涌金系”的资产。就太平洋证券来说,前两大股东——北京嘉裕投资有限公司、大连天盛硕博科技有限公司均为民企,两家企业的股东多为自然人。太平洋证券的年报还显示,公司没有控股股东或实控人。

然而,此次收购却揭开了华创证券母公司华创阳安股东层面的不和。华创阳安的股东方包括新希望、贵州国资体系下的茅台集团等。在董事会投票中,来自茅台集团等股东的董事投出了赞成票,但新希望方面的两位董事却认为收购价格高、交易风险敞口大,且太平洋证券业绩不佳、历史遗留问题复杂、经营风险高,因此投出了反对票。分歧之下,2020年6月,华创阳安公告:因双方股权转让已过约定期限,决定终止交易。但值得注意的是,嘉裕投资却未因交易的终止而退还交易保证金,如此情况证明了新希望方面的先见之明。

对于此事的最新进展,据华创阳安2020年底的公告,嘉裕投资仅偿还了5000万元。目前华创方面正为向北京嘉裕追回保证金15亿元和利息/罚息而努力。公告还透露,华创证券拥有北京嘉裕质押的5.81亿股太平洋证券股份优先受偿权、还冻结了北京嘉裕持有的太平洋证券3.49亿股股份。华创阳安证券代表也在电话中向《红周刊》记者表示,已就此向法院提起诉讼,后续如有结果也会做出披露。

即便上述交易终止,太平洋证券的股东仍在寻求转让股权。《红周刊》记者独家获悉,2020年8月底,太平洋证券的实控人与山东银吉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进行洽谈。可供佐证的是,银吉投资官网的一则通稿透露,“银吉公司董事长王祥对太平洋证券的运营现状、合作伙伴、市场现状等方面进行了了解,双方就收购太平洋证券等相关事宜进行了沟通交流,未来或将进行深入合作”。

银吉投资行事低调但背景雄厚。其官网介绍称,银吉投资的控股股东为山东东银投资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山东东银投资有限公司是山东省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为山东国资委)的全资子公司。“银吉公司作为东银投资的基金管理平台,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对于此事,太平洋证券的大股东并未作出披露。需要注意的是,一边是太平洋证券公告自称公司并无实控人,而另一边却是银吉投资的官网通稿显示,“与太平洋证券实际控制人”进行了会谈。那么,到底是银吉投资表述错误,还是太平洋证券确实存在实控人,或存在内部人控制的情形?就此,记者拨通了银吉投资官网号码,但一位男士知道《红周刊》记者来意后便匆匆挂断电话。

值得注意的是,据《财联社》2020年11月底报道,云南证监局已入驻太平洋证券并“实施监管”,此事可能与太平洋证券的业务无关,与其股权关系的梳理有关。不过,前述太平洋证券员工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云南证监局(进驻)并不是检查,而是常规的长期监管”。

员工缩减明显,营业部接连关闭

内蒙古分公司假理财窝案余波犹在

内忧外患下,太平洋证券的分类评级也一直下滑。据证监会公布的2020年券商分类结果,太平洋证券的评级为CCC级,位于行业尾部,较2019年的B级再次下调;另外,不久前中证协公布的券商从事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执业能力评价结果中,太平洋证券也从B级被下调为C级。

C级意味着什么?中证协的《工作指引》显示,2019年没有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顾项目获得证监会核准、或有项目被核准但尚未提交评价材料、或因财顾业务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采取行政处罚,都会被列入C级。

在评级下滑的同时,太平洋证券的员工规模也在萎缩中。据《红周刊》记者从证券业协会找到的数据,2018年6月时,太平洋证券的员工规模尚有超2800人(包括经纪人),但最新的数据却显示其已缩减至2259人。财报也显示,太平洋证券在2017年前大力扩张规模,营业部数量从2016年的68家陡增至2017年底的88家,但到了2019年底时却减少至86家,2020年8月前,又撤销了5家营业部。

“这个其实也是正常的业务调整。”另一位太平洋证券员工评论,“对于一些成立几年但一直亏损的营业部,公司总是要采取一些措施的”。

值得一提的是,太平洋证券的债券投资,特别是在高收益债市场有着很强的存在感。其年报显示,“在高收益债券的投研、交易、风险化解与处置领域已形成比较优势”,并基于投资业务、延伸到协助企业纾困/债务重整/资产盘活等业务。记者也注意到,在多家暴雷主体的债务化解过程中,太平洋证券团队有着积极表现,但在近几年债市信用风险集中爆发下,经验丰富的太平洋证券也难以置身事外。

譬如据《红周刊》记者掌握的材料,太平洋证券还曾持有一定规模的16正源02、并参与了2019年7月召开的持有人会议。16正源02将在半年后到期,发行人正源房地产的主体评级已被联合评级调降为C级。五矿信托曾在2019年9月时短暂挂出的一则公告,透露16正源03已违约;此外,裁判文书网的信息也显示,太平洋证券曾因债券交易纠纷先后与贵人鸟、雏鹰农牧、康得新等违约发行人进行了诉讼。从已有的偿付方案来看,发行人对债券持有人的现金清偿率普遍较低。

太平洋证券的管理团队年龄结构偏大。其董事长郑亚南出生于1955年,是券商董事长中少有的“50后”;另一位董事张宪则出生于1956年。2018年6月,郑亚南申请辞职,由大股东的法人代表杨智峰担任董事长,但杨智峰因没有任职资格、以及个人原因等无意担任董事长,郑亚南只能继续履职至今。太平洋证券董事会、监事会已于2019年7月任期届满,但延期换届到现在。

太平洋证券还屡屡被监管部门所处罚。2020年5月,内蒙古证监局公告称:发现太平洋证券内蒙古分公司有员工私自销售金融产品,且经营管理混乱、合规管理失效,负责人宋长达涉嫌犯罪被司法部门采取强制措施,因此对太平洋内蒙古分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并暂停新开证券账户1年。另据《财新》的报道,太平洋内蒙古分公司有数十名员工借伪私募之名、与投资者签署高息理财协议并大肆募资,涉及数百名投资者,但部分资金实则流入了宋的个人账户、最终无法兑付而爆雷,其后宋自首。

投资人张先生向记者表示,“截止目前,一分钱没有兑付,资金去向也没说。太平洋证券不想承担责任,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张先生还透露,内蒙古公司多名员工都参与了此事,其中尤以经纪人张淑华的销售规模最多、卖出7000多万。证券业协会显示,张淑华2015年入职太平洋证券,2020年4月前离职。“出事后太平洋证券总部派了副总张东海来赤峰处理此事,回北京后就没消息了。”记者留意到,张东海任副总经理多年,曾频频以副总身份出席活动,但2020年之后就罕有相关通稿。

就内蒙古分公司暴露的“假理财”一事,也有太平洋证券员工辩称,“太平洋证券也是受害者”。

对于上述问题,《红周刊》记者拨通了太平洋证券相关人士的电话,但未获详细回复。

收藏
161.8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84W 人关注
8574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