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固收解读2月央行报表:后续债券利率预计仍将延续下行进程
2021-03-25 10:17 星期四
明明债券研究团队

2021年3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2月央行报表数据:从资产负债表规模来看,2月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收缩了约6000亿元;从资产负债表结构变动来看,资产端“对存款类公司债权”项变动明显,负债端财政存款以及非银行部门储备货币变动影响也较为明显。那么什么因素驱动了央行资产负债变化?对后续银行间流动性有何指引?本篇将对此加以解析。

当“财政投放”遇到“央行回笼”:银行准备金总量小幅减少。从商业银行准备金总量来看,2月银行准备金总量继续下降,单月小幅减少约650亿元,在考虑缴准冻结后商业银行超储总量延续减少。超储率变动几何:估计2月末超储率在0.9-1.0%左右水平。我们可以大致推断2月末商业银行超储总额较1月末水平继续下滑,超储率水平大约处于0.9-1.0%左右水平。从静态测算的结果来看,当前时点的超储率或徘徊在0.8-0.9%左右的水平。1月后银行体系超储总量重回“低水位”。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稳定的资金面背后,是较低的超储水平,资金面的平衡也较为脆弱,我们提示大家要注意二季度供给量提升带来的冲击。

在准备金总量变动之外,其影响因素也值得注意。

①如何理解“其他国外资产”?2月央行资产负债表中“国外资产”项增加了约1250亿元,但其中央行外汇占款的增加仅有约230亿元左右,而央行“其他国外资产”项增长较为明显。我们粗略推测2月商业银行可能将部分外币存款存至央行作为法定准备金,同时释放了等量的人民币准备金并形成了一定量的“其他国外资产”。国外资产项同“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后续可能共同构成基础货币投放渠道。

②如何理解央行政策工具的回笼?2月“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项缩减了大约7700亿元,回笼了较多的基础货币。我们推测部分再贷款再贴现政策的到期是导致2月央行货币政策工具较多回笼的主要原因。考虑到去年3月与9月央行对银行的实际投放都超过OMO工具操作量,3月可能同样面临一定的基础货币回笼压力。

受“就地过年”影响,财政项与现金项变动均超季节性。1-2月财政存款支出节奏也呈现先快后慢的特征:1月疫情因素影响财政支出力度,2月及时返工则增加了财政支出的节奏。由于3月财政融资节奏整体尚未提速且3月也并非税收大月,因此财政支出可能受到一定制约,预计财政存款的支出不会远离季节性规律过多。另外由于春节前居民部门取现总量并不多,后续现金回流的总量也会相应减少,因此今年没有明显的“现金回流”利好。考虑到春节时点的影响已经逐渐过去,预计短期内现金项以及财政存款的影响将回归往年季节性,“超季节性”的时点已经过去。

后市展望:从央行公布的2月金融统计报表看,当前的银行基础货币量变动不大,超储水平仍处于较低位置,但受益于政府债券供给量相对较低以及非银机构备付金的增加,目前的银行间资金面仍然维持宽松的态势。虽然基础货币变动量不大,但后市央行外汇操作投放货币以及去年相关抗疫政策退出回笼货币则是值得考虑的边际因素,而在非银存款高增背景下供给压力的影响可能比较缓和,资金面相对稳定有望维持。向后展望,我们认为当前债市的利多因素尚未释放完全,而短期来看平稳的资金利率水平或是当前债券市场的重要支撑,债券利率的交易空间也将进一步打开。综合而言,我们维持此前的判断,3.3%的十年国债利率顶部已经明确,后续债券利率预计仍将延续下行进程。

收藏
89.87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