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2020揽入930亿管理费,易方达取代天弘成第一,董承非旗下一产品12亿最高,众人疑惑:为何不是张坤
原创
2021-04-02 21:32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沈述红

财联社(记者 韩理,沈述红)讯,随着基金年报的出炉,更多新鲜的数据浮出水面。

根据天相投顾统计的数据,截至2020年末,公募基金收取管理费为929.63亿元,同比增长47.08%;管理费收入排名前二十的基金公司,管理费总额共计达到606.26亿元,约占所有基金公司管理费的65%。其中,易方达基金取代天弘基金成为管理费最多的基金公司,达到56.47亿元,同比增幅超过55%,大幅领先其他基金公司。

不少中小基金公司去年捕捉到市场机会,管理费同比增幅明显。惠升基金管理费增幅高达31倍,淳厚基金达到10倍,朱雀基金、同泰基金超过5倍,华润元大基金、睿远基金、博道基金等10家公司管理费增幅也超2倍。

管理费下滑的也有不少。在17家管理费同比出现下滑的基金公司中,国开泰富基金同比下滑了61.69%,是下滑最多的基金公司。记者还注意到,包括达诚基金、华宸未来、国融基金等在内的18家基金公司在2020年管理费收入不足千万。

与投资者想象有所出入的是,2020年给基金公司赚取最多管理费的单只权益类基金,并非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中小盘和易方达蓝筹精选,而是董承非管理的兴全新视野。数据显示,兴全新视野去年管理费高达11.81亿元,同比增幅达到11.6倍,排名单只基金管理费第一(货基除外),紧随其后的依然是董承非管理的兴全趋势投资。

为何他们能为公司赚取如此高昂的管理费?记者了解到,这与上述基金较为独特的管理费设计,也即附加管理费,有着莫大关联。

上述产品外,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和易方达中小盘,管理费收入分别为3.60亿元和3.37亿元,位居第三和第五。谢治宇管理的兴全合宜管理费也达到了了3.42亿元,排名第四。

易方达管理费收入拔头筹

2020年,公募基金得以大力发展,这一发展势头在基金公司的管理费用中可见一斑。根据天相投顾统计的数据,截至2020年末,管理费为929.63亿元,同比增长了47.08%。

今年共有4家基金公司跨入“40亿阵营”,分别是易方达基金、汇添富基金、天弘基金和广发基金。

易方达基金超过天弘基金斩获管理费第一名,2020年管理费达到56.47亿元,同比增长55.72%。根据广发证券的公告,易方达基金2020年营业收入高达92.05亿元,净利润达到27.5亿元,暂列基金公司第一位。

居于第二的是汇添富基金,2020年管理费为44.63亿元,去年同期为25.24亿元,同比增长76.84%亿元。紧随其后的是天弘基金,2020年管理费为43.69亿元,同比增长17.03%。2019年天弘基金斩获了管理费第一名,在权益基金大力发展的一年掉落至第三名,在“40亿阵营”的四家基金公司中,天弘基金也是管理费同比增长最少的一家。

在“40亿阵营”的最后一家基金公司是广发基金,2020年管理费为42.12亿元,同比增长了105.78%。2019年,广发基金凭借包揽主动权益基金前三名,从而名声大噪。在获得公募冠军之后,广发基金为基金经理刘格菘连发三只基金,这不仅让刘格菘成为“500亿规模”基金经理,广发基金也扶摇直上。

同比最高实现31倍增长

除了上述四家,还有13家基金公司的管理费超过20亿,分别是华夏基金、兴证全球基金、富国基金、南方基金、嘉实基金、博时基金、中欧基金、工银瑞信、鹏华基金、交银施罗德、华安基金、景顺长城和银华基金。

上述几家基金公司中,交银施罗德的管理费同比增长最多。2020年交银施罗德管理费收入23.36亿元,而在2019年这一指标刚刚跨过10亿大关,实现翻倍。此外,兴证全球基金的管理费同比增长了97.86%,2020年兴证全球基金的管理费达到了35.07亿元。该公司也是上述所有基金公司中,管理基金数量最少的一家。

还有招商基金、国泰基金、东证资管、中银基金、建信基金、平安基金和华宝基金等7家基金公司管理费超过10亿元。

2020年,不少小型基金公司去年的管理费翻了好几倍,比如惠升基金去年管理费收入为4724.26万元,相较前一年翻了31倍;淳厚基金和朱雀基金也分别翻了10倍和7倍。

在管理费同比增长的基金公司中,睿远基金值得一提。尽管截至目前睿远只有2只基金,但是2020年管理费收入为3.89亿元,去年同期为9684.87万元,同比增长了301.95%。从去年9月开始,睿远成长价值在经过短暂的暂停申购后,开始限制基金申购,每个账户每天只能申购1000元。

image

18家公募管理费不足千万 达诚基金仅75万

在前述管理费超过10亿元的基金公司中,仅有建信基金管理费同比出现下滑,2020年建信基金管理费为14.96亿元,同比下降17.13%。

不过这并非同比下滑最多的。根据天相投顾的数据,管理费同比出现下滑的基金公司共有17家,其中国开泰富基金同比下滑了61.69%,是下滑最多的公司,2020年该公司管理费收入为95.21万元。此外,新沃基金、人保资产、国融基金、中泰资管、东吴基金、嘉合基金的管理降幅均超过20%。这些基金公司2020年的管理费收入均不足1亿元。

事实上,记者还注意到,有18家基金公司在2020年管理费收入不足千万。此外,还有4家基金公司去年管理费收入不足百万,分别是达诚基金、华宸未来、国开泰富以及明亚基金,其中达诚基金最低仅为75.49万元。

这些基金公司大多数成立时间较短,旗下基金数量不足10只。比如达诚基金是2019年8月才成立,目前旗下成立的基金仅有1只。明亚基金是2019年2月成立的,也仅管理着1只基金。有些基金公司虽然成立了几年,但是因发展不顺至今规模都很小。比如成立于2016年的中航基金,去年管理费收入601.77万元。为了促进公司公募业务长期发展,2019年中航基金开始引入新股东,这一股权变更在2020年5月落定,未来中航基金能否突破现在的发展还有待验证。

image

单只基金管理费最高达11.81亿

与基民想象有所出入的是,2020年给基金公司赚取最多管理费的单只权益类基金,并非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中小盘和易方达蓝筹精选,而是董承非管理的兴全新视野。

这个结果,与2019年如出一辙。

天相投顾数据显示,兴全新视野去年管理费高达11.81亿元,同比增幅达到11.6倍,排名单只基金管理费第一(货基除外,下同)。

紧随其后的依然是董承非管理的兴全趋势投资。该基金2020年管理费收入达3.64亿元,同比上年增长3.5倍。

从去年年底公布的基金规模看,这两只基金规模分别为290.92亿元和352.54亿元。虽然体量较大,但距离易方达蓝筹精选677.01亿元的规模还有较大距离。为何他们能为公司赚取如此高昂的管理费?

从兴全新视野年报来看,该基金有着较为独特的管理费设计,除了1%/年的固定管理费(低于一般混合基金),还会根据实际业绩表现提取的附加管理费。

具体看来,当基金的季度收益率超过1.5%,且累计净值高于前期提取日、开放期间最高累计净值和1的孰高者时,对超过部分管理人收取20%的附加管理费。

另外,鉴于该基金客户维护费占管理费比例仅有8.02%,远低于其他同类产品平均水平。这也意味着,该基金真正意义上为公司赚的钱也远高于其他产品。

image

从排行情况来看,去年管理费收入前五的基金产品均来自于兴证全球基金和易方达基金,除了兴全新视野定开混合管理费报酬一马当先,其余三只产品的管理费较为接近。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和易方达中小盘,管理费收入分别为3.60亿元和3.37亿元,位居第三和第五。谢治宇管理的兴全合宜管理费也达到了了3.42亿元,排名第四。

另外,萧楠管理的易方达消费行业、刘格菘管理的广发科技先锋、傅友兴管理的广发稳健增长、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这5只基金去年赚取的管理费同样超过了3亿元。

image

收藏
149.76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67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