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连阴、十一连阴 袁芳重仓的这两只股怎么了?
原创
2021-06-10 19:22 星期四
财联社 陆修远

财联社6月10日讯,自上证指数5月26日盘中重回3600点后,指数便陷入胶着,横盘整理尚未突破。但在这市场风向多空不明的阶段,却有两只上市超20年的沪市个股,无论大盘如何涨跌,一步一个脚印踩出一根根阴线,每次跌的不多也不少,恰好两笔整齐的“、”。

image

image

截止6月9日收盘,沪市上市公司安琪酵母和同仁堂分别收11连阴和9连阴;10日盘中,同仁堂一度跌逾3%,尾盘堪堪收涨;安琪酵母早盘冲高,但下午持续走跌,直到最后一刻才回到开盘价上方。两只连续阴跌的个股,不约而同的用一个带长影线的阳十字终结了此前的连跌之旅。

回溯上述两股20余年上市历程,安琪酵母曾在去年三季度8连阴、四季度13连阴,这次的11连阴尚未创纪录;而同仁堂则不然,虽然1997年上市以来,曾数次8连阴,但9连阴即便是在2008年和2015年的熊市中也从未出现。

从近期基本面上来看,安琪酵母与同仁堂并未出现明确的重大利空。关注度相对不温不火的这两只股票,券商也大多只是在财报发布后有过针对公司的报告点评,较新的判断多为推荐或增持,至少是审慎增持,对于安琪酵母则有机构给出了强烈推荐的评级。

一家是农产品板块的酵母第一股,一个是中药板块的龙头,同属大消费概念,被专注大消费的基金经理关注可能是其为数不多的联系。而在同仁堂和安琪酵母截止一季度末的十大流通股东之中,就可以同时看到这样一位金牛基金经理的产品——袁芳的工银文体产业A。截止一季度末,该基金位列同仁堂的第四大流通股东和安琪酵母的第五大流通股东。

做为袁芳管理的第一只基金和代表作,2015年12月30日成立至今,工银文体产业以308%的总收益和29.44%的年化收益率,位列同期股票型基金的第一位。即便在所有权益类基金中,也能排进前十,而同期排名高于她,且期间未更换过基金经理的,只有“千亿顶流”刘彦春的代表作景顺长城鼎益,而张坤的易方达中小盘还比她落后一位。

image

与袁芳同列同仁堂一季度末十大流通股东的知名机构还有高毅、睿远、富国。高毅资产去年三季度进入十大股东,在去年底进一步增持后,成为同仁堂的除控股股东外的第二大股东至今不变;而赵枫的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则是去年四季度新进,今年一季度进一步增持。

相比较起来,袁芳则是在今年一季度“突击”建仓,自2019年中报之后,同仁堂不曾出现在工银文体产业的定期报告之中,截止去年底,该基金总计持股104只,没有同仁堂的身影。而到了一季度末,持有市值就已来到3.35亿元,距离十大重仓股门槛(4.46亿元)已不远,是她的隐形重仓股。

而安琪酵母则没那么“热闹”,几乎可以算是袁芳的“自留地”。自2016年四季度以来,该股长期出没于工银文体产业的十大重仓股之列。截止今年一季度末,袁芳在管的五只基金中,共有三只出现在安琪酵母的十大流通股东之中,分列第五、七、九位,一季度末合计持有市值超10亿元。

6月8日,管理人发布公告,袁芳管理的两只百亿基金-工银文体产业和工银圆兴自9日起,将原50万的单日限购金额上限进一步下调至10万,过去一年陡增十倍的管理规模是否会让这位2016年以来最赚钱的股票型基金经理也感到压力?

一季报中,袁芳曾经提到:“中国二季度经济下行趋势更清晰,成长股下半年估值切换进一步释放估值压力。应对方式,是要做个股阿尔法,不强调风格”。

不过从这小半个月的走势来看,至少安琪酵母和同仁堂这两只个股的阿尔法是负数,相较同期市场平均水平有所不逮。对于自己重仓的两只个股这段时间的诡异走势,不知袁芳怎么看?亦或,已经清仓,所以不看?

收藏
97.08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7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