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好极了”的可食用咖啡杯时代来临
2020-10-30 08:34 星期五
郑玉玲

近日,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的Good-Edi完全可降解、可食用咖啡杯再次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个由全女性团队创造出来的咖啡杯,由燕麦麸和小麦粉制成,可直接作为一种富含纤维和维生素B、略带甜味的小吃食用。


当然,作为咖啡杯,Good-Edi也完全合格:杯子的尺寸为标准的8盎司(约227毫升),在装满热咖啡40分钟内均能保持酥脆,且可维持8小时的密封性,咖啡的味道也不会受材质的影响,非常适合外带使用。


Good-Edi咖啡杯


作为环境解决方案的可食用咖啡杯


即使不想食用该咖啡杯,使用完将其丢弃之后几周内便可自动降解。据测算,其降解速度是香蕉皮的两倍,因而不会给环境造成严重的负担。


Good-Edi创始人Catherine Hutchins和Aniyo Rahebi坦言,创造该款咖啡杯缘于意识到一次性咖啡杯存在着大量的浪费和污染问题。据报道,澳大利亚每年消耗约10亿个一次性咖啡杯(相当于每天270万个),这个数据在英国高达25亿。为了防漏耐热,几乎所有的一次性咖啡杯都使用混合纸张和塑料内膜,这意味着它们很难被回收和降解。在英国每年被使用的25亿个一次性咖啡杯中,只有0.25%被回收,剩下的约24.4亿个一次性咖啡杯均会被直接丢弃在垃圾填埋场。


Good-Edi创始人Catherine Hutchins和Aniyo Rahebi


许多消费者并不会意识到这些平均使用寿命不到15分钟的咖啡杯,被丢到垃圾箱之后的命运就是直接被送入垃圾填埋场。更严峻的是,一个一次性咖啡杯的平均降解时间约需30年。正如Good-Edi在社交媒体上所倡导的一般,“一个外卖咖啡杯的平均寿命不到15分钟,但它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却可以持续多年。”


 

即使声称是环保或可降解的咖啡杯通常也只能在特定的设备上进行降解,而这些特定设备的回收点通常不易触达,对普通用户而言极其不便。


将不可回收或难以回收的咖啡杯改造为可食用杯子的想法也非一蹴而就,这中间有过不同的尝试。最受欢迎,并且已被广泛接受的形式是个人携带可重复使用的咖啡杯。大量咖啡连锁店甚至会为自带杯子的顾客提供特别的激励措施,如打折优惠政策。但无论如何鼓励,因在便利方面的局限性,此种方式并未如期望般流行。2017年,Costa Coffee报告称,仅约1%的热饮出售给携带可重复使用杯子的客户。在星巴克,这一数字也仅为1.8%。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还有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新冠病毒大流行前期,星巴克还暂时宣布禁止使用可重复使用杯,作为疾病预防措施之一。经此一役,即使疫情结束,自带杯子买咖啡也不再是一个让人十分放心的选择。


Catherine和Aniyo非常明白,任何使消费者难做,或对其造成困扰的事情都不可行。因此她们必须使其变得容易。在咖啡馆选择Good-Edi杯子意味着消费者无需随时记得带上可重复使用的杯子,也不需要使用一次性咖啡杯,只需要点单时选择这款杯子即可。


许多当地的咖啡烘焙店和咖啡店老板很快就对Good Edi咖啡杯表示支持,在众多正面评论中,一家本地可持续企业表示,“这实际上是咖啡杯污染问题的一种解决方案”。另一家咖啡烘焙店也表示道,“这是一个很酷的想法” 。


Good Edi可食用咖啡杯


这也并非可食用咖啡杯第一次被提出。事实上,由于多个国家、餐馆、咖啡馆对限制使用塑料的重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多项声称为可持续的新技术,这其中就包括可食用咖啡杯。也有几家初创公司尝试发起可食用咖啡杯的革命,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公司真正在全球范围内取得成功。


可食用咖啡杯的成长之路


肯德基最初于2015年在英国推出了可食用咖啡杯,但出发点并非解决塑料危机,而是为了庆祝西雅图咖啡在其餐厅中发布而进行的一次营销。这些杯子由一家食品公关公司设计,并由肯德基限时发布。


这款被称为“Scoff-ee”的杯子由曲奇制成,包裹在可食用的红色糖纸中,内衬有一层耐热白巧克力,可在装满热饮的同时使曲奇保持酥脆。而巧克力还会在咖啡中慢慢融化,为咖啡增添些许的甜味。


肯德基可食用咖啡杯


杯子还注入了“新鲜绿草”和“椰子防晒霜”“野花”的气味,开发商The Collective的联合创始人兼创意总监布兰迪·赖特(Brandy Wright)解释说,“在我们的食谱中使用了这些气味,是因为它们具有自然的能力,可以唤起我们与温暖的天气、阳光和暑假相关的积极记忆,这些使每个人都微笑。”


 

但是这次的可食用咖啡杯并未掀起任何浪花,营销结束后,杯子也就此从人们视野中消失。


2018年由保加利亚食品技术初创公司Cupffee制造的可食用咖啡杯Cupffee,由天然谷物制成,可盛装高达85摄氏度的热饮,并保持咖啡杯40分钟的酥脆性。Cupffee的广告语也非常吸睛:“此款咖啡杯可在包括您在内的世界70亿个站点中回收。”但是,人们对此的接受程度仍非常有限,公司并未真正得到发展。


Cupffee可食用咖啡杯


2019年,新西兰航空公司宣布将不在商务舱和高级经济舱分发一次性瓶装水,并且将部分塑料咖啡杯替换成可食用咖啡杯。杯子由奥克兰公司Twiice生产,由小麦粉、糖、鸡蛋、天然香草制成,不含防腐剂。


Twiice可食用咖啡杯


该航空公司表示,到目前为止,这款咖啡杯深受顾客欢迎,即使六个杯子的零售价高达23新西兰元(约101元人民币)。除了用作咖啡杯外,它们还可以兼作冰淇淋、甜品碗。



不过虽然这些杯子在客户中反响很不错,但制造杯子的Twiice公司只是一家小型家族企业,不具备迅速扩大生产的能力,无法满足新西兰航空的大量需求。数据显示,新西兰航空公司每年售出的咖啡超过800万杯,而其贵宾室负责人Stratos Scanlan表示,目前该公司每天早晨在奥克兰地区贵宾室提供约600杯使用该咖啡杯的咖啡。


新西兰航空正在试用Twiice可食用咖啡杯


因此,制造可食用咖啡杯的小型初创公司要想真正获得发展,还需要更多的投资、信任和支持。此次Good-Edi团队获得了旨在帮助“以创新方案应对、解决世界上最紧迫的环境挑战问题”公司的HATCH项目的支持,可以帮助他们从营销、公关、预算等各个方面发展业务。


除却提供杯子的公司,咖啡销售点和顾客在整个过程中也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首先需要树立环保意识,正如Good Edi联合创始人Aniyo Rahebi所言,“这是减少浪费的独特解决方案,我们希望看到所有咖啡馆和用户一起加入我们这场革命”。


题图说明:保加利亚Cupffee公司制造的可食用咖啡杯Cupffee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收藏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5959 人关注
1.11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