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明令禁止虚拟货币挖矿 信阳毛尖却偏偏“往枪口上撞”
原创
2021-06-22 20:02 星期二
区块链日报记者 徐赐豪

《区块链日报》(杭州,记者 徐赐豪)讯,自从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表态后,我国掀起了新一轮的虚拟货币监管,从整顿挖矿到严禁交易,层层加码,环环相扣。特别是挖矿这块,内蒙古、新疆、四川、青海、云南先后出台严厉监管举措,对挖矿企业“一刀切”。

不过,面对虚拟货币挖矿的暴利,也有公司不顾监管环境的变化,冒险投资挖矿业务。这不,曾因“碰瓷”贵州茅台上热搜的港股上市公司——信阳毛尖,又一次蹭上了区块链热点。

近日,信阳毛尖公告称,正在与专业团队研究,以成立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简称SPAC),并打算为SPAC进行首次公开发行,预计筹措4000万-5000万美元,目的是并购一些有潜力的大数据及区块链链项目。

《区块链日报》了解到,这个SPAC项目正是以虚拟货币挖矿为主,以信阳毛尖在黑龙江黑河的子公司为运营主体

业内人士对《区块链日报》记者分析称,信阳毛尖有多次蹭热点的前科,此前就蹭茶叶、蹭茅台,现在又来蹭区块链,种种行为不仅对企业形象毫无益处,反而会成为资本市场的笑谈。而且,在国内监管政策趋严的情况下,作为上市公司信阳毛尖如此公然从事虚拟货币挖矿,将上市公司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

整顿虚拟货币挖矿全国一盘棋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51次会议,特别提出坚决防控金融风险,要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这为我国新一轮的虚拟货币监管工作定下了基调。

5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率先发布《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根据八类对象分别提出不同的打击惩戒策略。无论是虚拟货币的“挖矿”,还是交易过程中涉及洗钱、非法集资行为,均将面临惩戒与追责。

随后新疆、青海、云南的出台政策,都对虚拟货币挖矿进行“一刀切”。由于四川主要以水电为主,并且很多挖矿企业进入到当地的水电消纳园区,很多矿工曾寄希望于四川会“网开一面”。

不过,该来的还是来了。6月18日,四川省发改委、四川省能源局联合发布了《关于清理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要求各发电企业要自查自纠,各市(州)政府展开拉网式排查,立即停止向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供电,6月25日前将自查清理整改情况通报发改委。并且详细列举了26个疑似虚拟货币“挖矿”项目,限定于6月20日前完成甄别清理关停工作。

由此可以看出,此轮整顿虚拟货币挖矿是全国一盘棋,各地分别部署,不存在“钻空子”的空间。

信阳毛尖蹭上区块链挖矿

虽然监管政策趋严,但是信阳毛尖却“冒天下之大不韪”。

6月6日,信阳毛尖公告称,预计筹措4000万-5000万美元,以成立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目的是并购一些有潜力的大数据及区块链链项目。

信阳毛尖指出,通过成立SPAC,可利用资源涉猎大数据及区块链等新经济领域。配合位于黑河市的地理优势,包括位处高寒地带而享有的低耗能运算优势,以及拥有相对稳定及电力价格优势,为SPAC的收购项目提供全方位支援,以达至最佳的协同效应和效益最大化。

其实,这不是信阳毛尖第一次提出要涉猎区块链领域。

早在今年的3月16日,信阳毛尖就发布公告称,由其持股90%的子公司黑河龙江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河龙江)与黑河市鲨鱼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河鲨鱼)订立项目合作协议,黑河龙江与黑河鲨鱼将设立一家合资公司。

根据公告,黑河龙江、黑河鲨鱼双方将各持有合资公司的50%股权。双方须履行以下责任:黑河龙江将注入3万平方尺土地、土地上的厂房和办公楼以及11万伏特变电站、电线及供电设施;黑河鲨鱼会将本身的加密货币业务、大数据业务、相关人员、产品技术、所有相关知识产权和人民币1.5亿元,注入合资公司。

今年4月13日,信阳毛尖再次发布公告称,集团旗下从事电石生产及销售的子公司黑河龙江化工有限公司,坐落在黑河市对俄加工园区,是全国唯一地区输入俄电,该输入俄使用的清洁能源水力发电,符合中国碳中和政策,而且电价相对稳定,因此黑河龙江非常适合作为高耗能产业,如大数据处理中心、煤化工、冶金及加密货币运算等行业的生产基地。

通过天眼查的股权穿透,《区块链日报》记者发现,黑河龙江唯一股东是外商独资的争龙集团有限公司。据2016年3月18日中国天化工集团(信阳毛尖前身)发布的公告称,以1.4297亿港元的代价收购了争龙集团90%的股份,而争龙集团在2021年2月1日投资了黑河龙江化工有限公司,认缴金额为2.65亿元。

可以看出,合资公司的主营业务将是虚拟货币挖矿。记者致电黑河龙江,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中。

《区块链日报》记者致电黑河鲨鱼,询问加密货币以及“挖矿”业务的进展情况,接线人员回复称没法回答,然后挂掉了电话。

天眼查上的工商资料显示,黑河鲨鱼成立于2017年11月份,注册资金规模为100万元。该公司唯一股东为黑河市银河经贸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也是100万元,在2020年11月实缴50万元,主要业务为报关业务、物流业务、进出口业务、贸易咨询、境外展会业务以及第一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不含互联网资源协作服务)。

《区块链日报》记者又致电黑河市银河经贸有限公司,多次被挂掉。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接受《区块链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国正在严厉打击虚拟货币,各省都在严厉禁止虚拟货币挖矿,信阳毛尖现在简直就是逆势而动,当然也不排除这些公司为了炒作股价,为了发布一些利好消息来拉升股价。

换名有瘾

据介绍,信阳毛尖是一家主要从事化工业务的港股上市公司,前身为“中国天化工”,更早的名称还有“东君化工集团”、“大庆石化”,主营业务聚氯乙烯、热能及电力、维他命C、葡萄糖和碳化钙。

据中国天化(信阳毛尖前身)2018年1月5日公告,公司通过公开发行股份方式,以对价8580万港元收购信阳毛尖国际控股,以此获得河南信阳毛尖集团国内线上市场和海外市场的毛尖茶经销权,并改名为“信阳毛尖”。

不过,改名后的“信阳毛尖”主要收入仍来自热能供应、销售碳化钙等,“其他收入”中并未发现有来自茶叶销售的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信阳毛尖在2020年财报中表示,考虑到信阳毛尖业务分部的未来及财务表现,决定通过行使认沽期权及出售信阳毛尖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终止其茶叶分部的营运。

信阳毛尖再次受到大家热议是在今年的2月16日,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建议将公司英文名称更改为中国国龙茅台有限公司。

该消息一出就被质疑蹭茅台热度,毕竟信阳毛尖在2年多时间内二度更名,甚至在2020年3月,还发公告拟更名为“新中国经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但之后不了了之。

杭州东元股权投资合伙人刘凯向《区块链日报》记者分析,像信阳毛尖这种无相关业务落地,单纯炒作概念、“蹭”热点流量以期达到提高自身知名度;在成熟的资本市场最终效果可能适得其反,对企业形象毫无益处,甚至可能沦为笑谈。

据第三方数据显示,2001年上市的信阳毛尖,首个年度税前利润0.96亿港元,从上市至2010年税前利润保持正向增长态势。2006年至2009年是公司的高光时刻,这四年税前利润分别为2.03亿、3.12亿、2.44亿、2.98亿港元,相比上市首年最高增长了225%。公司在这10年间,税前利润共计17.32亿港元,无一年业绩亏损。

从2011年起,公司盈利能力急转直下。改为信阳毛尖后,公司的业绩并没有改善,亏损还在不断的扩大。

根据信阳毛尖公布的最近四年财报显示,2017年亏损2306万港元,2018年亏损4197万港元,2019年亏损4608万港元,2020年亏损6599万港元。截止2020年,公司这10年间税前亏损38.36亿港元,上市以来累计税前利润亏损21亿港元。

收藏
108.68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94W 人关注
1.79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