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赴后继!凌云光、征图新视征战科创板 解码背后5G工业的“眼睛”机器视觉
原创
2021-06-28 09:26 星期一
科创板日报记者 黄心怡

《科创板日报》(记者 黄心怡)讯,近日,凌云光、征图新视相继递交科创板上市申请,机器视觉领域迎来一拨IPO申报小高峰。

据星矿数据统计,在科创板上市的机器视觉公司已有天准科技、奥普特、华兴源创等多家。此外,还有精测电子、矩子科技等机器视觉公司已在创业板上市。

整体来看,中国机器视觉在中国起步较晚,以中小企业为主,但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根据高工机器人产业研究所(GGII)的统计,2019年中国工业机器视觉市场规模65.50亿元,同比增长21.77%。2014-2019年复合增长率为28.36%。GGII预测,到2023年中国机器视觉市场规模将达到155.6亿元。

天风证券在《机器视觉:5G工业的“眼睛”》的研报中指出,未来随着国家政策的支持和国内相关企业技术水平提升,机器视觉行业将掀起一波国产化热潮。

机器视觉的巨大市场空间吸引了不少资本的关注和投入。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统计,2013-2020年,我国机器视觉相关融资额呈现增长态势,在2020年达到93.04亿元,创下历史新高。

国内产业链:中高端市场待进一步突破

机器视觉系统的核心是为机器植入“眼睛”,可替代人眼进行各类繁杂且重复的工作,或开展人类不能完成的高精度、高风险的工作。

很多人也许会问,同样是用机器代替人眼进行来“看”,机器视觉与近来火热的计算机视觉在概念上有何区别?

友脉科技CTO房劬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机器视觉更强调在工业制造等领域的垂直应用。虽然在底层也会涉及计算机视觉技术,但不局限于此,还包括了感知设备、控制系统等硬件。

简单来说,机器视觉侧重于从传感器、控制器,到图像采集和分析等,整合成工业级视觉系统的工程实现。而计算机视觉更侧重于图像、视频分析算法本身的研究。

目前机器视觉的高端市场主要被美、德、日等国家品牌占据。康耐视和基恩士是全球机器视觉行业的两大巨头,2020财年的营收分别约为55.96亿元和356.52亿元,毛利率为74.45%和87.61%。

不过,国产厂商凭借本地化、定制化的优势近年来发展迅速。一部分厂商从中低端市场寻找突破口,在行业中下游完成了良好布局;另一部分厂商则从光源、工业相机等技术壁垒相对较低的领域渗透,向中高端市场进军。

从产业链来看,机器视觉的上游包括光源、工业镜头、工业相机、图像采集卡和软件及算法平台,这是机器视觉中利润率最高的一部分。

在上游产业链中,光源是国产化较为充分的领域,诞生了一些能与国际巨头竞争的本土厂商。2020年底在科创板上市的奥普特正是其中之一。根据年报,奥普特2020年以6.42亿的营收,获得了2.44亿的净利润,毛利率达到73.94%,与国际巨头的毛利率水平已经非常接近。

中游产业链则由整机制造商、系统集成商等组成。由于技术门槛相对较低,涌现了一大批本土整体方案提供商,包括天准科技、矩子科技、华兴源创等。

这一领域的厂商侧重于以深度定制、服务优势和产品性价比抢占市场,所以盈利水平受限,毛利率平均在40%左右,而海外同行通常达到70%以上的水平。

机器视觉产业链的下游则为行业应用,以半导体和电子制造行业为主,延伸至汽车、医药、印刷包装、烟草、农业、交通等行业。

科创板已上市、拟上市的机器视觉企业2020年营收、净利润对比(来源:星矿数据)

此次拟科创板IPO的凌云光、征图新视,主要处于产业链中游。根据机器视觉产业联盟的统计,在2020年度的联盟成员企业中,凌云光按销售额排名第一,征图新视排名第六。

凌光云:代理收入占比高 小米、京东方、鸿海入股

凌云光的主要产品包括可配置视觉系统、智能视觉装备、视觉器件等。据招股书披露,2020年凌云光实现营收为17.55亿元,机器视觉业务占比60.03%,达到10.53亿元。

虽然凌云光的总体营收高于国内同行,但其中包括了一部分代理收入。2020年,凌云光的整体代理收入约8.18亿元。剔除掉这一部分收入后,公司机器视觉产品的收入减少至8.21亿元。

此外,2018年至2020年期间,凌云光代理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持续上升,分别为40.26%、44.29%、46.6%。

凌云光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代理部分境外高端视觉器件产品,与自主的视觉器件产品搭配,来提供成套器件解决方案。由于代理业务不具有科创属性,如公司代理业务收入占比持续提升,将会对公司的科创属性带来重大不利影响。

据中国机器视觉产业联盟的统计, 2018年以代理销售其他厂商产品为主的企业的销售额,占到行业销售额的32.4%。这是由于国内机器视觉行业起步较晚,最初主要以代理国外机器视觉产品为主,之后才逐渐开启自主研发之路。

目前,凌光云正积极向上游产业链拓展,自主研发了工业相机、镜头、应用专属光源等产品,但毛利率并不高。2018-2020年公司机器视觉自研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 37.42%、40.58%和 40.92%,略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同期,天准科技的毛利率为50.48%、49.94%、44.02%,华兴源创为52.00%、43.70%、45.51%。

凌云光的一大优势在于丰富的大客户资源。据招股书披露,在消费电子领域,凌光云长期服务于苹果、华为、小米的产业链,与鸿海精密、瑞声科技、歌尔股份等业内领先的电子制造厂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在新型显示领域,产品广泛应用于京东方、华星光电、天马、维信诺等行业领先公司的生产产线;在印刷包装领域,是国内标签、软包装、彩盒包装等市场的主流供应商,产品已销往超过 15 个海外国家和地区;在新能源领域,产品广泛服务于福莱特集团、 宁德时代、信义集团等行业龙头。

值得一提的是,凌光云的两大客户京东方、小米于2020年成为了公司股东。其中,小米基金占总股本 1.13%,京东方则通过显智链基金持有公司 1.35%的股权。此外,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科技也通过深圳市裕展投资人民币2.5亿元,取得公司5.65%股权。

征图新视:成功切入苹果供应链 但应收账款高企

征图新视多年来专注于以外观检测为主的机器视觉设备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消费电子检测设备、印刷检测设备等。在从事机器视觉设备制造的同时,公司也自行开发机器视觉软件及算法。

2018年至2020年,征图新视营业收入分别为2.19亿元、2.64亿元和3.3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 24.08%。其中,机器视觉检测设备的销售额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88.48%,83.61%和79.46%。

虽然业绩持续增长,但征图新视的应收账款却在飙升。2018年至2020年,征图新视的应收账款分别为6121.72万元、8187.40万元和1.76亿元。其中,公司2020年应收账款同比增长115.31%,增速远高于营业收入。与此同时,经营性现金流净值也出现了负数,为-2145.37万元。征图新视对此解释称,公司的收入相对集中在四季度,导致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相对较高,可能对公司资产流动性和财务状况的持续稳定产生不利影响。

从招股书来看,近三年征图新视四季度的主营业务收入占全年比例分别为 45.75%、45.82%和 74.77%。 2020年四季度占全年比重确实尤为突出。

征图新视把四季度占比高的原因,归结于苹果手机发布延迟导致的销售回款延迟。公司在2020年进入了苹果的生产链,当年苹果公司新品手机发布会推迟至10月,导致公司的机器视觉检测设备的要求交付时间也相应延迟,使得公司收入的季节性波动更为显著。

相比其他业内厂商,征图新视并未积极向机器视觉产业链上游进行拓展,而更为侧重于下游的跨行业应用。

征图新视认为,工业机器视觉行业场景需求呈现碎片化的特点,很难找到单一的大规模应用场景,每个应用领域体量比较小,不同行业技术很难直接复制,这是一大行业难点。目前公司将同源技术复制到不同行业、不同应用场景中,以消费电子、印刷等市场规模较大的行业为基础,同时积极开发、培育农产品、交通、烟草、新能源、医疗、家居等尚未完全成熟的新兴下游市场,探索更广阔的细分行业及应用,增强公司的盈利水平。

收藏
131.66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6790 人关注
2.12W 人关注
2.32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