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得好不如退得好!石头科技遭投资人减持 折射创投圈真实尴尬
原创
2021-06-28 20:44 星期一
科创板日报特约记者 陈梦婕

《科创板日报》(特约记者 陈梦婕)讯,在投资圈流行着这样一句话,投得好不如退得好。意思是说,VC、PE们虽然有识别千里马的眼光,但如果在二级市场上退得太早,或者退出时机不佳,那么这笔投资也不能算得上是一笔得意的投资。

在此背景下,《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石头科技近日发布股东减持公告:公司员工持股平台石头时代、公司股东丁迪、高榕、启明拟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不超过220.03万股。

联系到石头科技是科创板第一高价股。那么,此时背后股东开始减持,或许将成为业内“退得好”的佳话。

三大投资人高位减持,投资收益将超10倍!

在石头科技减持股东的名单中,丁迪、高榕、启明为石头科技的早期投资人

天眼查显示,这家科创板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是一家专注于家用智能清洁机器人及其他智能电器研发和生产的公司。

在2015年3月最早的A轮融资中,丁迪以个人投资者身份进入到石头科技的股东中,但交易金额并未披露。2016年3月,高榕、启明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进入。同年4月,两者现身B轮融资中。

似乎是很看好这一黑马,高榕、启明在2017年9月又以股权转让的方式进入。自此,这两家创投机构是三次加码石头科技。

尽管每一次投资的金额均未披露,但《科创板日报》记者从招股说明书中发现了交易细节。

据招股说明书显示,丁迪为石头科技创始人之一。2014年,丁迪与昌敬、毛国华、吴震共同出资,成立石头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其中,昌敬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彼时,丁迪只出资了3万元,就获得了石头世纪科技3万股的股份。

之后在有限公司设立时,丁迪又进行投资,但根据披露,这一301.25 万元的投资款项未实际到账。2015年3月,丁迪与天津金米(小米集团创投)、上海赫比进一步增资。自此,两次投资下来,丁迪在石头科技身上的投资金额为314万元。

换句话来说,初期,丁迪只用了314万元,就得到了石头科技7.9%的股权,即395.0085万股。而对应现在1422.94元的股价,这一股权价值高达56亿元!虽然目前只是减持部分,但可以想象,减持金额应该上亿元。

对于高榕、启明来说,其获得石头科技股权的成本则要比丁迪高得多。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12月,高榕、启明首先以2113.5万元和1835.2万元接盘上海赫比手中的股权;之后于2016年3月,又加码6539万元和5678万元。2017年9月,两者又分别以180万美元和150万美元收购了股东万云鹏、昌敬、毛国华等人的股权。

自此,粗略计算,高榕和启明在石头科技身上投入的资金均达到1亿级别。

不过,对于创投机构来说,如今石头科技的股价也让人十分满意。6月28日,石头科技收盘价为1200元,较减持公告发布时1422.94元的价格,下跌了15%。但这一价格较发行价271.12元仍然溢价342%,而且对于丁迪、高榕、启明三大投资人来说,此番减持也至少获利10倍左右!

投得好不如退得好,诸多基金均操作“失足”

面对三大投资人的减持,有投资行业资深人士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创投机构需要对自己的投资进行再配置,所以减持属于正常操作。而且石头科技估值一直处于高位,对创投机构来说,减持也符合经济利益。”

不过,该人士也认为,减持不论规模大小,都可能在市场上形成冲击,因为表现的是趋势,影响的是心理。

《科创板日报》注意到,在石头科技股东选择减持的前一个月,5月28日公司曾发布股权询价转让事项,确定受让方为景林资产、广发基金等。而该番交易价格为1111元/股。也就是说,即便是股价高达千元,仍有机构愿意在二级市场上高位买单。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市场分析师表示,“从盘面上看,机构在1111元高位接盘后,石头科技的股价又向上冲了一截,即到1422元。这一价格显然已达到或者超过了创投机构的心理预期,进而伺机减持。毕竟,二级市场的变化很快,一旦时机把握不准,就是上亿元的损失。”

按照该位分析师的说法,股权私募基金无论是否知名,在退出时均有马失前蹄的现象。即投得好,退得不好。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投资特斯拉的基金。根据报道,由于提前清仓,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因此错过了70亿美元财富!

70亿美元换算下来,就是450亿元左右的人民币。这对于任何一家创投基金来说,都是惨痛教训。根据披露,2019年12月31日,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售出了820万股特斯拉股票,而2020年特斯拉股价最高达到2318美元,这意味着70亿美元对于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来说,还是保守估算的损失。

面对这一“失足”操作,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也不愿做过多评论!

除此之外,在国内名气很大的高瓴资本也在2019年四季度提前清仓特斯拉,进而没有达到张磊所说的:“Think big, Think long”,做时间的朋友。

A股市场上,前段时间,知名创投机构达晨系前脚刚减持热景生物,后者股价在5天之内就涨超130%。

数据显示,达晨系减持价格区间为39.95元-44.37元,而之后公司于4月16日的收盘价120.34元,这意味这家老牌创投基金至少每股少减持了75.97元,也就是说,因为“莽撞”错失了3.47亿元的投资收益!

再者,在港股市场上,号称全球最大私募股权基金之一的贝莱德也是操作也存在类似状况。根据公告,4月9日,贝莱德增持中联重科(01157)约175.03万股,每股作价11.6267港元,总金额约为2034.98万港元。

但中联重科并不争气,近一两个月来接连下跌。或许是“气”得不行,6月11日,贝莱德减持中联重科719.3万股,每股作价8.47港元。但6月18日,中联重科报收9.2港元。这意味着即便是止损,贝莱德也多损失了525万港元。

尽管这一金额对于贝莱德管理的资产规模并不算什么,但也可看出PE机构在退出时的心态或许与普通人一样。业内人士表示,投得好不如退得好,是投创圈内的真实写照。

收藏
68.71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1.49W 人关注
1.95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