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枚残奥金牌得主Natasha:马背上风吹过头发的感觉就是自由
2021-08-30 15:12 星期一
纽Zzzi译 国际马联

本文主角Natasha Baker是英国残疾人盛装舞步骑手和五块残奥会金牌获得者。

我患的是横贯性脊髓炎,这个病上基本上影响了我脊椎上的所有神经。那一天,年幼的我在厨房里绕着桌子跑着玩,我摔倒了。我的父母没有多想,一家人吃了晚饭,我还泡了澡,然后上床睡觉。

image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就像一个布娃娃,不能哭、不能动、不能说话,父母很快把我送进医院,原以为是得了可恢复的格林-巴利综合症,但经过之后的多项检测,发现是横贯性脊髓炎,神经损伤是永久性的,从此我无法走路,我感知不到我的腿,那时它们毫无知觉。

慢慢地通过一些理疗和康复,我逐渐有了一些感觉,可以移动重心,开始试着去走路。

马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从小在家里的农场长大,我妈妈从小就与马有很深的渊源,还有我的曾祖父也骑马,这些对我影响很大,我那时候就很喜欢在外面玩,和马待在一起,我喜欢去慢慢发现每一匹马独特的性格。我喜欢骑马,我父母不是那种爱施压的父母,他们会鼓励我做各种事情:游泳、拉小提琴、弹钢琴、烘焙等很多健全的人会做的事情。虽然我的确失去了很多,但马永远都陪伴在我身边,他们是我最大的动力。

我记得我第一次上马时不到两岁,我妈妈用一个篮子形状的马鞍让我坐在一匹教学pony(矮种马)的背上,沿着场地走,那时候我总喜欢一只手抓着鞍环,另一只手攥着棒棒糖。不过那时候,我们没有一匹稳定的适合我这种情况去骑乘的马或pony。我不断地央求我的治疗师,说我想要继续进行马背训练。终于,她跟我爸爸妈妈说,我可以去为残疾人准备的马术中心。那时的感受就是,能一直做自己想做的是一件幸运的事,我终于能够每周骑马,系统地训练、进步。

当我在马上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很神奇很快乐,可能别人不太能理解,因为我无法靠我的双腿走很长的路,但当我坐在马上,我可以做快步或跑步,可以去到很多地方,那种自由的感觉无法言说,我享受风吹过头发的感觉,令我至今铭记。

2000年悉尼残疾人奥运会第一次被电视转播,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残疾人的盛装舞步比赛。这一下鼓舞了我,仿佛是魔法一般,残疾的舞步骑手在马上指引马匹做动作的时候,我感觉他们完全已经脱离了不够健全的身体,他们正指挥着马匹翩翩起舞。我为什么不也试试呢,有天我跟我的父母说,我想赢得残奥会的金牌,这个梦想变得坚定不移。

image

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正常了,我的父母是我梦寐以求的最好的父母,我多么幸运能在他们给我的积极的环境下成长。虽然我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站立和奔跑,不能像其他人那样生活,但他们一直给我积极的鼓励,告诉我可以完成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所以我也拥有了积极强大的心脏,他们一直很关怀我,但又没有把我惯坏,我为我想做的事情努力奋斗,我感激他们为我做的一切,我很幸运作为他们唯一的孩子,收获了他们全部的关怀。我的父母对我一路以来的成就表示非常自豪,同样有他们参与陪伴的我的人生,我也感到非常骄傲。感谢他们在我的人生道路上为我指引着方向,一如既往地鼓励着我,对我产生积极的影响,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如今的我。无论是日常生活中对于常人来说简单的小事,还是到了赛场,他们给我提供了太多太多的机会,尽可能给我最大的支持,他们让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其实,我认为从小这样长大也是一种特殊的幸运,因为我14个月的时候就得了这种病,所以我想象不到如果我作为一个健全的人将如何生活,但是我在骑马的时候,那种感觉对我来说是平常的,因为我用不到我的下半身,我在骑马的时候腿搭在马上,所以我的腿会随马摆动,我无法控制我的腿。因此我要训练我的马适应更多扶助,我依赖于我的声音扶助,因为我们在比赛中是允许使用声音的,我训练我的马去听一些声音扶助和简单的词汇,仅仅是简单短促的提示,他们就知道我想要做什么,是想要更多动力还是收缩。

image

不仅是声音那么简单,我也需要强大的核心和平衡感,当然在我的马鞍前面也有一个鞍环,我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抓住它,给我十足的安全感,当我在做伸长快步和伸长跑步这些需要很大动力的动作时我就会抓住这个鞍环,会更安全。

我记得在我8岁或是9岁时,有次我落马时脚卡在了蹬里,由于我下半身没有任何知觉所以我什么都做不了,我险些被拖行,当然这种情况正常人也会发生,但是发生在我们身上可能会更危险,也正从那时起,我决定取掉脚蹬,这样也保证在我以后发生落马的时候不会被拖行。

有些健康的骑手会比较害怕在比赛中脱蹬,但取掉脚蹬的确让我又成长很多。当然我们不是在驾驭机械,而是一个有着自己想法、感受的活生生的个体,所以当他们想要尥蹶子或是闹的时候他们就会去做。在我和搭档参加的2018年世界锦标赛上,我获得了两枚银牌,搭档还是仅仅配合了9个月的母马,它真的是一个超级棒的搭档,我们之间有非常好的联系,但在最后一天的自由演绎大奖赛时,它的表现有些不同寻常,它有些受惊,然后在我们开始做第一组动作时,它突然尥了一个天大的蹶子,把我摔了下来,在这个世界舞台的比赛上,这严重打击了我的自尊心,但马就是这样,无论你是谁,你拿过多少成绩,马总会把你带回现实,比赛中的失误和落马都是这项运动中的一部分,我们不应该去回避落马或是失误。

2017年是我最糟糕的一年,我失去了我的爱马JP,这对我来说是晴天霹雳,第二匹马本来打算在JP一旦出现跛行的情况时作为备用马。欧锦赛那年,我被邀请作为赛事解说,我之前从未经历过这些,但我很喜欢说话交流,这也使我敞开心扉,发掘了很多之前没有体验过的世界。后来我被更多舞步赛事邀请去解说,还受到邀请去主持国际马联年度大奖颁奖典礼。我喜欢到处跑,喜欢欣赏我热爱的运动,这对我来说是幸福的。

2012年伦敦奥运会夺得残奥会盛装舞步的金牌后是我搭档同一匹马离欧锦赛冠军、世锦赛冠军最近的一次。我是2013年欧锦赛冠军,2014年再次进入世锦赛决赛时,我的两次世锦赛之旅都有些不顺利,我在比赛中过于紧张,导致JP也受到干扰出现失误,最终我们以银牌收场。

image

后来在与一个其他项目的运动心理学家Kate交流的过程中她开导我,我已经在场上把我能做的做到了最好,我无法掌控天气、无法掌控裁判、无法掌控观众会做什么,我唯一能掌控的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她完全改变了我之前的观点,我不知道我现在的搭档Lottie是否会成为带我获得三枚金牌的马,但我知道我们一定会尽可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平,在今年的东京残奥会上,我和Lottie应该是我们所在的级别中搭档时间最短的一对,但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当这些成功的因素汇集在一起时,我们一定会实现一直以来的梦想。

本文仅代表转载平台和作者本人观点。
经公众号“国际马联”(ID:FEI_GuoJiMaLian)授权转载。原文及标题略有改动。
图片来源于国际马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阅读原文

收藏
83.64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5916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