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可可艺术:女性柔媚力量
2021-09-14 14:47 星期二
六柿 典藏Artcoco

洛可可(Rococo)风格并不是一种新的艺术形态,而是巴洛克风格在法国的一种变异与延伸,于十八世纪初,在法国巴黎盛行。

提到巴洛克时代的法国,许多人首先会映入脑海的,就是太阳王路易十四,与他那震惊欧洲的凡尔赛宫,法国在2015年的时候,就推出了一部耗资超过2.15人民币的影集《凡尔赛宫》,将富丽堂皇、奢华糜烂的凡尔赛宫与路易十四讲述得淋漓尽致,而这部影集最后也因为太过情色与暴露,惨遭腰斩。

但路易十四去世以后,一个世代的风格转变了。

image

弗拉戈纳尔的作品《门栓》,描述了贵族间的私生活

提起法国宫廷培养出来的皇家美院人才,对于不同艺术风格的扬弃,最开始由法国巴洛克艺术的奠基者普桑的推崇者掌权,之后又换成鲁本斯的推崇者,两派人马的争论成了风格之争。普桑的推崇者强调素描构图的重要性,但鲁本斯的推崇者强调色彩,最终,色彩派占了上风。

于是在巴黎的升天大教堂与凡尔赛皇家教堂,都可以见到鲁本斯的后继者,发挥才华创造的装饰传统。

鲁本斯的影响力非同小可,几乎影响欧洲此后三百年的艺术发展,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的研究员曾经说过,如果没有鲁本斯,可能就没有往后的洛可可、浪漫主义、东方主义,更可能连印象派都没有了。

学院美术不断的发展,到了路易十四的曾孙,路易十五在位时,学院样式的发展也更加多元。

image

布歇《蓬帕杜夫人》

在此不能忽略的,就是女性发挥的影响力,路易十五的情妇、蓬帕杜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为洛可可风格的推动,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力,成为洛可可的代言者。

蓬帕杜夫人是谁?她是路易十五最有名的情妇。但她并不是单纯美貌而已,交际手腕也十分高明。蓬帕杜夫人很喜欢文艺活动,甚至组建自己的沙龙。“沙龙”是一种私密的聚会,通常是主人邀请许多客人,增进彼此的交流,藉以提升个人涵养。法国著名的启蒙思想家伏尔泰(Voltaire),就是蓬帕杜夫人沙龙的座上宾。

布歇(François Boucher)是洛可可风格的代表艺术家之一,他进入宫廷之后,曾为蓬帕杜夫人绘制过许多幅肖像画,其中被认为最杰出的一件,目前保存于德国慕尼黑。

在这件身着绿裙的《蓬帕杜夫人》(Portrait of Marquise dePompadour)画像中,布歇充分表现出这位夫人优雅、贵气与知性的一面。蓬帕杜夫人手拿书本,倚靠着床,她的左边的桌上放着书信,抽屉里插着鹅毛笔,还有脚边散落的乐谱、版画和素描,都说明了这是位喜爱文艺的女士,也恰如其分说明了她艺文推动者的形象。

image

布歇《戴安娜出浴》

蓬帕杜夫人对于当时皇室宫廷的影响力非常深。《绝代艳后》这部电影,描绘法王路易十六的妻子玛丽王后,电影里处处可以看见蓬帕杜夫人带起的流行。例如,女性皇室贵族喜欢顶着梳的高高的发型,就是蓬帕杜夫人带起来的潮流,要说她是法国皇室的时尚总监,也一点都不为过。

比之巴洛克风格讲求华丽和光影效果,重视强烈的光影对比与戏剧性的艺术表现,洛可可的特征是讲求柔软的色调与弧形曲线,喜欢描绘美化过的爱情与较为活泼欢愉的风情。

出身于法国乡下工匠家庭的华铎(Jean-Antoine Watteau),就成为皇家美术学院的一员。他为贵族城堡做室内装饰,为上流社会提供庆典与盛会的设计,但在热闹欢乐之余,他也绘制一种远离凡尘琐事、像梦境一般梦幻的欢乐野宴。

image

华铎的《发舟西地岛》凸显洛可可画风的琐细和美感

著名的学者贡布里希(E.H. Gombrich)这样形容华铎的画作:“在永不下雨的奇幻公园里举行着欢乐野宴,每位淑女都美丽、所有恋人都优雅的音乐宴会,人人都穿着闪耀的丝质衣服,却不虚有其表,在那里,连牧羊人与牧羊女过的日子,都好似一串小步舞曲。”

许多人认为华铎的艺术反映了当时贵族的雅好,将他誉为洛可可艺术之父。他创始了这类如梦似幻,优雅迷人的“游园雅宴”(fêtes galantes)题材,一时蔚为风尚。

洛可可艺术最后一位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弗拉戈纳尔(Jean-Honoré Fragonard),他的代表作《秋千》(Leshasards heureux de l'escarpolette),是谈起洛可可艺术时,大家脑海中会浮现的作品。这件作品刻画出贵族骄奢意淫的生活,仿佛也为即将面临法国大革命的皇室,敲了一记挽钟。

弗拉戈纳尔在《秋千》这件作品里,描绘了一对轻挑与寻欢作乐的男女,这幅画也被认为描绘了美好的爱情。在背景的一片绿荫之中,观众的目光很容易被画面正中间的粉衣少女所吸引,她坐在荡地老高的秋千上,衣裙飘扬,像一只飞舞的蝴蝶,一只脚尖翘起,鞋子飞了出去。而随着动线才会注意,少女群底下,几乎被绿茵遮盖住的一名男性。

image

弗拉戈纳尔《秋千》

路易十四成为弗拉戈纳尔的主要雇主后,他的画作基本上都是主打享乐和情欲,画作颜色柔媚,笔触轻快,有如婉转的浅斟低唱,很受到皇室贵族的喜爱。

然而在法国大革命后,失去了雇主与经济来源的弗拉戈纳尔逃回家乡。在19世纪初,他又回到了巴黎,但一直到他死后将近半个世纪,弗拉戈纳尔始终默默无闻,直到了19世纪的后半期,才又恢复名声。

一个世代终了,巴洛克的影响力也跟着走入尾声。

本文仅代表转载平台和作者本人观点。
经公众号“典藏Artcoco”(ID:art-coco)授权转载。原文及标题略有改动。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阅读原文

收藏
65.08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6878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