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要紧的就是赎回!鸣石封闭期产品赎回今天就已开始,等下周一太久,几家券商已先行动
原创
2021-10-15 17:05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刘超凤

财联社(上海,记者 刘超凤)讯,双方各出一招后,暂时和平地坐在谈判桌前。10月15日,鸣石投资李硕、袁宇发布联合声明,双方就公司管理事宜进行协商,目前已取得建设性成果,将于2021年10月18日(下周一)向各方公布结果。

但对于涉及各方特别是持有人来说,这个等待时间显然太过漫长,对于持有人来说,保护自身利益的最优选择,可能只有赎回一条路可选。

最新动态来看,鸣石投资正与代销机构协商尽快安排产品临时开放退出方案,以及确定具体临时开放退出时间,代销机构有序引导投资者自主选择是否退出。券商是重要的代销力量,仅北京、上海两地,涉及代销鸣石产品的券商就接近30家。据财联社记者采访了解,针对鸣石事件,多家券商均表示,会遵循持有人利益第一原则,一切以保护投资者利益为先,多方沟通协商,尽快确定解决方案,力争将持有人损失降到最小。

记者还最新了解到,已有投资人今日起开始赎回鸣石产品。有券商称,“公司以最快的方式进行处理,15日起已为客户办理赎回,18日也可办理,募集期产品全部可退。”

控制权纠纷一出,是否触发“关键人条款”并导致产品赎回甚至清盘?股权代持行为是否违反中基协登记须知的相关规定?除了解决眼下持有人的利益问题,鸣石及相关参与主体需要面的问题太多太多。

15日起已有券商为客户办理赎回

多家券商均表态,“持有人利益是第一原则”。鸣石事件爆出之后,各家券商从维护投资人利益出发,积极与管理人、投资人进行沟通,力求推动妥善解决。虽出发点一致,各家券商沟通的方案又各不相同。

不少券商暂停了鸣石产品申购。沪上某券商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暂时将鸣石投资移出我司代销私募基金代销白名单,暂停该产品在我司的申购。”在13日鸣石暂停产品申购之前,就有头部券商暂停了鸣石投资旗下新产品“鸣石傲华12号2期”募集工作,称发现其潜在风险信息,可能对产品运作产生重要影响。

根据中基协信息,鸣石投资目前在管产品213只。虽然公司表明产品赎回不受影响,但鸣石投资旗下不少产品处于封闭期,本身就无法赎回。

财联社记者了解到,鸣石投资就此正与券商协商尽快安排产品临时开放退出方案,以及确定具体临时开放时间。代销机构正与投资者充分沟通,有序引导投资者自主选择是否退出。有券商称,“临时开放时间很快会确定。”据悉,此次临时开放是根据协议临时增加的开放日。

总有券商快人一步,据记者最新了解,已有投资人从今起开始赎回鸣石产品,募集期产品全部可退,“公司以最快的方式进行处理,15日起已为客户办理赎回,18日也可办理,公司力争将持有人损失降到最小,募集期产品可全部退回。”更多券商表示,会从维护投资人利益出发,积极推动妥善解决,目前正与投资人沟通。

券商的烦恼不仅仅在代销,有业内人士透露,“很多券商不仅代销了鸣石的产品,资管部门的FOF产品也都投了。”

大额赎回可能造成基金波动,但量化投资的策略、投资风格更易于应对大额赎回。准星量化投资总监汪沛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一般来说,量化产品不会满仓,会预留一部分现金;量化私募的投资非常分散,投向几十只甚至几百只标的,拆单卖出,进一步降低对市场的冲击。数亿规模的卖单对市场或指数不会造成较大影响,从市场近两天的表现看,市场并未因单家机构卖压而造成波动。”

机构代销尽调的边界在哪里?

袁宇曾在声明中提到,“代持在投资尽调过程中,鸣石均曾披露。”这就把一众代销机构“拉下马”。私募代持违规,代销机构明知违规却仍然代持,责任在谁?若不清楚代持关系,是否尽调不尽责?代销机构尽调尽责的边界在哪里?

据悉,券商、银行、三方机构会代销私募产品。私募机构很多重大信息不必要对外披露,相比于公募基金更为不透明,如“黑匣子”一般,尽调水平更强的证券公司才是代销私募产品的主力。

据统计,北京、上海代销鸣石产品涉及的券商共有29家,分别是:国信证券、安信证券、浙商证券、瑞银证券、国海证券、兴业证券、招商证券、粤开证券、华融证券、平安证券、广发证券、光大证券、中国银河证券、中泰证券、中信证券、华福证券、国元证券、海通证券、中信建投、国金证券、民生证券、国泰君安、申万宏源、恒泰证券、中银国际证券、长江证券、东北证券、财通证券、华鑫证券。今年8月份,国信、安信、浙商、瑞银、国海5家券商还新增了对鸣石投资产品的代销备案。

实际上,有些券商不再代销鸣石产品。据财联社记者了解,中泰证券早前代销的鸣石私募产品已清盘,目前没有代销鸣石产品,亦不在中泰量化30底层资产之内。国泰君安目前没有代销鸣石产品。

鸣石双方发布联合声明

10月15日,就前两日的“控制权纠纷”事件,鸣石投资总裁李硕、创始人袁宇发布联合声明,称双方就公司管理事宜进行协商,积极处理分歧,并聚焦于将本次事件对公司的影响降至最低,目前已取得建设性成果,将于2021年10月18日(下周一)向各方公布结果。

image

10月13日,百亿量化私募“鸣石投资”疑似公司控制权纠纷传遍投资圈。公司创始人袁宇职务被解除,疑似触发了“关键人条款”,鸣石投资恐将面临大量赎回。

鸣石投资当晚作出正式回应,可归纳为三点:第一,暂停袁宇策略技术部负责人的职务,由公司股东、合伙人王晓晗负责策略技术部日常工作;第二,鸣石投资决定自10月14日起暂停公司旗下产品申购,产品赎回不受影响;第三,自成立以来,鸣石投资一直是由持股超50%的单一大股东李硕控制,股权结构稳定清晰。

值得注意的是,在鸣石投资李硕方的回应中,并没有否认触发“关键人条款”。由于关键人物的退出、离开或者更换,可能对基金运作产生重大影响,因此通常是私募协议的必备条款。

若确实触发“关键人条款”,鸣石投资将面临产品赎回甚至清盘的风险。量化私募规模暴增,也不排除规模暴跌。没有市场行情,没有投资人信任,没有核心策略能力,量化私募的规模很难做大或维持。行业内并非没有先例。

袁宇当晚又随即发布了《告全体员工书》,对李硕单一控制鸣石投资进行反驳。其中提到,袁宇通过控制的上海松盟持有鸣石投资累计85%股权(直接持股35%,委托总裁李硕代持50%),是鸣石投资真正的“实控人”,且股权代持在投资尽调过程中均曾披露。

股权代持行为涉嫌违规

谁才是鸣石投资的实控人?

根据天眼查资料,李硕持有鸣石投资50%的股份,上海松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松盟”)持股35%。而上海松盟由袁宇实际控制,持股比高达72.5%。

看似李硕是鸣石投资的实控人。袁宇却拿出2017年上海松盟与李硕的一份股权代持协议,李硕名下50%的鸣石股权,由上海松盟委托其代持。袁宇则通过控制的上海松盟持有鸣石投资累计85%股权(直接持股35%,委托李硕代持50%),是鸣石投资真正的“实控人”。

股权代持协议,又牵出“鸣石投资成立之初是否合规”的问题。首先,股权代持行为违反了中基协登记须知的相关规定。早在2018年12月份更新的《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须知》中第五条明确规定,申请机构应保证股权结构清晰,不应当存在股权代持情形。

其次,中基协将会依法依规进行自律核查,如事实清晰,将采取措施,保护投资者合法利益。虽然未有明文明确协会将采取何种措施,但鉴于量化交易的敏感阶段,百亿量化私募又出现“控制权纠纷”的负面舆论,中基协不太可能坐视不管。“在鸣石投资后续重大事项变更等问题上,中基协想必会更加谨慎,也不排除对应新规出台。”某律界人士如此表示。

申浩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申岭律师认为,“(鸣石投资)股权代持没有经过工商登记,也未告知中基协,不具有对抗效力,公司需对社会公众及监管机构承担相应责任;若有文件证明公司向投资人披露了代持关系并且投资人予以免责等,那么在双方之间是存在效力的。”

控制权争夺通常伴随着公司股权权属不明、内控不完善、利益分配不均等问题,很可能董事会等公司治理规则未实际运作,对一家公司的长期发展影响很大。

收藏
125.27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06W 人关注
7554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