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米尔:细腻又诗意的回眸
2021-11-16 14:25 星期二
六柿 典藏Artcoco

黑暗中,一位女子侧着身,微微转过头来,披在肩上的头巾,蔚蓝如海洋、明黄如朝阳。她的肌肤柔软滑嫩,朱唇微张,衬托着幽暗的背景,明亮的光线仿佛在她的眼眸与嘴唇上跳耀,她的一双大眼睛“如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似乎藏着千言万语,与之相互辉映的,是左耳上的一只白色珍珠耳环,闪耀着光芒。

image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这件被称为“北方蒙娜丽莎”的作品,出自于荷兰黄金时代的艺术家,维米尔(Jan Vermeer)之手。与《蒙娜丽莎》一样,这件作品的尺幅也不大,但比起《蒙娜丽莎》给予观众的神秘感,《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更多是一种明丽感。

这件作品如今收藏在荷兰海牙的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在介绍《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纪录片中,女馆长戈登克(Emilie Gordenker)这样说道:“这幅画与其说是人像,不如说是’恋爱‘的画像。”

这幅画像中的女子是谁?画出了这位美丽少女的艺术家维米尔,又是谁?

2003年,一部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上映,两位主角的扮演者都大有来头。戴着耳环的女主角,正是如今漫威电影中“黑寡妇”的演员斯嘉丽·约翰逊,而艺术家维米尔,则是《王牌特工》中迷人导师哈利的演员科林·费斯。

image

斯嘉丽·约翰逊与科林·费斯共演的同名电影

这部电影描述在维米尔家中帮佣的女仆葛里叶,与才华洋溢却沉默的男主人互相吸引,两人在平静之下暗潮汹涌的情感,在一同制做作画的颜料、研究暗箱、讨论画作颜色等过程中越走越近,却始终压抑着没有越过道德的界线。

在被妻子发现两人暧昧的关系之后,维米尔答应画商的要求,把葛里叶当作模特,绘制了这件《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最后葛里叶被赶出维米尔的家,却收到了从远方送来的珍珠耳环。

虽然女仆与艺术家的爱恋纯属虚构,甚至有许多人认为这位“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应该是维米尔的女儿玛丽亚,但整部电影将那个时代的荷兰生活与艺术交易市场,描绘地十分深刻,并且融入了许多维米尔作品的元素,如用着明亮而温柔的色彩,平淡却隽永的叙事方式。

image

维米尔《读信的蓝衣女孩》

除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还有另一件也是根据维米尔画作改编的小说《穿风信子蓝的少女》(Girl in Hyacinth Blue),一位艺术家的作品能让人从中衍生许多想象,可以很好地说明其作品是多么令人着迷与好奇。

维米尔是荷兰的代尔夫特人(Delft),一位奇特的艺术家。他慢工出细活,一生所完成的画作并不多,流传下来的甚至不超过36幅。艺术家本人甚至可以说很“宅”。他在画作中经常表现的题材,几乎都是居家房内的场景:一位简朴的人物独自从事着简单的工作,例如正在倒牛奶、做家务或是读信,且很多是女性。

维米尔对物象的细腻观察,也融入了时代的特色,成为人们如今了解十七世纪荷兰的重要线索与钥匙。例如,来自中国的瓷器在海上贸易发展后大受欢迎,荷兰也在十六世纪以后受青花瓷影响,开始制造“代尔夫特蓝瓷”。家家户户风靡瓷器,并以此成为彰显财富和品味的象征。而在维米尔的画作中,也能看见配合屋主的品位与审美所作为装饰的这类瓷器。

image

维米尔《终止演奏的女孩》,桌面上放着当时流行的瓷器

此外,维米尔也喜欢使用黄色与蓝色,偏爱用黄白色来显出蓝色的强烈对比。

学者普遍认为,维米尔透过当时十分罕见的暗箱手法来观察物象、辅助绘画。当时荷兰著名的科学家雷文霍克(Antonievan Leeuwenhoek)是维米尔的好朋友。雷文霍克精通光学显微镜透视,维米尔应该是从他那里学到了这项技术。因此在维米尔的作品中,会有超乎一般视觉感受上的变形透视,以及放大的前景,某些物体还会闪耀着奇妙的光点。

在维米尔离世以前,庞大的经济压力几乎让他无法负荷,死后一段时间其画作也乏人问津,流散各地。他默默无闻,直到十九世纪之后,才受到众人的认可,成为不容忽视的伟大艺术家。但因为作品传世量稀少,维米尔被伪画与仿作者盯上,其中最为知名的伪画案例就出自二十世纪时同为荷兰人的画商兼画家米格伦(Henricus Antonius (Han) van Meegeren)之手。米格伦利用众人对维米尔画作的求知若渴,一步步编织骗局,欺瞒无数专家学者的眼睛,在真相水落石出后也让众人大跌眼镜。

image

维米尔《倒牛奶的女仆》

有别于同时代其他荷兰艺术家静穆严肃、犹如史诗的作品,维米尔的画就像是温婉的日记或散文,如同他最为著名、收藏在海牙莫利兹官邸(Mauritshuis, The Hague)的风景画《代尔夫特风景》(View of Delft),在简洁的光线与几何构图中,能看到清晨的代尔夫特,天光、水色与倒影极为巧妙地和谐交融,让这件作品显得细腻、温柔而绵长。

image

维米尔《代尔夫特风景》

维米尔的作品就像是罩在荷兰清晨河岸上的光,缓慢,却如诗如歌。法国作家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在著作《追忆似水年华》里提到这件作品,惊叹道:“第一次在海牙见到《代尔夫特风景》时,我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画作。”

普鲁斯特这样诠释维米尔:“他的画,是一个世界的片段,在这些片段中,他将这个世界组合了起来。”

本文仅代表转载平台和作者本人观点。
经公众号“典藏Artcoco”(ID:art-coco)授权转载。原文略有改动。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阅读原文

收藏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6885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