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进房退,传统家庭理财思路正被打破,平安证券魏伟:中国资本市场的机会才刚刚开始
原创
2021-11-17 13:56 星期三
财联社记者 吴昊

财联社(深圳,记者 吴昊)讯,随着“房住不炒”、养老第三支柱建设等政策落地,居民资产配置已迎来拐点,传统的以房产、银行理财为主的家庭资产配置思路,或将在形势下被打破,并转向新的配置方向。

由平安集团近日主办的“平安大讲堂——新经济形势下,居民资产如何下注”活动现场,平安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首席策略分析师魏伟提出观点认为,展望未来3-5年,居民总体资产配置思路可以总结为“股进房退,债券作为配置类资产”。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总规模超过240万亿元。而随着人口结构、政策导向等多重环境的改变,居民资产配置的趋势,也呈现从现金、房地产为代表的资产向金融资产的转变。新趋势之下,有哪些配置重点可关注?魏伟在当日分享中给出了精彩观点。

居民金融资产配置改善空间巨大

1998年房地产市场化改革以来,房地产便作为我国居民重要的投资类资产,并在过去20多年时间里,带来了很好的财富增长的体验。

一组对比数据或能更好地感受过去几十年间,居民资产配置的主要倾向。2005年,房产在居民总资产中占比为62.8%,到2019年这一比例虽然有所下调,但仍维持在55%的高配比;存款类资产占比始终在20%-30%间波动,2019年这一数字为26.6%,属于居民配置的第二大类资产;而相比之下,股票、基金、债券等投资属性较强的金融资产的占比始终偏低,截至2019年,仍只分别为4%、4.6%和0.6%。

“与国际相比较,中国居民金融资产配置总量与结构均有改善的空间。”魏伟指出,从中长期看,宏观经济与政策环境的变化,将驱动中国居民资产配置结构继续发生变化。尤其是2016年以来,已逐步进入创新驱动、科技驱动的经济发展阶段,并伴随着资本市场改革进程的再提速。

从长期趋势来看,魏伟认为,宏观经济与政策环境的变化,将驱动居民资产配置结构继续发生改变。一方面,随着中国人均GDP的提升,经济增速将不可避免地换挡下行,“对居民而言,或存在存款利率收益持续下降的情况,无法保证资产的保值增值。”因此,非存款类金融资产的占比将持续提升。另一方面,中国房地产行业受到“房住不炒”及未来房地产税等长效调节机制的压制,未来将进入下行周期,资产增值效应将显著下降,“房产在中国居民资产配置中的占比可能进一步走低。”

相较于海外成熟的资本市场,当下中国权益市场在制度、资金、投资者等各个方面正逐步走向成熟。因此展望未来,魏伟分析表示,中国未来5-10年中,居民在资产配置方面,首先要重视股票和权益投资的价值。

重视“专精特新”投资机会

“对于居民来说,去分享企业发展、创新和成长的过程中的资本红利,在未来资产配置方面将是非常重要的趋势。”魏伟在进行权益市场机会剖析时强调,中国的资本市场的机会才刚刚开始。

今年以来,中央频繁传递出加快推进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政策信号,在此政策基调下,魏伟指出,这将在两个核心方向上重塑中国中长期产业发展的格局。

一方面,是高质量发展,“就是把蛋糕做大。”其中包含了三个核心的发展领域,第一是科技创新,通过产品和技术创新解决高端技术环节“卡脖子”问题,同时推动数据信息技术的升级和融合应用,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第二是绿色低碳、碳中和产业和绿色产业的快速发展,其中重点包含了新能源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以及一系列环保、绿色、低碳的行业发展;第三是进一步做好消费升级,扩大中国居民的消费能力和意愿,其中包含生育、休闲、健康、养生、新兴消费、高质量消费等板块。“这是我们认为在未来共同富裕的大格局下最重要的三大产业的发展领域。”魏伟表示。

另一方面,是促进公平,重点围绕教育、医疗、房产以及收入规范、互联网监管等领域。“总体来看,我们认为2021年是一个政策的变局之年,我们的产业发展也在这变局的过程中,有了更加明确的趋势和方向。”

正是基于经济转型的大背景,魏伟认为,于权益市场而言,应在密切关注龙头上市企业的同时,重点把握专精特新企业的发展潜力,“尤其是在专业领域具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和创新精神的企业,也是当前资本市场着力推动和支持的企业的领域,它们将成为未来资本市场最具发展潜力的领域之一。”

同时,魏伟还表示,未来中国经济将围绕区域经济和产业集群,着重重点行业的打造与发展,“我们可以看到,例如在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中国以区域发展、产业集群和产业链的方式,取得了较好的发展态势,在上市企业和资本市场方面呈现出良好的集群效应。”

债市存在长牛基础

债券市场一直以来是居民获得相对稳健投资回报的重要投资品种。魏伟分析认为,从全球趋势来看,随经济增长逐步迈向平稳,长期的利率依然处于下行的空间中,低利率时代还远远没有结束,债券还存在长牛的基础,“在债券市场每年都有投资机会,它的配置机会是长期存在的。”

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程度逐步加深,债券通等外资投资渠道不断拓展,外资入市也更加便利。例如2017年7月,债券“北向通”先行落地,再到2021年9月“南向通”正式开通,二者共同标志着中国的债券市场实现了双向通车。

魏伟表示,目前不少境外投资者也已将买入中国债券作为长期策略。“对于海外投资者来说,中国当前债券市场的利率水平,是具有较高的投资和配置价值的。”另外,中国信用市场也正逐步走向成熟,与股票市场一样,信用市场也在经历市场的规范、调整之后,逐步呈现出更具投资特点的变化。

“债券市场的规模正在稳步扩大,市场结构逐步优化。”数据表明,2014年后,债券市场发行速度正明显加快;截至2020年,债市全年发行规模已达到56.84万亿元。同时存量市场的也正不断扩大,截至2020年,债券市场总规模已达114.4万亿元。

“这将为投资带来的价值就是,居民有了更大的资产配置的市场和空间可供选择。”魏伟表示,债券具有收益相对稳定、波动相对较低的特征,可作为居民资产配置的“底仓”,也适合风险偏好更低的投资者。

房地产需求降温,价格结构分化

对于当下备受老百姓关心的房地产市场走势,魏伟分析称,从长期趋势来看,房价整体增速趋稳,且波幅降低。同时房价呈现结构分化,核心都市圈或具备长期价值。

魏伟认为,当下房地产市场背景需要从三个方面去看。第一,是中国人口增速长期下行,导致地产需求减弱。他谈到,“中国人口的拐点在2010年出现,经历了10年之后,老龄化的趋势还是在不断地体现。在老龄化的趋势之下,对于住房未来的需求会有一些下降。”

其次,是“房住不炒”政策的常态化,以及稳地价、稳房价和稳预期的“三稳”目标更加明确。“当然,大家不用特别担心,我们觉得长效机制对中国的地产行业而言,带来了更加健康和有序的发展趋势。”

第三,房产税试点拉开序幕,或在短时间内对楼市产生一定冲击,魏伟分析称,冲击大小主要受到免征范围、边际税率等因素影响,后续仍需关注各地具体试点方案。同时他强调,中长期来看,房地产税出台并未改变区域楼市趋势,楼市更多仍是受到供需等区域基本面因素影响。

展望未来3-5年,魏伟认为,总体的资产配置思路可以总结为“股进房退,债券作为配置类资产”。他表示,作为长期的投资配置,整体来看金融资产的占比需要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而金融市场将成为未来,包括支持实体经济和服务居民资产配置的非常重要的领域。

收藏
125.15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06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