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布建设“比特币城” 年轻的总统能把萨尔瓦多带向富裕之路吗?
原创
2021-11-26 15:22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徐赐豪

财联社|区块链日报(北京,特约作者 刘慧莹)讯,有媒体报道,在上周刚刚过去的“比特币周”闭幕式上,萨尔瓦多总统纳伊布·布克尔宣布,预期在萨尔瓦多建设一座“比特币城”。这是继今年9月7日,比特币正式成为法币后,该国对比特币的又一重大推进。这也让这个赤道线上的火山之国,因为比特币再次登上世界“热搜”。

据悉,世界上首座“比特币城”将是圆形的,像一枚硬币,位于萨尔瓦多两座城市——拉乌尼翁省首府拉乌尼翁市(La Union)和孔查瓜市(Conchagua)之间。萨尔瓦多政府计划利用该国多火山的地理优势,在火山旁建立发电厂,为“比特币城”和比特币的开采提供能源。除10%的增值税外,“比特币城”将不征收任何其他税。

在总统的倡导下,人们对比特币的狂想像萨尔瓦多经年未喷发的火山。但是“比特币城”在未来能否建起,是坚实的大厦还是空中楼阁,或许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检验。

独裁者的试验场 image

比特币周的闭幕式上,这位萨尔瓦多的80后总统反戴棒球帽,一身白色西装,用一种近乎创业者路演的方式向世界推广自己的城市。“那将是一个成熟的大都市,拥有住宅、商业区、餐厅、机场以及港口和铁路服务。”布克尔在闭幕式上畅想。他在推特上直言:“在这里投资,赚你想要的钱。”

萨尔瓦多还将发行世界首支比特币主权债券,由区块链技术企业Blockstream提供技术支持。这种被称为“火山债券”的10年期债券票面利率6.5%,其中一半资金将转换为比特币,另一半将用于“比特币城”建造。

萨尔瓦多大规模推行比特币的使用,有着鲜明的现实原因。

萨尔瓦多是农业国家,在过去,咖啡和棉花等农作物作是该国境内主要经济来源,但对经济贡献微薄。该国经济严重依赖境外汇款,2020年超过200万萨尔瓦多人从境外汇回近60亿美元,相当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3%。其中很大一部分直接流入了跨境交易中介机构的口袋。比特币的使用一定程度可以帮助民众减少境外汇款成本。

但萨尔瓦多总统纳伊布·布克尔本人,是建设“比特币城”事实上的催化剂。这也源自布克尔对所有公共权力几乎全部的控制。在推进“比特币法”的过程中,由于他的政党在84个席位中拥有64个席位,在总统提交国会后,对该法案的讨论只持续了几个小时,没有修改就全部通过。

布克尔将“比特币城”比作马其顿王国亚历山大大帝创建的城市:“有机场、住宅区和商业区,还有一个从空中看像比特币符号的中心广场。”

布克尔描述的未来城市称不上繁华,但对于萨尔瓦多来说已经无异于天堂。因为萨尔瓦多还有一个别称,那就是美洲地区的伊拉克。这里风景优美,却因为落后的经济和动荡的社会,成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国家之一。当地帮派众多,平均两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是帮派成员,是世界上黑帮人均比例最高的国家。街头火并、毒品和各种暴力犯罪在这里随处可见,每年和帮派有关联的死亡率高达总死亡人数的30%。

在如此社会治安下,民众对资产的保护、对政府出台政策的态度似乎更为谨慎。

位于该国首都的弗朗西斯科Gavidia大学(UFG)研究显示,77%的萨尔瓦多人认为将比特币作为法币“不太明智”或“根本不明智”,61%的萨尔瓦多商人表示不愿意接受比特币支付,而82.8%的人更喜欢美元,95%的人认为美元才是对他们的金融稳定有用的货币。

事实上,就连比特币是什么,大多数萨尔瓦多人都还搞不清。同一调查研究显示,该国65岁以上的人几乎都认为比特币是一种金属货币,30到55岁的人认为它是一种金属和虚拟货币,只有18到29岁的人中,会有人了解比特币是一种虚拟货币。

今年9月7日,萨尔瓦多正式将比特币作为国家法定货币与美元并列使用。在此之前的6月,萨尔瓦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宣布将正式把比特币作为合法货币的国家。此举在当地衍生巨大争议和混乱,萨尔瓦多各地爆发了反比特币的抗议活动,甚至出现烧毁比特币提款机以及暴力冲突事件。

看来在民众认知缺乏,基础薄弱的当下推行比特币为法币,建设“比特币城”等计划,还是略显仓促。

故障频出的数字钱包

今年六月通过的法案中包括,萨尔瓦多从9月7日开始,商品价格可以用比特币表示;任何经济主体都必须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比特币交易将不会被征收资本利得税,可以用加密货币进行交税纳税。

而在9月7日比特币推行之初,萨尔瓦多政府上线了名为Chivo的比特币电子钱包应用程序,赠送给每位公民30美元的比特币,并在全国安装了200多台新的自动取款机。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布克尔政府还为一支用来保障兑换的基金拨出了1.5亿美元,旨在让人们能够通过Chivo电子钱包实现比特币与美元之间的自动兑换。此外,在萨尔瓦多投资3枚比特币的人将可获得永久居留权。

各种对于比特币友好的政策都禁不住技术故障的“破防”。在比特币正式成为当地法币的第一天,萨尔瓦多就遭遇了市场闪崩、钱包故障的情况。由于技术不完善,比特币电子钱包Chivo上线后就遇到了加载失败、无法验证、转账收不到等问题。

成百上千的示威者涌上街头,很多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把比特币作为官方货币将严重损害萨尔瓦多的国家经济和民众的财产,很多人害怕失去储蓄或养老金。因为比特币的币值波动大、现实操作复杂,甚至金融监管尚不健全,很多人认为使用比特币是一种“赌博”行为。

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对于萨尔瓦多这一举措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表示担忧。除了比特币波动带来的经济风险外,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表示,让比特币成为官方货币可能会让一个国家更容易进行洗钱和其他非法金融活动。

萨尔瓦多在技术风险、金融风险并存的状况下推行比特币作为法币的使用,无异于揠苗助长,前景令各方担忧。

加密金融,“毒药”还是“解药”?

萨尔瓦多为什么要如此热烈地拥抱数字货币?有人认为,是纳伊布·布克尔为了改变国家落后的金融现状,企图通过比特币等虚拟资产,招揽海外游资进驻萨尔瓦多,从而带动本国开发和经济增长,力挽狂澜。但成效如何,目前看还不得而知。

分布科技CEO达鸿飞认为,萨尔瓦多的“比特币城”用融资的资金购买比特币,这在根本上是小国对于当前以美元为首的全球金融体系的不信任。而萨尔瓦多对于比特币的一系列推动,也印证区块链技术已经越来越成熟,可以支持发行主权债券这种重要的金融活动。

以萨尔瓦多为代表的中美洲国家政要,也开始逐渐扎堆对加密金融表现出较大兴趣,包括巴拉圭众议员 Carlitos Rejala、巴拿马国会议员 Gabriel Silva,以及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墨西哥以及厄瓜多尔等国家的领导成员。这些国家都曾遭受殖民,目前经济不发达,通胀严重,且本国主权货币公信力较弱。倘若萨尔瓦多推进顺利,加密金融或将成为这些中美洲国家的新宠。

值得注意的是,萨尔瓦多商务和投资部部长米格尔·卡坦(Miguel Kattán)曾在当地报纸 El Mundo上说:“美元将继续是萨尔瓦多的法定货币。日常运营操作可以用比特币结算,当然也与它的美元价值相关。”也就是说,从目前状况来看,加密货币的功能与美元相似,起到帮助节约货币流通成本、刺激本国经济增长的功能。但二者相比孰优孰劣,目前不得而知。

达鸿飞直言,萨尔瓦多的“比特币城”宣布,只征收“资产增值税(value-added tax)”,暗含了一个本意,即全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换个角度看,是要尽可能让城市本身的潜力发挥出来,找到最合适自己的经济分工。这样才最有可能在全球经济周期中,受到的冲击更小。

如果“比特币城”最后能发展不错,这意味着萨尔瓦多在发展实体经济方面探索出了一条新的道理,或许我们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萨尔瓦多城市变成为“比特币城”。而将比特币作为“外汇储备”摆脱对外金融依赖,让自己的经济体在全球分工中找到属于最合适自身的定位,这两点如果能在萨尔瓦多实现,且得到很好的效果。或许全球的其他小国会效仿这一做法。

2017 年,位于南美洲的委内瑞拉曾宣布要发布加密货币“石油币”,并以该国石油和矿产储备为后盾,旨在突破美国的经济封锁。但最终石油币并未真正获得国际认可,也没有给委内瑞拉带来想要的国际融资,基本宣告失败。不过萨尔瓦多选择的这条比特币与美元并行的加密货币合法化之路,或可以被看作是美元与数字货币的“中间路线”。

纳伊布·布克尔带着与加密金融的不解之缘,去实现他的马其顿王国理想。但技术故障频出,民众反对声音强烈,此起彼伏的现实掣肘挑战着年轻统治者的执政能力。

或许只有足够久的时间,才能知晓比特币到底是萨尔瓦多的“毒药”还是“解药”。

收藏
137.9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1W 人关注
1.83W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