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马尔、字母哥等入驻星宇宙 第九城市能否咸鱼翻身?
原创
2021-11-26 16:48 星期五
财联社记者 徐赐豪

财联社|区块链日报(杭州,记者徐赐豪)讯,近日,美股第九城市宣布,旗下数字藏品明星社区平台“星宇宙” 已经和全球知名足球运动明星内马尔(Neymar da Silva Santos Junior)签定独家授权协议,内马尔将入驻星宇宙社区。

内马尔在内,目前已经有8位球星入驻星宇宙社区,并授权九城开发和销售这些明星IP授权的官方数字收藏品。包括韩国足球明星孙兴慜,两届美国NBA MVP得主字母哥等。

《区块链日报》记者获悉,星宇宙是第九城市自转型区块链挖矿后,在元宇宙领域的重要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2020年连续两年收入只有几十万人民币的第九城市在转型加密货币行业后,迎来2021年半年报1.25亿人民币的挖矿收入。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称,第九城市不管通过转型到低技术含量的挖矿,还是现在大火的NFT、元宇宙,都是“蹭热点”提振股价的举措,热点周期过后第九城市能否不被再次洗掉还是未知数。

下注元宇宙

据第九城市官方信息,“星宇宙”NFTSTAR是一个提供用户购买、收集、互动活动的数字收藏品社区平台。平台以全球明星授权IP所开发铸造的数字收藏品为为主要内容,用户可以在平台购买这些数字收藏品,每一个数字收藏品都在区块链上具有独一标记,由用户取得该收藏品的唯一拥有权。

《区块链日报》记者从第九城市内部人士获悉,与国内蚂蚁链粉丝粒、幻核基于联盟链不同,星宇宙选的是以太坊的侧链polygon,平台支持信用卡支付。

据了解,“星宇宙”社区将覆盖各领域的明星,包括但不限于体育、娱乐、艺术、行业名人等。平台初期将以全球体育明星为主要合作对象,第九城市近期将陆续公布星宇宙的体育明星阵容。

“未来会围绕社区的方式发展,将游戏、数字资产等元素融合进去。”第九城市总裁沈国定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星宇宙期望做成元宇宙的明星社区,而不只是简单出售NFT的市场,形成更多用户和用户、用户和明星的互动。

第九城市对NFT的探索始于今年上半年。3月16日,港股雄岸科技发布公告称,与第九城市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成立一间合营公司以探索NFT领域机会。

“星宇宙是九城设在新加坡的独立子公司,在国内没有业务。”沈国定向记者表示,与雄岸科技的合作协议不是第九城市主要项目。

8月30日,第九城市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将正式进入NFT业务领域,由旗下设于新加坡的全资子公司NFTSTAR Singapore Pte Ltd推出NFT交易及社区平台NFTSTAR(星宇宙)。

第九城市同时宣布,前Dapper Labs运营副总裁Gagan Palrecha已经受邀加盟星宇宙,担任首席运营官。

截至目前,除了内马尔以外,“星宇宙”社区公布的签约明星还包括:美国NFL橄榄球明星克里斯蒂安·麦卡弗里(Christian McCaffrey)、葡萄牙足球运动传奇明星路易斯·菲戈(Luís Figo)、韩国足球明星孙兴慜(Heung-Min Son),以及两届美国NBA MVP得主篮球明星扬尼斯·阿德托昆博(Giannis Antetokounmpo,绰号“字母哥”)和他的三位兄弟。

自陆续发布签约球星后,“星宇宙”全球预注册用户激增,已经有来自176个国家超过18万用户完成预注册。平台计划于2021年12月17日圣诞节前一周正式上线。

对于即将上线的新业务,第九城市董事局主席朱骏对外表示,NFT市场在全球范围正快速增长,NFTSTAR的业务发展具有巨大的潜力。在NFT及加密货币双核业务驱动下,第九城市的全球化战略已经形成,更广阔的市场将为公司带来更高速的增长。

“挖矿”动作频频

作为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第九城市进军“NFT”并不令人意外,此前,第九城市已经将核心业务从游戏领域转至比特币挖矿。

2021年,第九城市在“挖矿”方面更是动作频频。

1月4日,第九城市宣布,前任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孔剑平等四人签订具有法律责任的合作和投资条款约定书,第九城市将以约定分期方式授予合作方股份及认股权证,获取合作方的现金投资,以及排他性的协助第九城市开展加密货币相关业务。

此举标志着第九城市正式开启加密货币矿机业务。官宣当夜,美股开盘后第九城市股价应声上涨,以5.71美元高开,当日上涨87.01%至6.62美元,盘中一度攀高至8.10美元,涨幅达128.81%。

初尝加密货币甜头的第九城市,此后加快了官宣速度。1月25日,第九城市宣布与5位矿机拥有者签署具备法律效力的备忘录,将以增发新股的方式购买加密货币矿机。

2月8日,第九城市再次宣布,已经与6位矿机拥有者签署具备法律效力的备忘录,以增发新股的方式购买一批比特币加密货币矿机。这批设备将包括比特大陆、阿瓦隆及神马等不同品牌的比特币矿机,数量共10489台,总算力约为251PH/S。

在两次采购全部完成后,第九城市共完成部署36496台比特币矿机,总算力升级至约800PH/S。

在国内虚拟货币挖矿被清理整顿后,第九城市将矿机托管到俄罗斯、美国、加拿大等地。

除了比特币外,第九城市还加入了Filecoin和Chia等加密货币挖矿。

2月16日,第九城市宣布与一家Filecoin矿机服务商签署了一项1000万美元的合作框架协议,以现金方式购买Filecoin矿机服务器集群及技术服务,加入了IPFS分布式存储挖矿。

5月14日,第九城市宣布已经与三家Chia加密货币矿机供应商及云服务商签订了总价超过570万美元的服务器采购及云服务租用协议,获得约130P总算力,加入了硬盘挖矿大军。

转型加密货币挖矿后,给第九城市收入带来的极大的增长。

第九城市发布中期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收入1.258亿元人民币,加密货币挖矿几乎贡献了全部收入,而游戏半年收入只贡献57万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是国内最早的网络游戏公司,第九城市2019年全年收入只有34.3万人民币,2020年全年收入只有62.5万人民币。

痛苦的转型

第九城市本曾经是国内最早的网络游戏公司Gamenow(第九城市前身),得益于《奇迹》的强劲表现,2004年第九城市拿到了暴雪娱乐的《魔兽世界》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代理权,同年公司更名为第九城市,并登陆纳斯达克。

然而,第九城市与暴雪娱乐的蜜月期并不长久。2008年,双方合约期限到期,暴雪娱乐将《魔兽世界》交予网易代理。

与暴雪断交后,第九城市的财务状况直观地反映在股价上。自2007年至2020年,从最高52美元跌至不足1美元。一度被纳斯达克上市资格部门发出退市警告通知函。

2018年以前,第九城市收入结构主要来自网络游戏服务和其他收入,即公司旗下不断尝试开发的一些手游产品。但由于业绩表现一直不怎么好,第九城市将目光瞄向了区块链。不过当时主要集中在区块链技术方面。

据公司2018年年报,2018年1月第九城市位于新加坡的全资子公司9Singapore Pte.Ltd 与金谷科技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提供区块链相关服务。

第九城市在2018的年报中也明确提出,涉及到的区块链技术包含了提供加密货币发行等服务。从这个时间点来看,恰好是当时加密货币ICO发行潮引发的“加密货币热”时期。

除了区块链技术,第九城市还涉足了新能源汽车。

不过在2019年年报中,第九城市完全没提之前开拓的区块链技术业务。此外,在之后所有财报中也都未提及公司通过区块链技术和新能源汽车获取的收入数额。

杭州东元股权投资合伙人詹开元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通过代理游戏进入游戏圈,没有真正在中国市场开发出打得响的爆款游戏,让第九城市逐步没落;而2010年开始的移动手游热潮中,第九城市没把握住游戏载体改变带来的重新洗牌机会,成为了被洗掉的牌。

詹开元进一步分析称,第九城市通过转型到低技术含量的比特币挖矿以及现在大火的NFT、元宇宙,都是“蹭热点”提振股价的举措,热点周期过后行业肯定会迎来洗牌,第九城市能否不被再次洗掉还是未知数。

收藏
131.82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2.1W 人关注
1.83W 人关注
8558 人关注
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