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天然气市场会否再迎动荡年?这几大因素将决定最终命运
原创
2021-12-03 11:31 星期五
财联社 潇湘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对于全球天然气市场而言,今年无疑经历了一场难忘的“旅程”,大部分时间里气价都在攀升向新的历史高位——飙升至创纪录水平的亚洲和欧洲天然气现货合约,引发了从新加坡到英国的工厂大范围关门,以及能源零售商破产。价格上涨也意味着存储设施无法像往常一样补充足够的库存,在欧洲的不少存储中心,库存正加速枯竭。

而眼下,上述这些糟糕的局面或许还远未结束。尽管美国天然气价格近期大幅回落,但全球许多地区即将迎来寒冬,电力和能源价格持续居高不下。事实上,即便能够侥幸熬过冬天这一劫,对市场可能在明年大部分时间内供需失衡的担忧,也依然存在……

以下是业内人士认为最可能左右明年天然气市场走向的几大关键因素:

①北溪2号命运会如何?

当连接俄罗斯与德国的北溪2号(Nord Stream 2)输气管道正式启动时,欧洲极高的天然气价格应该会出现暴跌,因为这一新管道完全能够缓解人们对欧洲天然气短缺的担忧。但问题是,眼下没有人能确定这一场景何时能发生。

这条总长1230公里(764英里)的管道项目的审批上月已被德国政府叫停,目前仍在等待德国监管机构和欧盟当局的审查。这意味着欧洲大陆今冬可能注定难以再依靠这条输气管道,俄罗斯也无法从此提供额外的数十亿立方米天然气。

这一审批过程可能会将最终的运营时间推迟到2022年春季甚至夏季。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NEF)预计,没有北溪2号管道的情况可能会在今冬结束时将欧洲库存推至极低水平。这可能最终会迫使欧洲政府在那之前以某种方式批准该管道,从而为家庭供暖并降低费用。

image

②中国需求将登顶?

得益于疫情后强劲的经济复苏进程,中国对液化天然气(LNG)的需求正持续上升。数据显示,中国今年就有望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国,这远早于分析师原先的预测。随着2021年中国经济增速有望超过目标,政府对明年充满信心,这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中国与其他天然气消费大国间对液化天然气需求的竞争。

image

壳牌能源(Shell Energy)执行副总裁Steve Hill表示:“中国显然将增加天然气需求。同时,如果中国必须找到减排的解决方案,天然气将势必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因为最终煤炭将需要被逐步取代。”

③大型项目能否获批?

从美国到莫桑比克,大量的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都在争夺最终的投资开发权。在因疫情大流行而暂停审批后,新的项目正在获得批准,最新的案例是Woodside Energy Ltd.在澳大利亚斯卡伯勒的开发项目,这是其120亿美元投资计划的一部分。

包括Cheniere Energy Inc.、Venture Global LNG Inc.和Tellurian Inc.在内的美国开发商则正忙于为他们拟议的出口项目签署供应协议。这些公司坚持认为他们将在明年获得融资。至于它们是否能在2022年实现上述目标,将有助于判断在本十年结束时市场上是否有足够的天然气。

④美国将成最大出口国?

路易斯安那州两个新建的液化天然气出口设施,将使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在Sabine Pass和Calcasieu Pass的6号液化天然气管线的调试工作已经开始,现在仅有的悬念是它们何时能发送第一批货物。

Sabine Pass已经生产了第一批液化天然气,预计将在明年第一季度末投入商业服务,比原定的保证完工日期提前了一年左右。而使用模块化的施工方法,Calcasieu Pass也已接收少量的天然气作为转化为LNG的原料。

虽然美国目前的液化天然气产量仍低于卡塔尔和澳大利亚,位居世界第三,但如果海外竞争对手在明年面临产量问题或维护问题,美国产量可能会跃居全球第一。

image

⑤TTF将扮演天然气领域的“布伦特原油”?

在今年欧洲能源危机中“声名远扬”的荷兰基准TTF(Title Transfer Facility)天然气期货,未来或许将不再是荷兰人乃至欧洲人的“专利”。ICE公用事业市场董事总经理Gordon Bennett表示,TTF已经成为了天然气市场的“布伦特原油”,料将吸引更多来自欧洲以外人士的参与。

亚洲现货基准的JKM(Japan Korea Marker))天然气近年来流动性也大幅增加,但仍落后于TTF,这使后者有望成为交易员更值得信赖的选择。许多海外液化天然气供应交易,包括Integracion Energetica Argentina SA和Korea Gas Corp的收购,今年都与TTF有关。

BEnergy Solutions DMCC驻迪拜的总经理Sarah Behbehani表示,对于贸易商来说,由于风险价值(VaR),他们越来越多地使用TTF,目前其正成为其他地区天然气价格变动的主要驱动力。在过去的一年里,亚洲的液化天然气价格与荷兰市场已愈发同步。

image

⑥绿色转型影响几何?

在未来几十年里,关于天然气在能源转型中所扮演角色的辩论料将会更加激烈。除了碳排放外,整个天然气价值链还会排放大量甲烷,这有可能颠覆全球遏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努力。

企业面临着来自投资者、政府和消费者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它们加强自身的“绿色资质”。意大利能源巨头Enel SpA目前将2040年定为放弃天然气的最后期限,称这种燃料在发电方面将不再具有竞争力。法国邮政银行(La Banque Postale)计划在2030年前退出天然气行业,成为首家做出此类承诺的银行。

不过,至少目前天然气仍为基于可再生能源的系统提供了灵活性。天然气造成的污染比煤少,而且可以用来制造蓝氢。英国石油公司、中石化、Equinor ASA和荷兰皇家壳牌公司都在寻求将氢气作为下一代能源的重要部分。

收藏
166.2W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发表评论
要闻
股市
关联话题
9490 人关注
4.58W 人关注
1.51W 人关注
暂停